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我不是坏女生 第五章 有时候我也害怕 “坏女生

原标题:我不是坏女生 第五章 有时候我也害怕 “坏女生

浏览次数:179 时间:2019-10-21

PART1人物档案 对话人物:未希年龄特征:80年代的狮子座家庭背景:父母离异个性喜好:情绪化的不良少女,脾气倔强,虚荣心强,喜欢放纵的感觉特殊事件:17岁时因涉嫌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被刑拘,刑期四年 PART2青春大背景 十七岁。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三百六十五天。好像一块巨大的调色板上铺满了亦明亦暗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十七岁女生的这一年,似乎有做不完的梦,唱不完的歌。快乐无边,忧伤无际。而在未希的十七岁里,似乎是下了一整年的大雨。她说自己连镶着金边的乌云都没有来得及看到,就让两扇重重的铁门锁住了她未完成的十七岁。 未希这个女生似乎生来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敌意。 她不认为有谁可以成为她的救世主,也不认同美好和温暖。 一个女孩子的心里居然装下了满满的愤怒和仇恨,她到底是承担了怎样的过去和现在?当未希第一次面对“雪漫会客厅”的邀请时,其实她是拒绝的。是她唯一的好姐妹再一次找到我,希望能够帮助未希解开心里面的结,哪怕只是一次徒劳的尝试。 在我和未希日渐延长的对话中,这个女生的故事终于慢慢浮出了水面。 如果把未希扔在人堆里,她绝不是个受欢迎的女生,甚至很有可能会是受到排挤的那一类。她的性格有点像我笔下的女孩子,勇敢倔强,敢爱敢恨。她讲话从来不讨喜,功课很差,让老师头疼,有一大堆的异性朋友。 可是她不在乎。我第一次认识她,是在网上看到了她的博客,上面有大段愤世嫉俗的内心独白。我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生像她一样决绝,她身上有种摈弃一切的气息。因为博客这个平台,我开始慢慢了解她的一些事情。比如她每天花很多心思来打扮自己,学校里规定不可以化妆烫发,她就偷偷地化;学校里规定要穿校服,她就找很多借口穿便服。 她说班上的女生大部分都看不起她,因为她们漂亮,聪明,有钱,她们是公主。我突然明白了未希的标新立异,也理解了她爱装阔气的习惯。 她曾在博客上这样写: “我时常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个巨大的缺口。每次遭遇难过 或者是羞辱,心口就会刮起一阵阵大风。如果有一天,这阵风把我单薄的身体吹得鼓起来,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飘向不可知的远方,重新做回一个骄傲的公主呢?” 我联系到她来参加“雪漫会客厅”的时候,她干脆地拒绝了我。 她不算是我遇到的问题最多的女生,却是一个让我无比想要拯救的孩子。她有些奇怪,她没有参加“雪漫会客”,但是她还是把故事都告诉了我。在这点上,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我得到了信任。 她常常讲,说到底,她其实是痛恨自己的出生。 未希的家在世俗的眼光中是带着些许怪异和耻辱感的。她的爸爸和妈妈是堂兄妹,他们早早地私奔,早早地生下了她。在她开始懂事时,她就已经在学习如何面对周遭的目光和议论。她说自己没有权利选择父母,更没有权利去问为什么。那么多年,她只庆幸,她是个健康的孩子。 本来她以为,父母这样一段不被允许的爱情会制造出多么美丽的命运和结局,可结果只是一再的失望。未希的爸爸是个老实人,大半生一事无成。她一直没有明白,为什么妈妈要选择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她有那么漂亮的脸蛋,有美好的身段,有灵巧的十指,她会弹那么多好听的曲子。可是,她居然选择嫁给这样一个懦弱并且酗酒的男人。这样的疑问不停地使她怀疑,怀疑身边的一切,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真实的。直到后来,她累了,因为在这个家里面,连温饱都只是达到刚好的标准,又怎么能允许那些虚妄的想象呢? 未希说自己的爸爸没有上进心,没有责任心,白天去小工厂上班,晚上回家除了喝得醉醺醺就是沉默地看电视。妈妈做幼教的工作,每天在幼儿园教小朋友唱歌,弹很多好听的曲子,讲许多的童话故事。未希就是在这样一个矛盾的家庭里长大的,她不止一次地告诉我,她常常在想,这样两个人究竟是为什么要走到一起,况且还要背负那么多的不堪。 未希说在内心深处,她一直希望变成像妈妈那样温柔善良,所以后来当妈妈开始教她弹钢琴时,她是努力让自己走进那个世界中去的。她想自己将来也许可以同样从事这个有着美丽光环的职业。只是后来,钢琴只学了个半调子,就被她早早地放弃掉了。 在未希住的那条破破的小街上,有着几十户街坊,虽然相处了许多年,但也不见得有多大的人情味。她是女生中那种非常要强甚至有点霸道的类型,连许多小男生都挨过她的打,所以未希几乎是没有玩伴的。但是后来,她遇见了一个叫小良的女孩子,她便不再孤单了。 未希说其实小良比她更适合参加“雪漫会客”,她比未希小两岁,有着和未希十分相似的遭遇。所以,在未希心里,这个女孩子是她想要保护的。 她们的友情是在游戏中建立的,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茁壮起来。到后来,未希念了高中,她已经把小良当成与她相依为命的人。未希说,她从没有一个当小姐姐的样子,很多时候都是小良在照顾她。因为家境都不好,她们能拿到零用钱的概率是很小的,但只要有钱,她们就会一起花。未希说,不知道为什么,在小良面前,她的心就会变得异常柔软起来。 有一次,我问未希最喜欢我书中的哪个女孩子。她在QQ上嘿嘿一笑,她说她不知道,因为她没有看过。不过后来在我们渐渐熟悉之后,她说如果我写她,她一定是我笔下最坏的那个。可我并不认为。 未希说自己向来没有想过要做好孩子,她觉得那些都很假。她念了一所三流的初中,成天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坏学生,打扮邋遢抑或奇形怪状地走过低年级的教室门口,大声地吹口哨。老师根本不管,或者说是彻底放弃了管教。而未希也就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加入了那支队伍。她甚至跟我说,不要企图跟她说教,那些统统没有用。我在电脑屏幕前,暗暗吓了一跳。