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古典文学之新唐书·列传·卷三十四

原标题:古典文学之新唐书·列传·卷三十四

浏览次数:182 时间:2019-09-28

崔杨窦宗祝王

崔义玄,贝州武城人。隋大业乱,往见李密,密不用。河内贼黄君汉为密守柏 崖,义玄见群鼠度河,槊刃有华文,曰:“此王敦亡兆也。”因说君汉以城归,乃 拜君汉怀州刺史、行军总管,以义玄为司马。王世充将高毘寇河内,义玄击走之, 多下屯堡。君汉以所掠子女金帛分之,拒不受。以功封清丘县公。太宗讨世充,数 用其谋。东都平,转隰州都督府长史。贞观初,历左司郎中,兼韩王府长史,与王 友孟神庆志趣不同,而俱以介直任。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二

永徽中,累迁婺州刺史。时睦州女子陈硕真举兵反。始,硕真自言仙去,与乡 邻辞诀,或告其诈,已而捕得,诏释不问。于是姻家章叔胤妄言硕真自天还,化为 男子,能役使鬼物,转相荧惑,用是能幻众。自称文佳皇帝,以叔胤为仆射,破睦 州,攻歙,残之,分遣其党围婺州。义玄发兵拒之,其徒争言硕真有神灵,犯其兵 辄灭宗,众凶惧不肯用。司功参军崔玄籍曰:“仗顺起兵,犹无成;此乃妖人,势 不持久。”义玄乃署玄籍先锋,而自统众继之。至下淮戍,擒其谍数十人。有星坠 贼营,义玄曰:“贼必亡。”诘朝奋击,左右有以盾鄣者,义玄曰:“刺史而有避 邪,谁肯死?”敕去之。由是众为用,斩首数百级,降其众万余。贼平,拜御史大 夫。

列传第三十四  崔杨窦宗祝王

义玄有章句学,先儒疑缪,或音故不通者,辄采诸家,条分节解,能是正之。 高宗诏与博士讨论《五经》义。

  崔义玄,贝州武城人。隋大业乱,往见李密,密不用。河内贼黄君汉为密守柏崖,义玄见群鼠度河,槊刃有华文,曰:「此王敦亡兆也。」因说君汉以城归,乃拜君汉怀州刺史、行军总管,以义玄为司马。王世充将高毘寇河内,义玄击走之,多下屯堡。君汉以所掠子女金帛分之,拒不受。以功封清丘县公。太宗讨世充,数用其谋。东都平,转隰州都督府长史。贞观初,历左司郎中,兼韩王府长史,与王友孟神庆志趣不同,而俱以介直任。

武氏为皇后,义玄赞帝决,又以后旨按长孙无忌等诛之。终蒲州刺史,年七十 一。赠幽州都督,谥曰贞。后持政,赠扬州大都督,赐其家实封户二百。

  永徽中,累迁婺州刺史。时睦州女子陈硕真举兵反。始,硕真自言仙去,与乡邻辞诀,或告其诈,已而捕得,诏释不问。于是姻家章叔胤妄言硕真自天还,化为男子,能役使鬼物,转相荧惑,用是能幻众。自称文佳皇帝,以叔胤为仆射,破睦州,攻歙,残之,分遣其党围婺州。义玄发兵拒之,其徒争言硕真有神灵,犯其兵辄灭宗,众凶惧不肯用。司功参军崔玄籍曰:「仗顺起兵,犹无成;此乃妖人,势不持久。」义玄乃署玄籍先锋,而自统众继之。至下淮戍,擒其谍数十人。有星坠贼营,义玄曰:「贼必亡。」诘朝奋击,左右有以盾鄣者,义玄曰:「刺史而有避邪,谁肯死?」敕去之。由是众为用,斩首数百级,降其众万余。贼平,拜御史大夫。

子神基袭爵。神基,长寿中,为司宾卿、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酷吏所构,流 岭南。中宗初,稍用为大理卿。

