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人文社会科学对于当代中国的意义——访中国社

原标题:人文社会科学对于当代中国的意义——访中国社

浏览次数:162 时间:2019-11-15

编者按:2000年12月20日晚7时,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蒋寅教授应邀做客人民日报网络中心读书论坛,与网友交流,主题是“人文社会科学对于当代中国的意义”。现将访谈实录整理如下,供网友参考阅读。

蒋寅:各位朋友好,很高兴能在网上同大家交谈。

1.蒋教授,请您先谈一谈人文科学研究和”三个有利于”的关系。十五大报告中要求一切工作都要从“三个有利于”出发,可对于科学研究尤其是人文科学研究这样无法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产生直接影响的工作,也要从三个有利于出发,是否会陷于功利主义?(完美) 蒋寅: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社会科学就是保证这种生产力能正常发挥和实现的前提。中国在基础科学方面与国外相比故然是有些落后差距还是可以看得见的而社会科学的差距是看不见的。正因为中国社会科学太落后,社会体制和运转中问题太多,所以中国的基础研究的成果很难转化为技术推动社会的发展。

2.人文科学,比如说文学,为什么一定要和现实政治扯上关系? (本无君) 蒋寅:搞文学的人自己并不想和现实政治扯上关系。但是掌握政治的人总会要求文学为现实的政治服务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但是如何使这样一种服务变得宽容和眼光长远,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3.蒋教授,对于新世纪的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被华人获得,您感到兴奋吗? (本无君) 蒋寅:我感到很高兴,任何一种成就为华人所获得我都很高兴。不管他现在是中国籍或是其它国籍。

4.科学是野马,人文是缰绳。。。。(网友) 蒋寅:好比喻。科学本身是没有目的的或者说它以认知为目的。但是它的成果的使用却有各种各样的目的。如何使这些成果被最好地使用,这就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问题。

5.蒋教授,我认为,大的理论家必然是大的考据家,比如鲁迅和胡适,以及陈寅恪等,您认为如何?(本无君) 蒋寅:这个提法我不太同意。每个人对理论家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在各个学科也不一样。在文史研究的领域,理论家和考据家很少集于一身。胡适和陈寅恪和鲁迅严格地说都不是考据家。只做了一部分考据工作而已。

6.教授,你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你可以说一下,这对你搞研究有什么影响?(爱你一年~~~) 蒋寅:我读本科和硕士的大学的确不是一流大学,但读博士的南京大学是国内最好的大学之一,而且我的导师程千帆是最好的老师。一个人在学习的初级阶段老师不是很重要,所以读本科硕士是不是好大学没有关系。但读博士进入高级的学习一定要有好老师。这就象艺术和体育的情况一样。

7.当今人们深切忧虑的伦理道德、人权、环保问题是否属于人文范畴,您怎样看? (明敏) 蒋寅:这三个问题属于人文科学研究的范畴。

8.您是否经常看海外一些学者或者网友的作品?我个人感觉是非常天马行空,缺少事实根据 (本无君) 蒋寅:我较少看网上的作品。网上由于没有发表的限止内容的的随意性肯定比较大。但也有一个好处它会使批评非常的自由。目前我们的批评显然是更活跃了。

9.蒋教授,能否用简单的话概括人人都看的懂的这种学科的微妙处境?王小波曾在他的自述中说他的父亲不允许子女从事人文学科,因为他自己吃了很大的苦头。 (本无君) 蒋寅:我在高考时我的父亲也不同意我考文科。经过文革以后,大家对文科都有不好的看法。现在人文科学的微秒处境是商业化的冲击造成的。其实在发达的国家人文科学在社会上也是处于很边缘的位置但是人文科学的成果会被政府和社会所重视。对社会进步产生良好的影响。在目前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成果不太被关注这是中国社会的意识水平还停留在一个比较低的缘故。这同时也是中国社会发展缓慢的一个原因。

10.人文是不是个新鲜名词?我国传统文化是否包含它,如果有,那么我们该怎样继承和发扬? (明敏) 蒋寅:人文是个非常古老的名词,在周易中有“观人文以化成天下”的说法。

11.能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的话,那么,这样的所谓人文社会科学,又有多大的实际意义呢?(网友) 蒋寅:能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关键在于当政者而不在于学者。知识转化为动力必须要有一些制度的保障。

12.请问蒋教授:关于文学和政治的关系。我很欣赏宏才大略的曹操,他是个大政治家,但又可称为一个非常好的诗人,正是他的大政治家的胸襟,给了他从文的与众不同的境界。您说不是吗?难道文学非要脱离政治才是好的?文学又何必要脱离政治?是不是政治的正确与否受时空限制太多,而文学总是企图超越这种时空,因而出现矛盾?文学仿佛总是受到政治的制约?有些文人以为是政治限制了自己的才华,我特别希望有政治头脑的大文学家出现,有这种可能吗?(北风行) 蒋寅:伟大的作家一定是有政治抱负和政治眼光。但这不是我们刚才讨论的文学和政治的关系的问题。曹操这个人很复杂。要了解他最好要看三国志的裴注。从中可以看见曹操阴险和残忍的一面。