我问她,为什么要加入那些坏孩子的队伍中,她说那个时候开始,老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不干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特别对不起自己似的。我的天,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孩子!未希就这样变成了她所谓的不良少女。 打架,敲诈低年级的钱,和老师对着干。这些统统是他们常干的事。她说其实她打从心里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却又无法停止。我深深感觉到这个女孩子心里的激烈矛盾。她认为自己既然已经被那么多所谓的好学生看不起,那就索性浓妆艳抹地招摇过市,把全世界都抛在脑后。她的这份决绝,真让我有点动容。 我和未希的对话次数的周期很长,她有大把的时间却没有过多的钱待在网吧。有时候,我会突然非常担心她,然后就去看她的日志。我越来越感觉到她心里的空虚感在不断强大。在很久没有联络之后,某一天,我看到她在QQ上给我留了这样一句话:“我不知道心里面是不是住着一只困兽,它好像想要撕裂这个世界。”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未希果真是出事了。如果不是她的好朋友小良找到我,也许我会就此失去未希的全部消息。 小良先是借未希的QQ号给我留言,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事发后的一周了。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了小良,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担心得要死——未希被抓了,被判了刑。她居然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这个事实,几乎让我快晕过去了。 小良很快给我回了电。我从她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过程。 未希在认识那些高年级的坏学生之后,常常彻夜不归。她花钱越来越大手大脚,生活也很窘迫。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子,告诉她有个赚钱的好办法,就是去陪酒。起初,未希还不是非常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自己可以得到很多钱。可是事发之后,已经晚了。她开始了解到这些个坏孩子中真正复杂的事情,他们其中有人胁迫她去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要她去教唆更多未成年的女孩子。 之后,我陆续地又和小良联系,询问关于未希的情况,可是能得到的消息真是少之又少。小良很少去看她,因为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而未希似乎也不愿意见她。就这样,时间一点点把各自心里的伤口填满,结下坚硬的痂。 而我知道,故事一定不会就此结束。 一定不会。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写未希的故事,不知道会不会从此被戴上“教唆少女”的帽子呢? 在未希消失的这些年,我常常这样想。 可是,有些东西,是不能写的。有些黑暗的力量,还是不要去 触碰。我写的吧啦、蒋蓝,她们身上都有一些未希的影子,但是,一个更明亮,一个则更懂得自我保护,所以,到底还是不一样。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终于又一次找到了未希。二十一岁的未希重新获得自由,她以后的生活要怎么继续呢?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在所有参加“雪漫会客厅”的女生当中,未希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孩子。能够邀请到她来加入这个对话,确实还有些不容易啊。呵呵。 未希: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吧。我觉得我语言能力丧失了,我沉默了太长时间,有点习惯了。再加上长时间的狱中生活……几乎跟人没有什么交流。 雪漫:这个是你不愿意触及的话题吗? 未希:还好吧。反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回头看这件事情也没有觉得有多了不起或者是多严重。本来觉得会非常难,但是走过来了也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雪漫:我一直觉得你心里有种既绝望又乐天的因子。毕竟这段日子或者说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小事。 未希:我懂。说到底,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吧。 雪漫:呵呵。那是你自己总结出来的。 未希:很奇怪,我明明可以立志做一个自强不息的小孩,可我却总是一再地放弃自己,把自己往不好的那一面推。 雪漫:有没有认真地去找过原因? 未希:有。其实,我后来想通了很多事情,人也清醒了。我承认被关的这几年,的确是让我反省了不少。但是我可不会说那些类似大彻大悟,痛改前非的话。我渐渐想明白的,只是你说的那些个原因。我想,因为我心里太要强,所以常常不甘有这样的 家庭。 雪漫:这样说,你把问题的症结归于你的父母? 未希:虽然很自私,但我觉得是。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来说很 重要,我觉得我天生注定要走比别人复杂的路。我的爸爸妈妈一直没有怎么管我,他们好像都放弃了我。或者,他们自己本身就对生活没有什么可期盼的。 雪漫:你恨他们吗? 未希:多少有点。我一直认为,如果我的爸爸不是那么无用,也许我现在就不是这样。在我的印象中,他常常喝很多酒,然后很沉默。他好像对很多事情不满,但同时又不愿意去改变生活的现实状况。反而,我觉得我的妈妈很辛苦并且有点不值。 雪漫:所以,你比较爱妈妈。 未希:是的,至少,我妈妈不会打骂我。她是个温柔的女人,而且非常漂亮。你知道吗,几乎我周围所有的人都不理解我父母的结合。我觉得我是在耻辱中长大的。 雪漫:你不应该这样说,他们毕竟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也许有很多事情是你不了解的。 