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我不是坏女生 第八章 可不可以从头再来 “坏女

原标题:我不是坏女生 第八章 可不可以从头再来 “坏女

浏览次数:174 时间:2019-10-21

PART1人物档案 目标人物:巧蓝坐标位置:江南年龄特征:86年的小水瓶喜欢:玫瑰,巧克力,以及与爱情有关的一切厌恶:培训班,成绩单关键词:艺术特长生,涩女郎,恋爱狂最大心愿:平平淡淡过日子 PART2青春事件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一个女生,她气质平平却脸蛋漂亮,成绩不好却爱唱爱跳,爱出风头,在任何一个方面,包括——恋爱。你会怎么看她呢? 我把这个问题抛给我机构里的女编辑们,她们不约而同地说:“不屑。” 其实在我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也对这样的女孩不屑一顾,甚至是——轻视。但是,后来,我真的结识了这么个女孩子。我才发现,自己多年前在《不必知道我是谁》里写过的那句话是多么的英明:“女孩是花,茉莉也好,蔷薇也罢,都各自芬芳。” 当我把这句话告诉巧蓝,她却骄傲地说:“我是芍药。”紧接着又补充,“我是芍药的身子小草的命。”我忍不住对着电脑笑出声来。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巧蓝的确是一朵不同寻常的花儿,不仅仅因为她的漂亮。十二岁考上钢琴十级,十五岁过了声乐八级,舞蹈得过国内的一个大奖(请原谅饶坏坏可怜的文艺细胞,我总是记不住那些奖项繁琐的名字),多次参加大大小小的演出,在当地也算是个小名角。无论哪一样,都足以让一个少女骄傲得起来。 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巧蓝的文化成绩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长河落日圆。” 十三岁那年巧蓝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录取到当地一所重点中学。尽管名次总在年级的末端,但是在学校各种各样的活动中,还是不难发现她的身影。 她的琴声优美,她的歌声动听,她的舞姿曼妙。纵然分数不够漂亮,巧蓝还是成了重点中学的一颗星。而与此同时,男生们也簇拥到她周围,刚上初一的巧蓝,就开始恋爱了。 “现在想来,也就是年纪小不懂事。”这会儿她倒表现得很成熟,我暗暗做了一个晕倒的姿势。 不知道是我机构里哪个乌鸦嘴的编辑说过:“恋爱这个东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巧蓝,不幸被言中。从初一到高三,她从来没停止过恋爱。她身边的男生换了一个又一个,各种各样的。从学校的好学生到街头的小青年,从同龄人到可以做她爸爸的老男人,巧蓝从来没有让人放心过。 而她自己的逻辑却是:“如果没人在意我,没人关心我,我循规蹈矩做乖顺的好孩子,又是为了让谁放心呢?” 一时间,我竟然找不到反驳她的话,只能无力地说:“父母会担心你的。” 她只回了我三个字:“算了吧。” 算了吧。这便是巧蓝的态度。她的QQ签名是:“一切一切,都算了吧。” 对于父母,巧蓝总是怀有一股怨气。或许是望女成凤心切,巧蓝的父母在巧蓝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把她往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送。“我还没学会拍皮球,就被摆到了琴凳上。”巧蓝自己这样说。每次家里来客人,巧蓝都会被爸爸妈妈推到客人面前表演最近新学会的节目。后来她告诉我,她从来不曾为此而感到骄傲过,相反,她觉得自己不是他们的女儿,而是一个玩偶,一个炫耀的工具。 升初中时,巧蓝自己想读一所艺术见长的中学。而母亲却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动用关系给她扣了一个艺术生的帽子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自私,只想着自己脸上光彩,从来不设身处地为我想一想。” 作为母亲,我当然不同意巧蓝的看法。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巧蓝最后的在感情里的迷失,应该是始于儿时名目繁多的培训班。如果她不学钢琴,不会唱歌,身段也普通,那么现在的巧蓝,成绩单会不会好看一些,遭受的流言蜚语会不会少一些,父母能不能少生气一些。 然而一切已经不能回头。巧蓝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恋爱中品尝过幸福的滋味,也曾经伤痕累累。她不在乎身边那些轻视的目光,一意孤行地在恋爱的旅途中艰难前进。 我手下又有一个讨厌的编辑说:“最大的幸福会衍生出最深的苦痛。”(抱歉,饶坏坏手下总是有这么一群说话不知分寸的编辑。)那些恋爱,巧蓝通常都不曾放在心上。而唯有一次,让她许久许久都不能自已。 说起那段感情的时候,巧蓝似乎停顿了一下。 “他姓关,我叫他关关,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名字。” 关关和巧蓝的父母是多年的朋友。他们俩走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关关是传统的好学生,得过的奖都是学科奖项,跟艺术不搭边。