  义玄有章句学,先儒疑缪,或音故不通者,辄采诸家,条分节解,能是正之。高宗诏与博士讨论《五经》义。

弟神庆,举明经,武后时,累迁莱州刺史。入朝,待制亿岁殿,奏事称旨。后 以历官有佳政,且其父于己有功,擢拜并州长史,谓曰:“并州,朕乡里,宿兵多, 前长史皆尚书为之,今授卿,宜知所以委重者。”乃亲为按行图,谋日而遣。神庆 始至,有诏改钱币法,州县布下,俄而物价踊昂,百贾惊扰,神庆质其非于朝,果 豪猾妄为之。后喜,下制褒美。初,州隔汾为东、西二城,神庆跨水联堞,合而一 之,省防御兵岁数千。神基既下狱,驰赴都告变,得召见,后出具狱示之,神庆为 申理,得减死,然用是贬歙州司马。

  武氏为皇后,义玄赞帝决,又以后旨按长孙无忌等诛之。终蒲州刺史,年七十一。赠幽州都督,谥曰贞。后持政,赠扬州大都督,赐其家实封户二百。

长安中,累转礼部侍郎,数上疏陈时政。转太子右庶子,封魏县子。是时,突 厥使者入见,皇太子应朝,有司移文东宫召太子。神庆谏曰:“五品以上佩龟者, 盖防征召之诈,内出龟以合之,况太子乎?古者召太子用玉契,此诚重慎防萌之意, 不可不察。凡虑事于未萌之前,故长无悔吝之咎。今太子与陛下异宫,非朝朔望而 别唤者,请降墨敕玉契。”诏可。寻诏与詹事祝钦明更日侍读东宫。历司刑卿,劾 张昌宗狱,颇阔略不尽。神龙初,昌宗伏诛,坐流钦州,卒。五王得罪,缘昌宗被 流者皆诏原雪,赠神庆幽州都督。

  子神基袭爵。神基,长寿中,为司宾卿、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酷吏所构,流岭南。中宗初,稍用为大理卿。

神庆子琳,明政事,开元中,与高仲舒同为中书舍人。侍中宋璟亲礼之,每所 访逮,尝曰:“古事问仲舒,今事问琳,尚何疑?”累迁太子少保。天宝二年卒, 秘书监潘肃闻之,泫然曰:“古遗爱也!”琳长子俨,谏议大夫。

  弟神庆,举明经,武后时,累迁莱州刺史。入朝,待制亿岁殿,奏事称旨。后以历官有佳政,且其父于己有功,擢拜并州长史,谓曰:「并州,朕乡里,宿兵多,前长史皆尚书为之,今授卿,宜知所以委重者。」乃亲为按行图,谋日而遣。神庆始至,有诏改钱币法,州县布下,俄而物价踊昂,百贾惊扰,神庆质其非于朝,果豪猾妄为之。后喜,下制褒美。初,州隔汾为东、西二城,神庆跨水联堞,合而一之,省防御兵岁数千。神基既下狱,驰赴都告变,得召见,后出具狱示之,神庆为申理,得减死,然用是贬歙州司马。

其群从数十人,自兴宁里谒大明宫,冠盖驺哄相望。每岁时宴于家,以一榻置 笏,犹重积其上。琳与弟太子詹事珪、光禄卿瑶俱列棨戟,世号“三戟崔家”。开 元、天宝间,中外宗属无缌麻丧。初,玄宗每命相,皆先书其名,一日书琳等名, 覆以金瓯,会太子入,帝谓曰:“此宰相名,若自意之,谁乎?即中,且赐酒。” 太子曰:“非崔琳、卢从愿乎?”帝曰:“然。”赐太子酒。时两人有宰相望,帝 欲相之数矣,以族大,恐附离者众,卒不用。