未希:我知道。但是,我很小就学会了怎么面对流言。他们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我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忘记带钥匙,我就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和别的小朋友玩跳房子。我听到邻居大妈们在闲聊的时候,不知是谁在那里轻声说——“唉,作孽。挺好的一个女人家,就是命不好。”那个时候,第一次觉得非常难受。 雪漫:流言确实很可恨。不过如果我是你,肯定会冲上去抽那个女人。 未希:呵呵,后来我麻木了。我把自己武装起来,变成个异常飙悍的人。搞得我几乎没有朋友。附近邻居家的小孩都不愿意和我玩,其实是他们的家人不允许。我又没有病,不过似乎那些大人老早就给我下了定义。 雪漫:这的确让人很心疼。你的本质一直是好的,我从不认为你是坏孩子。 未希:哈哈,我觉得也是。而且,我一直很庆幸自己非常健康。要知道,很多人知道我父母是堂兄妹后,首先会怀疑我的智商。 雪漫:你应该怀疑那些怀疑你的人。 未希:那是:P 雪漫:有没有设想过,如果好好按照你妈妈的意思,学钢琴,做一个乖顺的孩子,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情? 未希:任何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公主,希望自己有无数的糖果,会有很多很多爱。我不是没有尝试过,学琴那会儿,那个老师是因为认识我妈妈才只收了一点点的费用。但是她实际上非常看不起我,她不认为我可以学好,只要我妈妈不在,她就会非常凶地对我。你知道,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我没有办法忍受的。 雪漫:是的,我明白。 未希:所以啦,我有一次当着那个老师把琴谱撕了。哈哈,简直太爽了。 雪漫:哈哈。 雪漫:对了,现在和小良还有联络吗? 未希:……有。但是肯定和以前不一样了。 雪漫:因为那件事的关系吧,小良也和我说过,这对她打击 很大。 未希:她是我最不忍心伤害的。我一直是想要保护她的,可是我却做了让她不可原谅的事。 雪漫:但是小良一直说,你是她可以相依为命的人。她虽然 没有办法原谅,但她还是爱你的。 未希:我很……我知道她会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很难过。 雪漫:给大家讲讲你和小良之间的事吧。 未希:她是个让人充满保护欲的孩子。我记得我第一次见 她,是我念小学六年级,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玩。我喜欢跑到低矮的树丛里摘花。那些有着绚烂颜色的花瓣,深深吸引着我。我把它们摘下来,用力地掐住汁水,再涂到指甲上。虽然这是非常简单的工序,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地反复操作着。我看到小良的时候,她站在大大的太阳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涂指甲。她的脑袋上都是汗,她对上我的目光时,往后退了一小步。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动作,呵呵。 雪漫:很有趣。 未希: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孩子。我们互相照顾。我和小良的家境都不好,她比我更可怜,她从小寄养在她姑妈家。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把最好的都给她。 雪漫:你其实非常善良。 未希:也许是因为我遇到了和我相像的人。因为现实中,我救不了自己。我记得我和小良有零花钱的时候,就喜欢跑去我们那里的万安大桥买烧饼吃。那段日子,常常下很大的雨,桥面上很脏,都是泥水,小良的鞋子经常弄得很脏,每次回家都被她的姑妈骂。所以我会先帮她把鞋子擦干净。我吃东西很快,到了晚上就会很饿。小良总是在关键时候,拿出她省下的半个烧饼给我。 雪漫:你们都是好孩子。 未希:我们之间的事情多得数不清。有一年过春节,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小良拿了亲戚的压岁钱,她的姑妈没好意思立即收走。小良很快就把钱花掉了,到了晚上,她姑妈问她要,她支支吾吾半天。后来,我就说是我拿了,才把事情搪塞过去。 雪漫:这件事情,我听小良说过。你回家后,可不好受吧。 未希:呵呵,是啊。被我爸毒打了一顿。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会偷钱。 雪漫:怎么感觉你像个侠女。 未希:侠女是不会挨打的啦,哈哈。 雪漫:坦白讲,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后来会出那样的事。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络,我一直在担心你。 未希:我现在都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记忆一片模糊。也可能是,身不由己。在那件事之前,我成天都没有心思念书。我就是觉得空虚,我需要很多很多钱。 雪漫:你认为钱可以代替空虚? 未希:是的。我很肯定这样的想法。我可以买很多我想要的,我喜欢那样的感觉。 雪漫:那些坏孩子是怎么骗你的? 未希:骗我说去陪人家玩,喝点酒之类的,就可以拿很多 钱。但是实际上……等到我反应过来,我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就算玩得再过火,也不会那么出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雪漫:为什么不报警? 未希:没有用的。我们那个小地方,谁都不会管这个事情。再说,我有把柄在那些人手里,我也不敢。反正事情就那样发生了,我好像堕落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知道自己不可原谅。 雪漫:你的父母没有管这事? 未希:一开始,肯定是瞒着他们。到后来事发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这让我很寒心。不过,他们无权无钱,也不能为我做什么。 雪漫:后来也是他们威胁你教唆他人的? 未希:是啊,尽管我一直抗拒这样的事情,但是被威胁的滋味不好受。