每次两家人聚在一起,巧蓝的爸妈拍一拍关关的肩膀说:“巧蓝你要跟人家好好学学,那么用功。”关关的爸妈则一把搂过巧蓝,教育关关:“一天到晚死啃书本有什么用,要像巧蓝一样多才多艺。” 看起来巧蓝和关关像是天生一对,可是当他们真的互相喜欢在一起的时候。父母又站了出来。原因很简单,他们才上中学,路还那么长。更何况,巧蓝虽然多才多艺,可是那么难看的成绩,又能上什么大学,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呢? 这样的理由,在巧蓝看来,无疑是一种巨大的侮辱。性格激烈的她把气都出到关关身上。她把关关的书包从五楼扔下去,书本、文具稀里哗啦散落一地;她在关关上课的时候,站在他们班教室窗外,一动不动,像女鬼一样死死盯着关关;她偷偷跑到办公室,趁老师们都不在,撕烂关关的作业…… 开始关关还能宽容,依然每天骑着车默默跟在巧蓝后面陪她上学,送她回家;耐心展平被巧蓝揉成一团的试卷,等她闹够了,从第一题开始讲;抱着巧蓝的书包,拿着一瓶矿泉水,站在艺术馆外,等待练歌的巧蓝。 “我不是没有感觉。奇怪的是,他越是对我好,我就越自卑,他爸妈说的那些话我就记得越清楚。于是我就越恨他。” 最终关关还是选择了离开,一走就是大洋彼岸。 “那天我没有去送他,我知道他的父母看到我也会尴尬。” 巧蓝约了一大帮男生,去KTV唱歌。他们专挑那些节奏欢快的歌曲,在昏暗拥挤的包厢里吼了一整天,最后沙哑着嗓子搭末班车回家。坐在空荡荡的公交上,疲惫地靠着车窗,目睹不断后退的街景,始终不曾流泪。 回家之后,爸爸妈妈给她一个厚厚的大信封,说是关关临走前给她的。那晚巧蓝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跪在地板上,打开信封,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照片,很多很多照片。巧蓝在吃饭,巧蓝在打瞌睡,巧蓝在托着下巴发呆,巧蓝在路上走,巧蓝在演出……每一张后面都写了日期,前后横跨五年。 关关不是书呆子。热爱摄影的他在离别时,把这样一份礼物留给了巧蓝。 “我谈过很多恋爱。只有这一次,我用心了。” 突然,我想抱抱这个小姑娘。这个想法很俗气,却很真诚。 “他们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感情泛滥,觉得我假清高,觉得我的爱情很廉价。我不想去反驳他们。但是饶坏坏,你要相信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给她发过去一朵小玫瑰,她微笑地对我点点头。 “其他的感情,既然你不想用心,为什么又要跟他们在一起呢?” “虚荣吧。要知道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女生来说,身边围满了一大群男生,多少还是能让虚荣心得到满足的。更何况,那些男生里面有一部分还是其他女生可望而不可及的。” 于是乎,巧蓝几乎是理所当然地成了女生中的众矢之的。追她的男生如过江之鲫,不喜欢她的女生也数不胜数。 我对巧蓝说我要给她做专访,她几乎想都没想就先拒绝了我,理由是:“你也会跟着成为众矢之的的。”她小看了饶天才的个人魅力。从另一个方面讲,她也小看了自己。 离开关关后的巧蓝,依旧演出,依旧恋爱。那一沓照片,被锁进抽屉。在路上偶遇关关的父母,依然礼貌地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只是有些东西,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等你好久,是刚刚约会回来吧?巧蓝: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雪漫:你没跟男朋友说你今天有事么?巧蓝:说了也没用。他这人就是这样,高兴起来什么都不 顾。有一次他要我陪他去参加他一个朋友的聚会,我那天下午还有一场很重要的彩排,无论他怎么劝我我都没有答应。结果他把上午他和我一起去买的演出用品狠狠摔在地上,一个人走了。 雪漫:后来呢?巧蓝:我一个人蹲在大街上,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去学校彩排。雪漫:就没有难过?没有生气?要是换作我的一个编辑(鉴于她的光荣事迹在我们机构尽人皆知,此处不公开姓名),肯定一个巴掌甩过去。 巧蓝:我从来没打过人,也没有说过脏话。其实,我不是别人想象的那种坏女生。 雪漫:为什么? 巧蓝:爸爸妈妈从小就这么教育我,不打人,不说脏话,他们觉得这是做女孩子最起码的修养,这么多年来受他们的教育,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其实我不太看得起那些所谓的小太妹,觉得自己很拽很了不起,其实她们懂什么呢?除了混日子,她们还会做什么?所以我觉得我跟她们是不一样的。 雪漫:哪些不一样? 巧蓝:虽然我成绩也不好,但是我从来不游手好闲,也不乱花钱。每周都有固定的时间弹钢琴,上声乐课,在学校舞蹈队训练。我尊敬老师,不管他们怎么看我。我也努力和同学和睦相处,虽然他们不大看得起我。但是我自己问心无愧,我没有对不起他们。 雪漫:对于父母呢? 巧蓝:怎么说呢,其实我很感激他们,让我学这个学那个,让我在一些方面出类拔萃起来。但是有时候又很难说。比如,我常常会很奇怪地想,如果我不学那些东西,一门心思用在功课上,我的状况会不会好一些。 雪漫:但是舞台上的光彩照人,几乎是每个女孩子都梦想过的啊。 巧蓝: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在演出的时候,的确觉得很满足,感到自己很幸运。