  长安中,累转礼部侍郎,数上疏陈时政。转太子右庶子,封魏县子。是时,突厥使者入见,皇太子应朝,有司移文东宫召太子。神庆谏曰:「五品以上佩龟者,盖防征召之诈,内出龟以合之,况太子乎?古者召太子用玉契,此诚重慎防萌之意,不可不察。凡虑事于未萌之前,故长无悔吝之咎。今太子与陛下异宫,非朝朔望而别唤者,请降墨敕玉契。」诏可。寻诏与詹事祝钦明更日侍读东宫。历司刑卿,劾张昌宗狱,颇阔略不尽。神龙初,昌宗伏诛,坐流钦州,卒。五王得罪,缘昌宗被流者皆诏原雪,赠神庆幽州都督。

杨再思,郑州原武人,第明经,为人佞而智。初,调玄武尉,使至京师,舍逆 旅,有盗窃其衣囊,再思遇之,盗窘谢。再思曰:“而苦贫,故至此。囊中檄无所 事,幸留,它物可持去。””初不为人言,但假贷以还。累迁天官员外郎,历左肃 政御史中丞。延载初,擢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加兼左肃政御史大夫,封 郑县侯,迁内史。

  神庆子琳,明政事,开元中,与高仲舒同为中书舍人。侍中宋璟亲礼之,每所访逮,尝曰:「古事问仲舒,今事问琳,尚何疑?」累迁太子少保。天宝二年卒,秘书监潘肃闻之,泫然曰:「古遗爱也!」琳长子俨,谏议大夫。

居宰相十余年,阿匼取容,无所荐达。人主所不喜,毁之;所善,誉之。畏慎 足恭,未尝忤物。或曰:“公位尊,何自屈折?”答曰:“世路孔艰,直者先祸。 不尔,岂全吾躯?”于时水沴,闭坊门以禳。再思入朝,有车陷于泞,叱牛不前, 恚曰:“痴宰相不能和阴阳,而闭坊门,遣我艰于行!”再思遣吏谓曰:“汝牛自 弱,不得独责宰相。”

  其群从数十人,自兴宁里谒大明宫,冠盖驺哄相望。每岁时宴于家,以一榻置笏,犹重积其上。琳与弟太子詹事珪、光禄卿瑶俱列棨戟,世号「三戟崔家」。开元、天宝间,中外宗属无缌麻丧。初,玄宗每命相,皆先书其名,一日书琳等名,覆以金瓯,会太子入,帝谓曰:「此宰相名,若自意之,谁乎?即中,且赐酒。」太子曰:「非崔琳、卢从愿乎?」帝曰:「然。」赐太子酒。时两人有宰相望,帝欲相之数矣,以族大,恐附离者众,卒不用。

张昌宗坐事,司刑少卿桓彦范劾免其官,昌宗诉诸朝,武后意申释之,问宰相: “昌宗于国有功乎?”再思曰:“昌宗为陛下治丹,饵而愈,此为有功。”后悦, 昌宗还官。自是天下贵彦范,贱再思。左补阙戴令言赋“两脚狐”以讥之,再思怒, 谪令言为长社令,士愈蚩噪。

  杨再思,郑州原武人,第明经,为人佞而智。初,调玄武尉,使至京师,舍逆旅,有盗窃其衣囊,再思遇之,盗窘谢。再思曰:「而苦贫,故至此。囊中檄无所事,幸留,它物可持去。」」初不为人言,但假贷以还。累迁天官员外郎,历左肃政御史中丞。延载初,擢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加兼左肃政御史大夫,封郑县侯,迁内史。

易之兄司礼少卿同休,请公卿宴其寺,酒酣,戏曰:“公面似高丽。”再思欣 然,翦谷缀巾上,反披紫袍,为高丽舞,举动合节,满坐鄙笑。昌宗以姿貌亻幸, 再思每曰:“人言六郎似莲华,非也;正谓莲华似六郎耳。”其巧谀无耻类如此。 俄检校右庶子。

  居宰相十余年,阿匼取容,无所荐达。人主所不喜,毁之;所善,誉之。畏慎足恭,未尝忤物。或曰:「公位尊,何自屈折?」答曰:「世路孔艰,直者先祸。不尔,岂全吾躯?」于时水沴,闭坊门以禳。再思入朝,有车陷于泞,叱牛不前,恚曰:「痴宰相不能和阴阳,而闭坊门,遣我艰于行!」再思遣吏谓曰:「汝牛自弱,不得独责宰相。」