那些人抽取所谓的中介费,我觉得我被困在那个肮脏可怕的世界里,我没有办法。我的第一次,本来是可以拿到很多钱的,但是被那些人抽了钱后,只拿到六百块。为了六百块,我就把自己给卖了。我觉得自己真他妈脏。 雪漫:别这样。 未希:事实如此。而且更悲惨的是,我上午才拿到钱,下午就被人偷了。我都对自己无语了。呵呵,现在来说这些,觉得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雪漫:心里真的放下了? 未希:不可能放下。那是一辈子的阴影。 雪漫:我听小良说,你是被同学出卖的? 未希:出卖我的那个女人,是我们班上的,属于菜鸟级混混,但是家里有钱。我没有怎么调查她。谁知道她有个当官的舅舅,那段时间她总是在外面闹事,结果人家要找她算账,事情越闹越大,她家里人也就知道了。接下来,她舅舅就把我们一群人全抓了。 雪漫:那个女生被抓了吗? 未希:没有。她舅舅动用关系把她保出来了。她反正是把我们都卖了。 雪漫:有时候回想,会觉得像是小说中的故事。所以,我觉 得你非常不容易。未希:成长本来就是艰难的,我对未来没有抱很大的期望。 而且这个世界上比我苦的人多了去了,何必困死自己呢!雪漫:未希,你有没有认真喜欢过一个男生?未希:有吧。因为我这样的人是很早就开始发春的。哈哈。雪漫:父母离婚后,你难过吗?未希:哎,感觉瞬间轻松了。我是为他们高兴,两个不爱 的人在一起会造成我这个唯一爱着的人的痛苦。我很赞成他们离 婚。雪漫:现在和谁住呢?未希:妈妈。不管怎么样,我希望重新开始,尽管很难。雪漫: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未希:我只能说尽力,我坐牢的时候认真想通了很多事情。 我想要再念书,边打工边念,我不想再造成妈妈的负担,我不知 道自己是不是还来得及。雪漫:一定来得及,未希。我保证。未希:谢谢你,坏坏姐,真的。雪漫::)未希:其实后来仔细想想,要不是这样一件事,我都不知 道自己要堕落成什么样子。我虽然吃了点苦,但我还是回来了。我觉得自己曾经的倔强和不羁都被磨光了。好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雪漫:呵呵,那就好好学习做一只乖猫吧。未希:对,做一只有理想的乖猫。哈哈。雪漫:我期待你重新开始的人生,会有很多的困难,你心里有准备吗?未希:我知道会很难的,其实我也害怕,不过,怎么说呢, 一步一步挨过去吧,希望到最后什么都会好起来。雪漫:最后一定会好起来的。未希::)…… PART4后来 结束和未希的谈话后,我们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络。 如果她不主动和我说话,我通常也不会去询问她的情况。居然是有一种胆怯的心理,因为以我的人生经验,几乎闭着眼睛就能想象到未希在重建自己生活的过程中会有些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所以我会害怕去问,害怕当她问我“怎么办”的时候。 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刚刚从福州回到镇江。很累,有些莫名的伤感。伤感的时候我就会想所有我遇到的这些女孩,在这些女孩里,未希其实是最无助的一个。不幸福的家庭,不顺利的成长,还因为一时的失足留下了污点(在世人眼中这是污点),要重新开始人生,要修正所有人看自己的眼光,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呵呵,我太悲观了。未希还年轻,还有勇气,至少从我们的谈话中,可以看见她干劲十足的样子。有时候人生的挫折来得早些未尝不是好事,也许,未希会因此拥有别的女孩都无法想象的精彩人生呢! 现在的我和未希,偶尔会给对方留言,她说她开始看我的 书,一本接一本。 她说,她想从中找回自己遗失的十七岁。 而我说,你一直都拥有的,不是吗。虽然你的十七岁,远比 一般人来得严酷。 我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可是未希,在这么严酷的生活里,我们也一定要昂着头走下去,不是吗? PART5他她说 风筝:以前我陆续看过些“雪漫”会客的东西,也了解了不少女孩子的故事,但是这个叫未希的女孩子是我目前为止看过的最特殊的一个。我不知道要怎么讲清楚我现在的感受,反正就是有点难受。我们的青春岁月里,为什么总要背负这么多东西呢? 宝贝不哭:我想问未希,为什么一定要付出代价了,才知道回头呢?真是不值得!一个女孩子,应该学会好好珍惜自己! 固力果:这个世界,就是会有很多流言来袭击你。我觉得雪漫姐姐笔下写的女孩子都非常的勇敢坚强,我希望未希也是这样的。我会支持她!人都会犯错,但是只要不放弃自己,就一样可以从头再来。有时候,我也会像未希那样,觉得生活空虚无聊,但是现在看了她的故事之后,我觉得自己要好好想一想。生活应该是需要重心的。 南瓜马车:不知道未希现在怎么样了,我很担心她像那些吸毒的人那样,永远也戒不掉“坏女生”的瘾,然后无法控制地一直堕落。雪漫也不知道未希确切的消息吗?说实话,雪漫写过不少坏女生,但是未希是第一个我真的觉得她有点坏的,因为她做的事情不仅伤害了自己还伤害了别人。虽然她犯罪的原因是不懂事和软弱,但是那真的是很坏的事情。不过,现在的她已经被惩罚过了,老天应该给她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吧?我会一直关注未希的,未希加油! 雪漫:讲完未希的故事,感觉心里历经了一场漫长的旅行。这段旅途中,经过沙漠,沼泽,荒地,最终又达到绿洲。我跟着这些女孩子一起成长,学习,蜕变。很多人说我教会了她们如何又如何,其实我觉得,是她们教会了我更多。 十七岁在我们的生命里,是那么微乎其微的一个小小数字。可有时候它却承载了无法想象的悲伤和快乐。未希说她的十七岁一直是不完整的,可我却很想告诉她,时间一定会带领她找到更多更美好的光景。