可是从舞台上走下来,我立即变得一无所有,空虚,巨大的空虚。 雪漫:为什么? 巧蓝:没有好朋友,和父母无法沟通,成绩不好,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的致命伤。我在舞台上再风光,也无法掩盖我的自卑。 雪漫:那些喜欢你的男生呢?没有成为好朋友的可能么? 巧蓝:他们只是觉得我漂亮,觉得我风光。你以为他们是真的喜欢我,才不是!他们只不过是觉得把我追到手能显示他们的能力,给他们长脸罢了。 雪漫:既然你知道他们不是真心喜欢你,为什么又要和他们在一起呢? 巧蓝:你知道的,我没有好朋友。至少和他们在一起,看上 去还是热热闹闹的。 雪漫:但是关关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巧蓝:当然不一样,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自从他去美国 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留给我的那些照片,后来我也 没有再翻出来看。 雪漫:为什么? 巧蓝:不想让自己对这一份不可能再来的过去空伤心,有什么用?谁会在意?既然都过去了,我为什么不能高高兴兴的,像平时一样。 雪漫:如果你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呢?比如他回来了,他父母也抛弃偏见了,你成了著名艺术家,你们都长大了…… 巧蓝:你小说写多了啊,怎么可能有这些“比如”,我很清楚。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们两家的感情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要知道我们之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私底下我经常为此感到惊叹。因为我听说过,成年人的世界不会有真正的友情。但是我们两家的父母,让我觉得很羡慕,也很自豪。都是因为我不懂事,让他们之间出现尴尬,甚至是裂痕。 雪漫:怎么说? 巧蓝:他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还觉得是我带坏了关关。我觉得很委屈很不平,做了很多傻事。最严重的一次是,我们两家在一起吃饭,我故意把杯子里的饮料泼到他妈妈身上。冰镇西瓜汁,虽然当时是夏天,那玩意儿泼到身上也会很难受,又冰又粘,还带颜色。就是那一次,关关对我拍了桌子,我爸妈也很惭愧。现在想起来很后悔,不管怎样,给自己的父母丢脸是不对的。 雪漫:你很在意你的父母。 巧蓝:是的。虽然很多时候我们无法互相了解,我频繁恋爱也让他们伤透了脑筋,但是从我内心来讲,我真的愿意做他们的好女儿。 雪漫:你这么想,你付出过努力么? 巧蓝:没办法,我的功课欠的太多了。从小就在舞台上表演,对我的性格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讨厌我,我不怪他们。 雪漫:什么影响? 巧蓝:我变得清高,即使是在生活中,仍然觉得自己站在 高高的舞台上,谁也比不上我。而我的成绩又不好。你知道的,在一所重点中学,成绩是多么重要。他们都觉得我没什么资本骄傲,而我就是改不了我的性子。 雪漫:难道你和父母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 巧蓝:我也不知道。我们家的人都不喜欢感情外露,心中有话也不太愿意说出来。尤其是一些比较肉麻的话,什么爸妈我爱你女儿我爱你之类的,我们都觉得很假,都不说的。 雪漫:行动上呢? 巧蓝:小时候,家里只有自行车,我们是个小城市,公交线路也不发达。爸妈就轮流骑车送我去老师家学琴。足足五公里,他们用车载着我,要骑上五公里。有一段时间,奶奶身体不好。他们把我送到老师家,再骑回去照顾奶奶,我下课了他们再来接我,把我带回家。这样,他们一天要骑上20公里!要是遇上刮风下雨,就更别提了。 雪漫:你的钢琴弹得很好,也没有辜负他们。 巧蓝:也算是吧,除了这些,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再能回报他们的了。 雪漫: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这么为你付出,其实不图你什么回报,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地长大,有一技之长。我也是母亲,我对我儿子就是这点要求。 巧蓝:但是我心中终究是有愧疚,总希望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雪漫:说了你可能不爱听,你别谈这么多恋爱,少让他们操心,比什么都好。 巧蓝: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雪漫:你是说恋爱就像吸毒? 巧蓝:可以这么说。我很贪心,希望被在乎,被关心,还有点虚荣心。众星捧月的感觉真的很好。 雪漫:但是,你自己也说,那些男生对你未必是真心的。 巧蓝:我也没有付出真心。这很公平。我们利用彼此,满足虚荣心。 雪漫:听起来很残酷。 巧蓝:是的。 雪漫:可是谈话一开始听你说,你现在的男朋友对你并不好,似乎很自我,不为你着想。这样能满足你的虚荣么?你觉得很快乐么? 巧蓝:我当然不快乐。