中宗立,拜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京师留守,封弘农郡公,加兼扬州长 史,检校中书令。改侍中,郑国公,赐实封户三百,为顺天皇后奉册使。武三思诬 陷王同晈,再思与李峤、韦巨源按狱,希意抵同晈死,众以为冤。复拜中书令,监 修国史。迁尚书右仆射,仍同三品。卒,赠特进、并州大都督,陪葬乾陵,谥曰恭。

  张昌宗坐事,司刑少卿桓彦范劾免其官,昌宗诉诸朝,武后意申释之,问宰相:「昌宗于国有功乎?」再思曰:「昌宗为陛下治丹,饵而愈,此为有功。」后悦,昌宗还官。自是天下贵彦范,贱再思。左补阙戴令言赋「两脚狐」以讥之,再思怒,谪令言为长社令,士愈蚩噪。

弟季昭,中茂才第,为殿中侍御史。武后诛驸马都尉薛绍,绍兄顗为齐州刺史, 命季昭按之,不得反状,后怒,放于沙州。赦还,为怀州司马。

  易之兄司礼少卿同休,请公卿宴其寺,酒酣,戏曰:「公面似高丽。」再思欣然,翦谷缀巾上,反披紫袍,为高丽舞,举动合节,满坐鄙笑。昌宗以姿貌亻幸,再思每曰:「人言六郎似莲华,非也;正谓莲华似六郎耳。」其巧谀无耻类如此。俄检校右庶子。

窦怀贞,字从一,左相德玄子。少诡激,衣服羸俭,不为舆马豪侈事。仕累清 河令,有治状。后迁越州都督、扬州长史。

  中宗立,拜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京师留守,封弘农郡公,加兼扬州长史,检校中书令。改侍中,郑国公,赐实封户三百,为顺天皇后奉册使。武三思诬陷王同晈,再思与李峤、韦巨源按狱,希意抵同晈死,众以为冤。复拜中书令,监修国史。迁尚书右仆射,仍同三品。卒,赠特进、并州大都督,陪葬乾陵,谥曰恭。

神龙中,进左御史大夫兼检校雍州长史。会岁除,中宗夜宴近臣,谓曰:“闻 卿丧妻,今欲继室可乎?”怀贞唯唯。俄而禁中宝扇鄣卫,有衣翟衣出者,已乃韦 后乳媪王,所谓莒国夫人者,故蛮婢也。怀贞纳之不辞。又避后先讳,而以字称。 世谓媪婿为阿赩,怀贞每谒见奏请,辄自署“皇后阿赩”,而人或谓为“国赩”, 轩然不诉,以自媚于后。时政令多门,赤尉由墨制授御史者众,或戏曰:“尉入台 多,而县办否?”对曰:“办于异日。”问其故,答曰:“佳吏在,侥幸去,故办。” 闻者皆笑。又附宗楚客、安乐公主等以取贵位,为素议所斥,名称尽矣。韦后败, 斩妻献其首,贬濠州司马,再徙益州长史,乃复故名。

  弟季昭,中茂才第,为殿中侍御史。武后诛驸马都尉薛绍,绍兄顗为齐州刺史,命季昭按之,不得反状,后怒,放于沙州。赦还,为怀州司马。

景云初,以殿中监召,阅月迁左御史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中山县公。 再迁侍中。方太平公主干政,怀贞倾己附离,日视事退,辄诣主第,刺取所欲。睿 宗为金仙、玉真二公主营观,费钜万,谏者交疏不止,唯怀贞劝成之,躬护役作。 族弟维鍌谏曰:“公位上衮,当思献可替否辅天子,而计校瓦木,杂厕工匠间,使 海内何所瞻仰乎?”不答,督缮益急。时语曰:“前作后国赩,后为主邑丞。”言 事公主如邑官属也。在位半岁,无所事,帝引见承天门,切责之。俄与李日知、郭 元振、张说皆罢。为左御史大夫。于时,岁犯左执法,术家又言怀贞且有祸,大惧, 表请为安国寺奴,不许。逾年,复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詹事,监修国史。又以 尚书右仆射兼御史大夫,军国重事宜共平章。玄宗受内禅,进左仆射,封魏国公。 与太平公主谋逆,既败,投水死,追戮其尸,改姓毒氏。然生平所得俸禄,悉散亲 族无留蓄,败时,家惟粗米数石而已。