PART1人物档案 目标人物:朋克CC坐标位置:四川年龄特征:80后的双子女生生活习性:昼伏夜出关键词:摇滚,刺青,摇摆不定的双性恋者喜好:台湾综艺,两栖生物,醪糟蛋,奇怪的烟盒,羽毛耳环 PART2青春事件 那一天,CC看完电影《刺青》的宣传片后,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身上的刺青照片改成了QQ头像。结果招来了一大堆人的七嘴八舌,她咯咯地笑,直接隐身,她想自己多少还是与这部电影产生了些共鸣。下线的时候,CC在QQ上给我留言:我的刺青比较拽,有机会让你见识下真的。 CC不喜欢人家叫她80后,她觉得那个叫法很俗,就好像满大街的人都在讨论超级女声一样,简直到了泛滥的程度。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拥有一些80后孩子的特质,比如张扬和忧郁并重,叛逆并且自闭,盲目却又我行我素。这样一想,她整个人就钻起了牛角尖并且万分沮丧,到最后只好听着重金属来麻痹自己的感官神经。 “我简直就是个超级矛盾体!”她对我说。 和CC这样的孩子说话,有时候会有不真实的感觉。认识她的时候她上高三,先被“左耳”的选秀吸引,然后开始看我的书。不过我真心觉得,她比我的任何一个主人公都更像生活在小说里。班级里的孩子们每天都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做着固定的动作。听课,写笔记,做考卷,吃饭,上自习。只有CC喜欢趴在课桌上睡觉,一睡就是3节课过去了。有时候碰到好奇的同学,她就摆摆手,装出一副疲倦又无奈的样子说: “我补觉呢!”搞得老让别人以为她晚上熬夜温习功课。 而事实上是,她每晚都以上自习的名义跑去酒吧做乐队演出。在那段几乎被束缚的时期,她毅然决定要做个真性情的女孩子,敢爱敢恨。CC觉得从小到大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听了妈妈的话学会了钢琴。在妈妈的眼里,CC应该长成一个无比温柔矜持的淑女,小声说话,优雅的坐姿,漂亮的长头发和粉红色的裙子。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CC居然朝着另一个姿态肆无忌惮地发展,放声大笑,盘腿的坐姿,很短的头发和长短不一的裤子。所以当她决定要和好友组建乐队的时候,她只在心里暗自兴奋了一下。她想如果没有办法变成妈妈理想中的淑女,那么至少要做一个乖顺的孩子,哪怕是表面上的。 乐队刚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尽管大家都有着满腔的热情,可是毕竟都还是些正在念书的孩子,所以买不起什么好琴好鼓,只能凑合着用。最最麻烦的是练习时间少得可怜,一下这个要上补习班,一下那个的老爸要突击检查。即便有了时间练习,也有一半的光阴浪费在了聊天和聚餐上。这让CC充分地体会到了五分钟热度的实质意义,于是当她在网上看到饶坏坏在甄选电视小说演员时,她决定要借这个机会让自己重新抖擞精神。她给自己录了一段歌曲小样,按照要求报名参加了甄选活动。在那段等待结果的日子里,CC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后来的事情是,CC没有通过选拔,歌声却打动了在场的人。后来有了《沙漏》主题曲演唱,我想到CC,重新跟她取得了联系。最后的最后,CC还是没有唱成主题曲,我们却成了有一搭没一搭的网友,在网上碰见,有时候会说说现在和过去。 可能是习惯用歌声表达自己,CC平时并不多话。 所以当有一次她用到很多惊叹号,我感觉到她受了惊吓。 果然如此。 凌晨二点,CC从酒吧走出来的时候,叫不到车,于是上了一辆当地的私人面包车,同行的还有几个一起喝酒的男生。车开到半路的时候,CC酒醒了,她很快发现车子走的道不对。她更加没有料到,那些玩在一起的朋友会出卖她。有陌生人开始翻她的包,扯她身上的饰物,她害怕得不敢尖叫。汽车在拐弯减速的时候,CC突然拉开车门跳下去,一只鞋子掉在车上。她就这样光着一只脚,拼命地往回跑。 还好,她碰上了刚从酒吧下班的同事才算没事。 光着的那只脚骨折了。 为什么在酒吧待到那么晚? 为了……CC犹豫了一下说,为了告别。 在打石膏静养的两个月里,CC对我说了很多她自己。 她的父母都是部队里的干部,她的家在半山上的一个军区里,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在那里度过的。她觉得自己最美好最单纯的那段时光就是在那里,那时候虽然已经放弃了淑女形象,但内心还是纯净得要命,整天除了上课就是回家看电视,顶多和小伙伴在操场上搞点恶作剧,也就再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了。因为住在附近的孩子都是父母同事的子女,所以哪家的孩子闯了祸或者是受了表彰都会很快传播开。就在CC闯了无数次的小祸之后,她终于闯了一次比较大的祸——把隔壁班的女生打得出鼻血了。这件事情自然是严重磨损了父亲的颜面,一向和蔼的爸爸把她反锁在小房间里反省,任凭她怎么哭闹就是不理会。结果CC三天没有去学校上课,白天她就装病,等到父母都去上班了,她就拿蜡笔在自己小房间的墙壁上画得乱七八糟,以此来宣泄心中的不满。从那次之后,她便学会了隐忍,心里面小小的孤独感也许就是这样悄悄滋生起来的吧。渐渐地,父母的工作越来越忙,而CC也在自己小小的世界中变成了一颗倔强的种子。 高中那年,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原因,把CC送去了广州念寄宿制学校。不知道是那个陌生的环境改变了CC还是她的潜意识想要改变自己。总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叛逆的小孩并且迷恋上了摇滚。她很快学会如何武装自己,庞克风的衣服,烟熏妆外加脚踝上的一个太阳刺青。这样的装扮,吓退了班上其他的乖宝宝们,可也吸引了与CC志同道合的人。他们疯玩在一起,逃学,看演出,恶作剧。这样自在的放纵,让CC心里的那颗种子迅速地膨胀起来,她好像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有女生喜欢上自己。 被告白的那个夜晚,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梦游。 ——“我想和你在一起。” 好像深夜寂静的走道上,突然有谁扔出了一枚钱币,发出突兀又清脆的声音,久久盘旋不散。 宿舍里只有CC和那个女生。日光灯因为刚刚关掉,还发出嘶嘶的声响。但是很快,整个房间就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了。CC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心脏突突地跳得飞快。告白的女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牙牙,她是个比自己更孤独更需要爱的孩子。CC想了一会儿,蒙着被子发出了短促的音节。 ——“嗯!” 时间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一下子就把她吹到了很远的地方。 然后,在一个小酒吧做演出的时候,CC认识了大胡子。一向中性打扮的她混迹在男生堆里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大胡子是另一个乐队的主唱,长得又高又帅,加上又是玩音乐的,简直迷倒了一堆女生。