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在别人看来,我成天被这些男生簇拥着,他们肯定对我百依百顺,我想怎样就怎样。其实不全是这样的。但一切都是我的选择,我必须付出代 价。或者说,我只想维持表面的一团和气,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 看看,我活得很好,很开心,很痛快,很风光。 雪漫:这样伪装,你就不觉得累? 巧蓝:我不在乎。 雪漫:可是你的父母在乎!他们会时时刻刻挂念着你,想着 自己的女儿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会不会被坏人骗。 巧蓝:这又说回来了。如果他们不给我学那些东西呢,我会有更多的时间花在我的功课上,我不会那么扎眼。我跟其他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约几个好姐妹一起逛街,买衣服和那些花花绿绿的小饰品。有什么不好? 雪漫:把错误全推到父母头上,很残忍。 雪漫:况且,在现实中,多才多艺,成绩优秀,人际关系融洽,这样的人还是有的。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却不能呢? 巧蓝:人和人是有区别的。 雪漫:那你更愿意做哪一种? 巧蓝:我随便。 PART4后来 这并不是一次顺利融洽的对话。当时我们说到那里,她就下线了,我也有点不高兴——无论如何,把错全部推到父母头上肯定是不对的。很久,我们都没有再联系。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她的博客,在我们对话那天的日志上,她写了这样一句话:我又让一个关心我的人对我失望。 忽然之间,我明白了一些,比如她的努力。是的,她的努力。我一直以为巧蓝只是一个我行我素的姑娘,不在意别人看法,甚至是忠告。但是这句话,让我看到她其实在默默和那个叛逆的自己较劲儿,她伸手想抓住每一个真诚关爱她的人,向他们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优秀,证明自己的真诚。 又一个七月过去,高考结束了,巧蓝重新出现在QQ上。 事情还是未能令人如意。高中毕业,纵然有出色的专业成绩,可是过于低迷的文化分数还是让巧蓝和理想的大学失之交臂,只能在当地一所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学院学声乐。她消沉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又恢复。她恋爱,失恋,再恋爱,再失恋,哭泣的时候用手臂挡住眼睛,告诉自己又一天过去了。至于关关,只是零星从父母的闲谈中得到一点消息:关关进了美国一流的大学,关关在学校拿全奖,关关有女朋友了,和关关是一个学校的…… 他们真的越走越远,两个世界,天壤之别。 暑假,关关带着女朋友回来过一趟。尽管发生了很多很多不愉快,两家人还是聚在一起吃了顿饭,而巧蓝说身体不舒服没有去。她一个人在家,烧掉了当年关关留给自己的所有照片,把灰烬冲进了厕所。 旋转的水涡,咕噜咕噜,将一切吞没。 PART5他她说 橘子汽水:说实话,从内心讲我并不喜欢巧蓝。她太自我。她的这种自我,几乎可以用自私来形容。造成她后来局面的,不是她的父母(父母的出发点总归是好的)。如果换作我是关关,我也不会选择巧蓝那样的女孩。 天天天蓝:我不同意。巧蓝也有自己的苦衷。相反,我很喜欢她那种“走自己的路”的生活态度,不唯唯诺诺,不向生活低头。她的坚强独立,给我印象最深。还有她对父母的爱,虽然一直不能顺畅地表达,但同样感人。 醒芝: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不能正视自己,什么事都做不成。 一粒砂:这也许是个悲剧。我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出错的,不知道谁是始作俑者,更不知道巧蓝最后的人生会怎样。应该是个教训吧,在成长的过程中,不能迷失在自我中。有时候,需要跳出来看一看。毕竟,旁观者清。 雪漫:的确,从当初的对话,到后来的事,都有些不愉快。巧蓝,这个曾经光芒四射的女孩,还是没能划出一道美丽的人生轨迹。但是她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前方的机遇不可预测。我坚持这么乐观地认为。 我问过巧蓝:看看现在,再想想过去,有没有后悔过? 她不能回答我,我也没有勉强她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我想,这种犹豫,算不算是后悔的一种表现呢? 对巧蓝,我想说:“学会承担责任。” 不只是巧蓝,这句话我要讲给每一个成长中的女孩听。当你发现你的现状不对劲,不要把错误一股脑儿地全推到童年头上,更不要推到父母头上。童年已逝,无法挽回;父母用心良苦,应该理解感激。只有自己可以掌控自己,只有自己能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