  窦怀贞,字从一,左相德玄子。少诡激,衣服羸俭,不为舆马豪侈事。仕累清河令,有治状。后迁越州都督、扬州长史。

性谄诈,善谐结权贵,宦者用事,尤所畏奉,或见无须者,误为之礼。监察御 史魏传弓嫉中人辅信义,欲劾奏其奸,怀贞曰:“是安乐所信任者,奈何绳之?” 传弓曰:“王纲坏矣,正坐此属。今日杀之,明日诛,无所悔!”怀贞犹固止之。 传弓者,钜鹿人,忠謇士也,终司农丞。

  神龙中,进左御史大夫兼检校雍州长史。会岁除,中宗夜宴近臣,谓曰:「闻卿丧妻,今欲继室可乎?」怀贞唯唯。俄而禁中宝扇鄣卫,有衣翟衣出者,已乃韦后乳媪王,所谓莒国夫人者,故蛮婢也。怀贞纳之不辞。又避后先讳,而以字称。世谓媪婿为阿赩,怀贞每谒见奏请,辄自署「皇后阿赩」,而人或谓为「国赩」,轩然不诉,以自媚于后。时政令多门,赤尉由墨制授御史者众,或戏曰:「尉入台多,而县办否?」对曰:「办于异日。」问其故,答曰:「佳吏在,侥幸去,故办。」闻者皆笑。又附宗楚客、安乐公主等以取贵位,为素议所斥,名称尽矣。韦后败,斩妻献其首,贬濠州司马,再徙益州长史,乃复故名。

怀贞从子兢,字思慎,举明经,为英王府参军、尚乘直长。调郪令,修邮舍道 路,设冠婚丧纪法,百姓德之。

  景云初,以殿中监召,阅月迁左御史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中山县公。再迁侍中。方太平公主干政,怀贞倾己附离,日视事退,辄诣主第,刺取所欲。睿宗为金仙、玉真二公主营观,费钜万,谏者交疏不止,唯怀贞劝成之,躬护役作。族弟维鍌谏曰:「公位上衮,当思献可替否辅天子,而计校瓦木,杂厕工匠间,使海内何所瞻仰乎?」不答,督缮益急。时语曰:「前作后国赩,后为主邑丞。」言事公主如邑官属也。在位半岁,无所事,帝引见承天门,切责之。俄与李日知、郭元振、张说皆罢。为左御史大夫。于时,岁犯左执法,术家又言怀贞且有祸,大惧,表请为安国寺奴,不许。逾年,复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詹事,监修国史。又以尚书右仆射兼御史大夫,军国重事宜共平章。玄宗受内禅,进左仆射,封魏国公。与太平公主谋逆,既败,投水死,追戮其尸,改姓毒氏。然生平所得俸禄,悉散亲族无留蓄,败时,家惟粗米数石而已。

宗楚客,字叔敖,其先南阳人。曾祖丕,后梁南弘农太守,梁亡入隋,居河东 之汾阴,故为蒲州人。父岌,仕魏王泰府,与谢偃等撰《括地志》。

  性谄诈,善谐结权贵,宦者用事,尤所畏奉,或见无须者,误为之礼。监察御史魏传弓嫉中人辅信义,欲劾奏其奸,怀贞曰:「是安乐所信任者,奈何绳之?」传弓曰:「王纲坏矣,正坐此属。今日杀之,明日诛,无所悔!」怀贞犹固止之。传弓者,钜鹿人,忠謇士也,终司农丞。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新唐书·列传·卷三十四

关键词:

上一篇:古典文学之新唐书·列传·卷三十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