CC和她的乐队混得久了也在那个小圈子里有了点名气,大家常常会在一些演出上碰面,她无数次地希望自己可以引起大胡子的注意。终于有一天,大胡子在一个演出后牵起了CC的手,那个瞬间CC觉得自己拥有了最大的幸福。 大胡子养了一条狗,叫BOYBOY,简称BB. CC养的除了蜥蜴就是金鱼。 不过不要紧,这不影响他们的爱情。唯一使CC矛盾的是,到底要怎么跟牙牙说。这一定会是个很大的打击。CC不愿意用她自私的爱去伤害一个喜欢她的人,她只好悄悄地恋爱。但是故事似乎不愿意就这样发展下去,大胡子在CC考入大学的那年冬天,离开了。他甚至不愿意当着CC的面提分手的事,他的离开太突然了,突然到让CC觉得不真实。她想,或许是他知道了牙牙的事。她找了所有可以联络到的人去寻找真正的原因,结果却是大胡子要去和另一个女孩子结婚。 这是多么令人错愕又沮丧的情节。 他连BB也送人了。那是他养了3年的狗。 心中原本的不安和内疚瞬间变成了深深的悲伤。她再一次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不说话,不睡觉,安静地流眼泪。牙牙是唯一陪着她的人。她说,CC你不要怕,你还有我。那个时候,CC就决定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好好保护牙牙。牙牙是没有妈妈的孩子,牙牙一直是脆弱的孩子,这场爱情中,受伤最深的,其实是她。 生活不断前行,一个失神可能就打乱了谁的节奏。大学的时候,CC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乐队解散了,失去了大胡子,牙牙也不在身边,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落寞。新的同学,新的宿舍,新的床单被套都让她不习惯。她咬指甲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十个手指头秃秃的,难看得很。她跑去学校外面的小店做时下流行的指甲彩绘,她选了一组紫黑色的假指甲,她要求绘上牙牙的拼音缩写。十个假的塑料指甲整天粘在她的手上,打字,洗衣服都不方便,不过抽起烟来倒是很有风情,像日本电影里的庞克女子,带着妖媚和决绝的味道。宿舍里不能养蜥蜴,同住的女生不是书生就是特别淑女的淑女,CC只好养了一缸金鱼,配合大环境。 因为是念艺术大学的关系,学校的整个生活状态比较松散,每到6点以后,就可以看到各种打扮的女生成群结队地往外跑。CC窝在宿舍里看最新下载的台湾综艺节目,笑得人仰马翻。牙牙在MSN上问,亲爱的,你过得好吗?CC回复过去,好着呐,我太爱小S啦!…… 大二的时候,课程安排得很无聊。白天大部分的时间,是可以利用来睡觉以便晚上有精神做夜猫。如果有查得非常紧的课,CC就趴在桌上给牙牙写信。彩色的信纸,可爱的图案,她想,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女生的。离牙牙生日还有三个月的时候,CC想去打工为她买一件漂亮的洋装还有一张前往广州的车票。她通过学长的介绍去一间小酒吧驻唱,酒吧的老板看上去像个暴发户,长得贼眉鼠眼,脖子上挂着根很粗的金链子,说起话来一愣一愣的。他跟CC说,得唱流行的,最好是那个啥,能让客人一点再点的歌,我这里不——不太——太适合摇滚。要不是急着打工赚钱,CC一定会不屑一顾地走掉。她看了看酒吧深处那个装潢土气的小舞台,咬了咬嘴唇,鼻子里轻轻哼声,算是回应老板。 酒吧的服务生很少,几乎都是和CC同一个学校的学生。除了周末,其他的时间酒吧的生意都不怎么好,有时候趁老板不在,几个服务生就结伴跑去隔壁的网吧玩游戏,那个时候CC就会帮着看店。某一次,一位客人在听完CC的歌以后,塞给她100块小费。后来CC才知道他是来挖角的。虽然CC知道自己算不上是什么角,但那个人说,你可以去我那里唱摇滚,唱你喜欢的。最重要的是,可以赚到更多的钱。CC犹豫了一下,然后她说,那你让我做完这个月吧,我得等老板请到新的人。 因为这件事我还表扬了CC,说她是个有责任心的孩子。 可她回答:那是因为摇滚精神! ——我倒。 可是,有责任感的CC忘了人是很会迷失方向的动物。尤其是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一个转角接一个转角,最后只是把自己扔进了巨大的迷宫。在新的酒吧,她唱自己喜欢的歌,有更好的乐队陪衬,有欣赏的掌声还有很多的小费。到后来,她几乎快要忘了自己是为什么去打工,她觉得这是一条可以一直走下去的路,也许有一天,她也可以变成SuperStar。CC的声线还有她个性的外表常常吸引很多男生的目光,面对追求者,她总是大方地说,我是“蕾丝边”。 那段时间,她常给我写Mail。现在翻出来看,很多都是不知 所云,或者干脆就是一连串的问号。 比如她会写: ——为什么我渐渐忘记过去了? ——为什么我开始觉得喝酒比唱歌更有趣? ——为什么我一定要说我是“蕾丝边”? ——为什么我看到牙牙的电话就害怕接起来? ——为什么我要强迫自己不接受男生的追求呢? …… 坏坏,我的毛病越来越多。我又咬指甲了。我把头发烫卷又 拉直。我居然还喜欢上喝醉的感觉。还有,我觉得,我其实谁都不爱了。我的17岁已经不见了。 出事的那天,CC说,她本来是想,一切必须有个了断。她给牙牙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没有办法去广州给她过生日。她说,分手吧,牙牙。对不起呐。然后她跑到台上去唱了一首歌,她唱孙燕姿的《遇见》,唱到后面,泪流满面。 这就是曾经的庞克少女CC的生活。 说曾经,是因为,一切都已经过去。 CC绑了两个月的石膏,也安静地养了两个月的伤。她看着自己的石膏脚,觉得这个样子实在是很矬,一点都没有庞克的Style。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原先混乱的生活状态似乎在那个夜晚戛然而止了并且以很快的速度倒带回以前沉静的样子。当CC光着脚狂奔在深夜的大街上时,她终于明确了自己要去的方向。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大家欢迎CC做客“雪漫会客厅”!(劈里啪啦……一阵掌声) CC:大家好,雪漫姐好,我是CC,请叫我庞克CC,嘿嘿。 雪漫:嘻,现在还是喜欢这么叫你自己啊,对了,脚应该没事了吧? CC:没事啦,每天走路都欢蹦乱跳的。 雪漫:……你就不能安分点嘛,看来绑石膏的那段日子还没有让你完全清醒。 CC:不,不,虽然现在已经没事了,但是每次回想起来那个晚上,还是心有余悸,感觉像在拍电影一样,之后几天都一直晕晕的。但是我确实是决定改变那样的生活方式了。 雪漫:可是看你当初好像非常喜欢那样的生活啊。 CC:呃……人在不一样的阶段萌生的念头总是不一样的。