PART1女生档案 网名:坏小孩城市:云南出生年:1989星座:热爱自由的射手喜欢:喜欢游泳,画画,跆拳道,写东西 最讨厌的事:嗦 最大的愿望:拥有快乐 Part2青春事件 虽然我只见过照片,可我知道,坏小孩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照片上的她顶着一头蓬松得爆炸的紫色头发,尖锐的眉眼有点像我想象中的妖精七七。打动我的是她的神情——既不完全像小孩子,又不完全像大人——应该这样讲,她的衣着,她的妆容,看上去都与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无异,但她的眼神,她那种肆无忌惮直视任何人的样子,像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 2004年,我们在《雪漫》上开设了“雪漫会客厅”,报名的孩子挤爆了邮箱。我一直知道,成长中的孩子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疼痛,所有的孩子发过来的故事都令人感动,但同时我们也在小心地甄选,因为,在一些来信中,不乏夸张的成分。刚开始结识坏小孩,不是没有过怀疑,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她初中成绩很好,她聪明漂亮,她有老师的喜欢父母的疼爱……可是,她却“坏”得如此义无反顾,多少有点让人困惑。 加她QQ之后,她很快回应,只一分钟谈话,就完全打消了我的怀疑。 如果饶坏坏不能一眼看出一个女孩子是在说真话还是撒谎, 那真是白叫了饶坏坏。 怀疑虽然打消,坏小孩说的话,却一点一点更让我心惊。 有时候我宁愿,她是在对我撒谎。 这么说,不完全对。我见过很多自称“坏小孩”的女孩子, 她们在困难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教给她们如何去药店买验孕试纸,强迫她们和家长坦白寻求帮助,虽然气力微小,但总想让她们尽可能少受伤害。 但是面对坏小孩,我觉得我的好心有点迂腐,都不能一点点触及她的灵魂深处,或者,她最真实的那一点疼痛。她总是用一种带点疏离的口气讲着自己的“坏”,她的真实里有种锋利的成分,很容易就刺伤自己和别人。一开始,我有点下意识地避免谈及可能伤害她的话题,她却能用不那么在乎的口气直白地告诉我:“我很久都没有信任过一个人了,特别是男人。” 漂亮的坏小孩谈过很多次的恋爱,多得自己都不清楚有多少次,有的甚至连面孔都不清楚了。14岁的那年跟自己的同班同学第一次亲密接触,以后不断地更换着男朋友,最短的周期是5天,陌生到自己只知道对方是个异性,连当时唯一记住的姓名也早已忘记,跟比自己大整整一圈的男性交往……她告诉我现在的男朋友是在“江湖”上混得很好的人,比她大六岁,在歌厅认识,看赌场的,一个月有三四万的收入。 “你爱他吗?” “不爱。” “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只是找一张短期饭票。” 很简短的回答,简短到让我无语。 在聊天的过程中,不能避免的话题是她的父母。让我诧异的是,坏小孩只知道父母在大学教书,却不知道他们是讲师、副教授还是教授……说她对父母漠不关心,又好像不尽如此。 “真的,饶坏坏,你是一个好妈妈。我看了秦猫猫她们写的你和你儿子的事。” “你的父母不好吗?” “他们很好,太好了,好到让我自卑,觉得自己不配当他们的女儿,只好逃。” 所以,逃到不同的男人那里? “呵呵,也可以这么说。” 但是在梦里,会看见爸爸抽烟妈妈哭泣的场景,真实得好像就发生在身旁。梦醒的一刻会心悸,觉得好不真实,觉得自己好像还是那个牵着父母的手牙牙学语的女生,可以有天真得一塌糊涂的笑容,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坏小孩。 有时候,就把被子咬在嘴里轻轻哭起来。 眼泪掉下的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爱父母。中间的反抗不安挣扎逃避,所有坏小孩一个人才知道的惊涛骇浪,在瞬间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坏小孩的QQ详细资料里,有四个字叫:为你变乖。我想她一直在等,一个可以让她变得乖乖的人。曾经喜欢过一个男生,是真的喜欢,所以反而无法说出口,一个南城,一个北城,坏小孩会每天默默送他回家。 在知道坏小孩喜欢自己之后,那个男生转学。 我觉得,就算是被父母逼迫的,也真不像个男子汉。 如果那个男生没有转学,而是勇敢地接受了坏小孩的爱情,或者至少,给她一点鼓励,一点希望,坏小孩会为他变乖吗? 我最终没有问坏小孩这个问题,因为生命中没有那么多的假设。 当我即将结束与她对话的时候,我问了她最想对花网上的孩子说的什么话的时候,坏小孩告诉我,希望别人快乐。很简单,也许是她在生活中体会到了太多的不快乐,所以真诚地希望别人快乐起来。我忽然有点想流泪,她只是个有点孤单的孩子。我也希望她快乐。 因为拥有快乐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网友习惯叫我坏坏,或者坏J,你跟我似乎都跟“坏”联系在一起,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给自己取名叫“坏小孩”?坏小孩:喜欢很叛逆的一些东西咯。比如,紫色的头发、耳 洞、穿衣服的品位啦。还有就是会和男生打架呢。呵呵。雪漫:就因为这个,所以叫自己坏小孩?坏小孩:对啊。还有妈妈老是说我是坏蛋……我就叫自己坏 小孩咯……雪漫:那会不会因为这些方面的叛逆与父母起冲突?坏小孩:会吵架呀……有时候还打呢。雪漫:说说最厉害的一次。到什么地步?坏小孩:呃……就是去年4月份吧。那时候不是要中考了嘛。我不想去,就在家里每天上网。然后晚上就出去玩到很晚。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呢,然后我妈就打我了。我妈打不过我,就打电话把我爸叫回家来打我。他把家里的好多东西都砸在我身上,还揪着我的头发打我呢。他打我,我从来不哭。 雪漫:为什么不想去中考? 坏小孩:不喜欢读书。虽然我学习成绩还不错,但看不惯老师的有些做法。特别是她对成绩好的学生就特别好,什么错误都不管,对坏学生就很差,好像很厌恶的感觉。但我喜欢和坏学生在一起玩。 雪漫:那最后有没有去上学? 坏小孩:去了,我忍受不了妈妈的眼泪。 雪漫:好吧,接着说,中考成绩如何? 坏小孩:不好意思,我还是没去考中考。我又跑出去了,三天,考完中考才回家的。 雪漫:能不能说说那三天,你都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 坏小孩:早上在旅馆睡觉,睡饱了就去吃饭,去网吧泡到晚上。然后就去吃夜宵。最后去歌厅。玩累了就又去旅馆睡觉。 雪漫:钱从哪里来的呢? 坏小孩:男朋友给的。 雪漫: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男朋友啦。 坏小孩:一个在“江湖”上混的很好的人,看赌场的,一个月有三四万的收入。 雪漫:比你大多少岁,你们怎么认识的?坏小孩:比我大六岁。我们是在歌厅认识的。雪漫:你爱他吗?坏小孩:不爱。雪漫:那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坏小孩:不知道。只是找一张短期饭票吧……雪漫:父母不是可以养你吗?坏小孩:但是我不喜欢用他们的钱。因为我觉得那是要还 的。我不想欠他们什么。雪漫:男朋友的不用还?能不能告诉我他每月给你多少钱?坏小孩:我也不知道。看我的需要吧。没有钱了他就给我。雪漫:为什么你用他的钱不像用父母的钱那样有欠的感觉?坏小孩:因为我不爱他,他爱我。可是我爱我的父母。我的 父母也爱我。雪漫:这个逻辑很有意思。呵呵,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挣钱给自己花?坏小孩:有,我想挣很多很多的钱,不仅是我一个人花,我 要给我爱的人花。雪漫:怎么去挣想过没有?坏小孩:想过。学设计。我学了七年的画画。雪漫:是吗?现在还在学没有呢?坏小孩:没…… 雪漫:那你现在都做些什么?坏小孩:上网、看电视、吃饭、睡觉……但从去年4月份开始 到10月份,做了件很有意义的事。雪漫:是吗?说说看。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很有意义?坏小孩:我是云南的。我坐飞机到了江苏淮安,和一个 行走学校的学生走了很远的路。从江苏到湖北到安徽到江西,二千八百多公里的路,很充实的事,让我觉得很有意义呢。那段时间很苦,很累,却很充实。 雪漫:一直走路?为什么走?坏小孩:锻炼自己,那个学校的宗旨。雪漫:你怎么参与到这个活动中的?坏小孩:是一个教育训练工作室,专收差生,我父母就把我 送过去了。雪漫:哦,是父母送你去的。他们的本意肯定是要让你吃点 苦,你一开始反对没?坏小孩:当然。雪漫:后来怎么又去了?坏小孩:没办法,拗不过他们。雪漫:呵呵,去的都是所谓的“差生”?坏小孩:对,很多很皮的学生,我是那些人当中年龄最大 的。雪漫:说一件让你最感动或记忆最深的事吧,我相信大家都很想听听。 坏小孩:是指在那个学校发生的吗?还是…… 雪漫:就是你在那个学校发生的事。 坏小孩:我们每天都走很长的路,我们是军事化管理,每 个人都要穿迷彩,背很重的水壶,还有军事背包。有一天,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脚崴了一下,肿了很大一块,走路很痛苦,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很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来,可就在那时,一个比我年龄要小很多的小女孩,从后面赶上来,扶住了我的胳膊。另外与那女孩一起的伙伴帮我背我的背包和水壶,看起来那背包比他们的身体还要大,我试着推让,但是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掉下来了。 雪漫:当时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坏小孩:她们很小,我觉得不好意思,而且从来没有人这样帮我做过。他们的帮忙是这样的自然,甚至把自己偷偷藏的苹果和一包饼干给我了,自己在那里咽口水。 雪漫:在那个班待了多久? 坏小孩:待了半年。 雪漫:回家后,你感觉自己变了没有? 坏小孩:有一些,但是一和社会上的朋友在一起,就又变了,我都恨我自己的。有时候很消极,就用刀子在手上划印子,看着血流下来,就觉得很解恨,觉得自己的罪责会少一点。 雪漫:为什么不进高中继续读书呢? 坏小孩:我怕跟不上。 雪漫:就因为这个? 坏小孩:不想见到新的人。 雪漫:为什么? 坏小孩:因为害怕,我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只是内心深处有一种无力的自卑感。 雪漫:这些,有没有跟爸爸妈妈说过呢? 坏小孩:没有。我跟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一说话就像吵架似的。现在关系稍微好一点了,我会跟我妈说我男朋友的事。但细节不跟她说,怕她受不了。 雪漫:什么细节,可不可以跟我说说? 坏小孩:嘿嘿……比如,打KISS呀,还有……就是到了最后一步了。 雪漫:那时候你几岁?怕不怕? 坏小孩:第一次是十四岁,有点怕,但是一直没怀上,所以也无所谓了。 雪漫:是你现在的男朋友吗? 坏小孩:不是。 