长大了之后看到过去的自己,就难免会觉得很幼稚,所以就会想到改变。 雪漫:哎,怎么讲话那么官腔呢,不太像你。 CC:好吧,那我注意下,嘿嘿。老实讲,现在的我还是非常怀念高中三年的日子。虽然我承认自己在那三年里面,都没有把心思放在读书上,而且还变成了叛逆的死小孩,但是仍然很怀念,很想回到那段日子中去。人真奇怪。 雪漫:也许你潜意识里就希望生活是那样子的吧。 CC:可能吧。我从小在爸妈面前一直是非常听话的,大概是因为怕他们的关系。他们对我管得很严,又是军人,不怕才怪。所以后来我把自己打扮成那样子,朋友们都很吃惊。哈哈。高三到外地去念寄宿制学校,我等于是放大假啦,第一次感觉那么自由。 雪漫:那你说的最单纯最美好的初中时期呢,不留恋吗? CC:一点点吧。怎么说呐,那个时候我还太小啦,还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生活的圈子小小的,况且又在我爸妈的管辖范围内,所以成不了大器。嘿嘿~雪漫:现在对你爸爸还是心存芥蒂吗? CC:不会啦。但肯定也不会像小时候了,尤其是我去了广州之后,和父母之间的代沟就越来越大了,到最后很多很平常的话都变得很难讲出来。那种感觉,闷闷的,话搁在胸腔又有点痒,不舒服。 雪漫:和爸爸之间的代沟就是从那件事情开始的吗? CC:是的吧,我爸爸一直以来都非常和蔼的,可就是那次,我因为一时冲动把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子打了。他知道后,非常生气。你知道吗,我当时一直哭着嚷嚷那个女孩子也有错,可我爸就是不听。他把我锁在小房间里,让我反省。我一直哭一直叫,到最后自己都累了。 雪漫:也许你爸爸只是气过了头。 CC:不,我认为那是太爱面子的表现。我爸是部队的干部,他怎么可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他肯定是觉得我丢了他的脸。其实根本就是两个小孩子在那里吵架,我就是强悍点儿,把人家给打了,也不至于嘛。 雪漫:你当时觉得受委屈了吧? CC:绝对是的。虽然,我是先动了手,但对方也有错啊,凭什么不听我解释就把我关起来反省啊,想想心里就闷,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爸简直就是独裁,法西斯。 雪漫:呵呵。 CC:雪漫姐,你知道吗,后来我爸爸的态度软了下来,我想他肯定知道有点过分了,但是碍于父亲的威严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哼,我就偏偏不领情,不是要关我嘛,我还就待着不出来了。我还把墙壁给画得乱七八糟,现在想想,真是畅快。 雪漫:看来你性格中的爆发因子已经显现了。 CC:不管怎么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不信任。我是个犟脾气的人,你凶我会比你更凶,但是我不会戳别人的软肋,大部分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善良的孩子。也许,我只是太不喜欢被束缚起来的感觉了。 雪漫: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摇滚的? CC:就高中那会儿吧。那个时候有人在午间广播的时候放了一首许巍的歌,我记得我正趴在桌上睡觉,结果就被吸引了。哎,这一喜欢就彻底喜欢上了摇滚,后来开始什么都听,尤其是心里面烦的时候,不想说话,把CD机的音量调到很大,好像可以不理全世界。 雪漫:真是个掩耳盗铃的好方法。 CC:嘿嘿,被你发现啦。正所谓,我的底盘我做主嘛!雪漫:你身上的刺青也是那时候弄的? CC:是组乐队时弄的,那会儿就成天把自己往个性上整,我秉承着绝不“从众”的原则就给自己搞了这么个印记。我想,再怎么流行,女孩子也不太会去尝试那么疼的玩意儿。哈哈。 雪漫:从根本上来讲,你还是个女生,麻烦不要把自己讲得像是铁做的。你就不怕疼? CC:怕!唉,我去搞这玩意儿的那天,其实一直在犹豫。之前我看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讯息,也问了身边一些做过的人。结果男生一律说,像蚊子叮。女生就说,还好,忍忍就没事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全是屁话!疼得跟什么似的,打死我都不再尝试第二次!青春,果然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各位同学,千万不要模仿我的这一行为啊!) 雪漫: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嘛。CC:……雪漫:对了,那你放暑假回家的时候,没被你妈妈发现文身 吗? CC:说到这个,就惊险了。因为我一向中性打扮,不穿裙子,所以心里面也就没怎么担心被发现的事。可是有一次,我妈要和我一起去游泳,我想,完了,这下不知道要被K成什么样子了。 雪漫:你的文身只是在脚上啊,应该比较容易掩饰吧。 CC:呃,状况有些改变。其实,那个——我后来又在背上搞 了一个。雪漫:噢,我的天! CC:嘿嘿。不过还好,涉及“面积”很小,我想了好几个认错的场景配上台词,结果却一个也没有用到。我妈妈什么都没说。我觉得,她大概没发现。雪漫:那是你的侥幸心理在作祟。 CC:反正结果就是不了了之,虚惊一场,天下太平。哦耶!雪漫:那愿意聊聊和牙牙的事情吗? CC:嗯。好。 雪漫:大家之前都看了你的故事介绍,但是还是想了解你对自己感情的看法。 CC:首先,我觉得感情它是非常私人的事情,我愿意讲并不代表我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动摇。牙牙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个非常自卑的女孩子,在班上基本上不说话,后来我才知道,她从小就没有妈妈。我们住一个宿舍,所以我就特别想保护这个女孩子。 雪漫:CC,其实你很善良。 CC:那个时候也不认为自己要扮演多么高尚的角色,但是和牙牙做朋友真的很快乐。她非常依赖我,有时候外面打雷,她还会跑来和我一起睡。我们在被子里讲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她说到她妈妈的时候,就不停地掉眼泪。我非常难过和心疼。 雪漫:没有想过牙牙会喜欢上你? CC:没有吧。不过我知道了以后,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意外感。我平时就比较Man又处处照顾她,所以她有那样的感情也是正常的。 雪漫:那你呢,是出于同情? CC: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好好想过,潜意识里面有逃避的成分。当时,我愣了一下就答应了,我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只觉得和牙牙在一起非常的舒服,那就够了。事情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发展成那样了,至于说同情,我想,没有。 雪漫:但我还是料到你会爱上别的男生。呵呵。 CC:这个就是饶坏坏最神奇的地方,异性之间的那种感觉很明显是更加具有吸引力。我喜欢爸爸型的男孩子,大胡子比我大几岁,平时很照顾我。在他面前,我会非常乖,像个害羞的小女孩。他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面对他,我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雪漫:呵呵。 CC:可是,大部分时候我是处于矛盾中的。因为我一直没有告诉牙牙,我不晓得怎么开口,到后来就索性隐瞒了。我是摇摆不定,可我也是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人啊。所以我在想,后来大胡子离开我,也许就是报应。 雪漫:不要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感情应当是双方的。 CC:我知道,但失恋的那些天,我就是固执地认为他是因为知道了牙牙的事才离开我的。是男人也许都受不了有这样的女朋友吧。 雪漫:可事实上不是啊。 CC:真正的原因差点让我昏过去。我觉得自己是个大傻瓜,我以为我瞒了他,没想到他瞒了我更多。大家扯平,互不亏欠。雪漫:所以,是完全放下了? CC:放了。这件事情上,让我觉得最感动的是,牙牙其实一直都知道。她最后还那么照顾我,安慰我。在我极度消沉的几天里,她成了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雪漫:后来在酒吧打工的生活是你想要的那种吗? CC:一开始,我认为是。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充满新鲜感,我是喜欢追求刺激的人,所以几乎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夜生活中去。又能唱歌又能赚钱,我觉得挺好的嘛。而且这似乎是时下大学生最流行的生活方式。 雪漫:那后来的放弃完全是因为那次意外事件吗? CC:那次意外是导火线。要知道,夜生活会带了很多负面效应。我的生活节奏完全打乱,昼夜颠倒不去说,人的精神基本处于很低靡的状态。我想过要改变,但是力不从心。你知道那样的感觉吗,就是……心里面好像有个很大的口子,空空的,把你全部的力量和意志力一点点吞噬掉。我的脾气开始暴躁,也开始自私。所以,我伤害身边爱我的人。 雪漫:比如牙牙吗? CC:是的。我和她说分手,而且用非常不好的语气。搞得好 像是她欠了我一样。雪漫:你心里面不曾真的那么想过吗? CC:……也许有。我不知道。 雪漫:好。你的那次意外,感觉挺小说的。 CC:哈哈,后来想想我也觉得。我那时怕得要死,我一边跑一边想,要是我能没事,我一定远远地离开这样的生活。那里太危险,跟你称兄道弟的,搞不好第二天就把你给害了。所以我劝很多同龄人,不要过度沉迷于夜生活。 雪漫:呵呵,怎么感觉你成了反面教材,在忏悔呢。 CC:偶尔深沉一下嘛。总之,我就在一夜间清醒了,也许是 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把自己给拉了出来。现在感觉很轻松。雪漫:看出来了,现在的你,应该是找到真正的快乐了。 CC:是啊。雪漫:那在谈话的最后,还想说点什么吗? CC:我还是会坚持自己吧,坦然地面对心里的声音。迷失自 己,是可怕的事,我希望我是真的找回自己了。雪漫:嗯,加油,CC。 PART4后来 大四的CC开始了实习生活,她留起了长头发,化淡淡的妆。每天按时吃饭,早睡早起,工作虽然很累,但是她觉得是从未有过的充实。 后来,牙牙来看过CC一次。她也开始了新的生活,变得勇敢并且开朗起来。 她们又做回了好朋友。 偶尔,CC还是会怀念起当初认真唱歌的日子,她说她会继续喜欢摇滚,会努力做认真的自己。能够学会好好面对自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好好地走下去。 PART5他她说 嚎叫的金鱼:我有个朋友也特别喜欢摇滚。有一次,她告诉我,其实那么吵的音乐底下流淌的是最最忧伤的旋律。我觉得CC就是那种潜伏在武装之下的好孩子。大学里这样疯狂的事情,身边也有不少的例子。现在的人,反正都不太在乎这些,只要自己开心就是最重要的。我认为CC只要没有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也都不重要了。年轻,就是有资本玩嘛。 卡卡西:作为一个男生,我对CC这样的女孩子,只抱着欣赏的态度。但是我不会选这样的女生当女朋友。我觉得男生一般都比较传统,也许是不太能接受自己女朋友是双性恋者吧。但是CC在感情世界里的勇气和善良,也是让我感动的。现在大家的想法都很开放,我觉得CC不需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只要是真心的喜欢,就要珍惜。 小雨:我真是很喜欢像CC这样的女孩子呢!别的不说,我就觉得她很个性。青春那么短暂,就是要做一个真我真个性的人啊,这样才不会有遗憾嘛。而且我觉得CC很像雪漫姐笔下的女主角,带着一点张扬,一点痛,她让我想起了妖精七七。我一向都认为,她们是最最善良的人,我喜欢她们。我也希望CC可以继续朝自己的目标走下去。 雪漫:大部分的孩子认为CC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这点让我很高兴。因为大家在CC的故事中看到了她内心真正明亮的一面。在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是允许自己犯些小过错来帮助我们成长,可有时候需要付出的代价却大得吓人。 CC不是小说中杜撰出来的人物,却有着妖精七七的勇敢和坚强。她的乐观精神,常常也会感染到我,并且让我不由自主地相信,总有一天,在她身上曾有过的伤口一定会开出最为圣洁的花朵。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是坏女生 第五章 有时候我也害怕 “坏女生

关键词:

上一篇:我不是坏女生 第八章 可不可以从头再来 “坏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