雪漫:怎么发生的? 坏小孩:情人节的时候发生的。那段时间我都没回家,天天在外面。 雪漫:后悔吗? 坏小孩:以前后悔,现在不了。我不止和一个男生发生过关 系。雪漫: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坏小孩:我也不知道,很累,活着。雪漫:那你一共谈过几次恋爱?坏小孩:很多很多次。雪漫:有没有一次是真的?坏小孩:有。雪漫:说说看。坏小孩:我喜欢上了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生。他学习很好, 人也很优秀,长得很阳光,喜欢看海。我家在城市的南面,他家在城市的北面。我每天都在他后面悄悄地送他回家,但没对他说。 雪漫:那他知道吗? 坏小孩:原来不知道,但是后来别人问我喜欢谁谁谁,我就大声地说是他,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他看到我都是绕着走。过了一个学期,他父母就给他转学了。 雪漫:再也没有联系过? 坏小孩:大概他认为我是坏女孩吧。嗯,有时候在QQ上见到过,也没怎么说话。后来就把他的头像删了,现在只知道他离我很远。 雪漫:就是这份暗恋的感觉,却让你觉得最真、最纯?为什么不相信感情?是不是在感情上受过伤害? 坏小孩:是的。 雪漫:最让你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是什么? 坏小孩: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朋友,一个比我大10岁的男朋友,他曾经说这辈子只喜欢我一个人,可以为我去死,买很多很多的花给我,他知道我很喜欢鲜花,而且纵容我很多的坏习惯,只要我喜欢的东西,不管多么的昂贵,他会不皱眉头给我买下来。很自然的,我们生活在一起,那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似乎就是我所要寻找的男人,甚至常常会觉得自己很幸福,那年我十五岁,现在回头想想挺傻的。 雪漫:那男朋友是怎样背叛你的? 坏小孩:我们之间的交往是背着我爸妈的,暑假有阵子我被爸妈看得紧紧的,根本就没办法出去跟他见面,不像在上学的时候,会毫无顾忌地逃出去。一个星期后,我们没见面一个星期后,我偷偷地从家逃出去到他家,却看见一个妖艳的女子在他的怀中,我很受不了,感觉很崩溃。 雪漫:你们是怎样认识的?相处多久,真的没有爱过他吗? 坏小孩:在酒吧的外面认识的,相处了三个月,他让我觉得自己很美丽,有被宠的感觉,谈不上爱,我内心深处的感情应该是比较慢的吧,或许想爱的时候,他已经背叛我了。从那件事情之后,我更加不信任人了,特别是男人。幸好当初我并不喜欢他。 雪漫:你现在的男朋友跟他应该不一样吧? 坏小孩:不知道,至少目前为止,他没有背叛我,对我很好,很体贴,很专一,因为很专一所以显得有点傻,不过我喜欢。 雪漫:可是你不爱他啊,为什么还非要跟他在一起?坏小孩:但是我不能容忍别人和我同时拥有一种东西。雪漫:你想过你们会维持多久吗,想过未来吗?坏小孩:没有,我们之间,因为没有爱情,所以我不想未来 不可知的事情。能走多久算多久的。雪漫:妈妈已经知道你有男朋友,她同意你们的交往吧?坏小孩:刚开始很反对,后来因为我的倔强,或者她比较想 开了,有点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但是妈妈不知道我现在男朋友是看赌场的,我一直对她说是高年级的学生。我现在的生活,妈妈知道会歇斯底里。 雪漫:可能跟父母的坦诚需要你一段时间的调节,试着让他们了解,或者等你新的最真实的感情来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坦诚地告诉他们,你知道,他们是爱你的,无条件的爱,真正血缘上的爱。说了这么多感情的话题,有点沉重哦,来谈谈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坏小孩:戒酒、戒烟,还有好好的读书。以前总是逃避读书,想多写写东西。我再过两个月就要去海南读书了,想换个地方,海南是个很美的地方。 雪漫:真的?真为你高兴,可是为什么要去海南呢?是因为暗恋的那个男生喜欢海吗? 坏小孩:有点吧。因为我也喜欢海,喜欢蓝色,我想找回一些东西,比如说:纯真。 雪漫:你自己做的决定?那边有亲人吗? 坏小孩:嗯,有个六姨在那边。 雪漫:噢,你想多写写东西,我记起你说过你喜欢写东西,还发给我一段你写的话,是不是? 坏小孩:是的,雪漫姐,你觉得怎么样? 雪漫:看上去,你看过相当多的我的书嘛,只是有一点点…… 坏小孩:一点点极端吧,是不是? 雪漫:生活中并不都是那样的,就像你知道的,父母是很爱你的,哪怕只有这么一点点,就应该让你有新的体会。上次的行走,走了那么多路的行走,记下来了吗?不介意的话,给我看看。 坏小孩:有点记不清楚了,那段日子。好像只写了很简单的几句话,雪漫姐,也想看吗? 雪漫:当然想看,那是真实的,没有修饰写下的。 坏小孩:真的,那我明天给你传过来吧。 雪漫:好的,我很期待哦,对了,你曾偶然提起你爸妈都是大学教授,是读过很多书的人,是不是? 坏小孩:他们都在大学教书。是不是教授我不知道。不过他们确实读过很多书,家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房。我爸在工作后还读过博士。 雪漫:那样的话,你怎么会觉得很难跟他们沟通? 坏小孩:可能他们太有文化了,太有文化了,他们总是喜欢摆出一副学者的样子来教训你,而我只是一个中学生,在他们面前,我就是一个无知的孩子,我不喜欢他们觉得我什么都不懂,而且总认为他们是过来人,是对的,还有就是特别嗦,特别是我妈,她特嗦,我最烦她了,可她最爱我,我知道的。 雪漫:为什么不试着去了解? 坏小孩:我怕…… 雪漫:怕什么? 坏小孩:怕再次伤害他们……也伤害自己……我就是那种表 面上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的孩子……我只是个孩子。 雪漫:有没有见过父母为你伤心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坏小孩:看到过,很多次,妈妈哭泣,爸爸抽烟。 雪漫:你会不会去安慰他们? 坏小孩:不会……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构成的伤害我自己弥补不 了。我不了解他们,到现在这一步,可能永远也没办法了解了。 雪漫:嗯。有时候,沟通并不是单方面的责任。我希望你把刚才的话告诉他们,既然已经对爸爸妈妈造成伤害,不要想着自己弥补不了,努力地试着,他们会明白你的,哪怕只有一小部分,因为你知道,他们很爱你的,等我们的书出版,我希望你爸爸妈妈会看到你说的这些话。 坏小孩:我尽量吧。 雪漫: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最想对花网上的孩子们说些什么? 坏小孩:希望他们快乐。 雪漫:也希望你快乐,到海南之后,在新的环境下要好好地生活,记得要听话,好吗? 坏小孩:……我尽量吧。 PART4后来 后来,就没有再联系了。 很多的孩子,我还有我们机构的超级八卦其实也超级善良的编辑们都会进行追踪报道,可是,坏小孩,她好像沙子里的一滴水,就这么消失了。 我想,她应该去了海南。我还猜,那一期的《雪漫》,她最终不会拿给父母看,这么多年,这么多的不了解,他们之间,已经有一整座冰山。 我实在很忙,忙到我以为我忘记她。有天百年一遇地瞅了眼电视新闻,看到一个青少年行走训练营的故事,笑得一脸严肃的主持人挨个问那些孩子:“参加了这样的活动,吃了这么多苦, 是不是就能理解父母有多么不容易?”看着那些孩子在电视上点头,我忽然感到心痛。听见那个假假的主持人信誓旦旦地宣布,从这个训练营里走出的孩子,有多少多少在后来的生活里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我真 有一种想抽人的冲动。我知道,这就是坏小孩参加过的那种训练营。从训练营走出来的坏小孩,还是坏小孩。我能不能告诉所有人,其实她们并不是被宠坏?谁能知道她们心里其实有多么孤独?当觉得被整个世界孤立的时候,她们有多么害怕?当她们控制不住要往下滑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及时伸出了手?我不知道坏小孩在海南过得怎么样,我只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可能还是不能找到快乐。 PART5他她说 小薇:其实在我们学校里,也有像坏小孩这样的小太妹,平时我看她们都绕着走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其实她们也蛮可怜。毕竟谁都想过正常的生活,都不想这样。 泪落无声:我是一个好孩子!可是我觉得,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样的坏小孩!因为这样的生活至少很自由、很真实,而我现在每天都对着所有人装出虚伪的笑脸,我觉得真的很累! 木马A:我觉得坏小孩有点推卸自己的责任。现在的小孩和父母有几个能互相了解的啊?我爸爸还偷看过我日记,还打过我,我也没有变坏啊!所以我觉得她应该多检讨自己。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就应该拿出行动来,不要再放纵下去了。 安安是我:我不喜欢这样的坏小孩。不过,我也觉得她很可怜。她交往的男人都好坏,不是懦弱就是背叛,如果是我也会伤心死的。现在,希望她好好的咯!毕竟还年轻,还是可以从头再来的。加油哦! 雪漫:坏女孩,一般有比好女孩更多的故事。在小说里,坏女孩的故事,永远能吸引更多的眼球。可是,我有时候会想,你们还是都变成好女孩吧,哪怕平淡无奇,哪怕天天活得压抑,都比受到那么多伤害好。 在海南的坏小孩,始终是让我牵挂的一个。雪漫会客厅里后来还有很多的孩子来做客,她们各有各的伤口,各有各的困惑,可是,像这样将自己狠狠损毁没有后路的,也就只有坏小孩一个。 很多人看我写的妖精七七,说现实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所有的人都爱她,她还是这么想毁掉自己? 我想坏小孩的话,会让他们相信,这样的孩子是存在的。她们的成长从一开始就很孤独,孤独越来越重,只好依靠一些非常的手段,比如恋爱,比如逃跑,比如虐待自己的身体,用一种疼痛去抵抗另一种。 坏小孩会为一个人变乖吗?那个人会是她的父母、朋友,还 是最终在她生命中出现的,被她所爱也诚挚地爱着她的男生?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她好运。 希望她看到这本书,会跟我联系。告诉我她现在如何。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是坏女生 第八章 可不可以从头再来 “坏女

关键词:

上一篇:我不是坏女生 第七章 其实我只是想更美一点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