13.这么说,学者可以不关心政治,也可以不管新制度,也可以什么都不关心,只要做好学问就可以了?(说你行你就行) 蒋寅:学问本身就包括政治。但研究政治最好由政治学者来做。目前中国学术界的一个非常奇怪的事就是许多政治经济社会问题都是有一些研究文史哲的人站在第一线发言。而且谈来谈去都是一些空洞的概念。这对理论建设是不利的。

14.蒋教授,请问:一般认为宗教在社会道德规范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制衡作用。但是我们国家的教育中宗教被描绘成封建主或资本家愚民统治的主要工具。您如何评价宗教在人类社会中的作用? (华生) 蒋寅:宗教是调节人的心态,培养社会道德和习俗的一种意识形态。它在一定程度上会对社会观念产生积极的影响,比如基督教社会对待生命的尊重,对于人的基本权利平等观念的形成,都产生了好的影响。但宗教的类型很多信仰也不一样,具体到某一种宗教是否适合现代中国需要具体研究。当今中国的传统宗教已经衰落了很多。一些以别的形态出现的准宗教又缺乏一种真正的宗教精神的支柱。在社会上未必能产生良好的影响。

15.教授,还是想请您谈谈人文社会科学对于当代中国发展有哪些意义?--这是正题。(完美) 蒋寅:人文科学对当代中国首先有这样几方面意义:培养社会公正的价值观,培养社会道德和习俗,提升人的自我意识水平。使政治、商业和整个社会的运作向着一个符合人类最终发展目标的方向前进。

16.蒋教授,请教一个词语的来历,或者说请您训诂一下,这个词就是:信用——您见到的最早“信用”一词,是那部典籍文献?最早的含义是什么?(天目) 蒋寅:现在我说不出这个词语的准确出处。一般使用的含义等于守信、讲信誉。

17.大学生应聘外企暴露耐人寻味一倾向----蒋教授,您认为现在汉语是否正走向“现代”呢?(天目) 蒋寅:汉语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活的语言之一。汉语的丰富和精致不输于任何一种语言。对中国人来说,如果不能很好的掌握汉语,他的外语水平也不会高的。

18.关于社会道德,再问蒋教授:从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道德开始沦落,一般认为是十年的文化浩劫造成的社会创伤,关于十年浩劫的来由,不必探讨了。九十年代以来,社会道德的沦落速度更加剧了,包括环境保护一类的问题都应该认为是社会道德规范的范畴。您认为这些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怎样才能扭转?(华生) 蒋寅:社会道德的内容包含很多方面。你提到的环保的方面我认为不止是个道德问题。这是一个发展初级阶段的一个经济问题。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都有这样的问题。从某一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成功的代价。别人已经付出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别人成功的结果。所以对比之下,感到那些破坏环境的现象触目惊心。我们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如何使这种代价付出得最少。这不是道德所能解决的问题。因为对许多地方来说,这不是个多点赚钱的问题而是是否生存的问题。

19.市场经济社会里,世风日下,教授,请您给青年人一个忠告! (是否) 蒋寅:做你想做的事并且做得最好,但是不损害别人和社会。能对社会有益更好。

20.做“好事”的竟是偷儿----蒋教授,您认为现在的文学风气和社会风气,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天目) 蒋寅:现在的文学风气和社会风气都不好。这是相关的。所以我认为,要改良社会风气。首先要改良文化人自己。我曾经提出过知识份子的文化改造首先应该从改造学风做起。

21.关于雷锋的一个问题,请教蒋教授:雷锋是一个乐于助人的青年,做为一榜样,一方面是他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忠于革命忠于党,还有一个是做好事不留名。有人认为,通过政治力量发动学习雷锋的运动,不但没有起到净化社会的效果,反而使道德概念政治化、功利化了。您的观点如何?(华生) 蒋寅:而这种英雄形象的内涵又是随着当前的政治需要而规定。这使人们对道德的理解非常功利。所以,建国以来,我们几乎已经丢掉了伦理学。用一种政治不断变化的政治观念将它取代了。我们应该把各种英雄模范还原为一些基本的伦理道德,使它变成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准则比如守法、诚实等等,这样我们才可以在社会上建立一种稳定的有继承性价值标准和行为规范。

22.刚看到介绍您学术经历的文章,您感到作学问很辛苦吗?(曾点) 蒋寅:学术研究有它艰苦的一面。但也有愉快的一面。学者是一种特殊的人。是一种对求知有极大兴趣的人。和各种各样的发烧友一样。

23.(接蒋寅关于社会道德的回答)是道德问题!我们可能会制定很好的制度、没有很好的道德水准、也是空纸一张。比如说、乱扔烟头等等。(刁鸣) 蒋寅:中国的传统是人治的社会。它基于一种对人性之善的信任。西方的传统是法治社会,它是基于对人性的恶的假设,不管人性是恶是善首先应该制度上杜绝腐败发生的可能。然后再谈人的素质问题。

24.蒋老师,社科学者同政府应该保持怎样的关系?是不是只有服从?如果不方便,可以不回答。(语文) 蒋寅:学者对社会来说是智力资源。它提供各种知识供社会选择,明智的政府应该善于利用这一资源。使自己的决策最佳。

25.高雄:火车撞上卡车----蒋教授,您对台湾人文社会科学怎么看?(天目) 蒋寅:我接触的台湾学者不多。看过不少他们的著作。印象是优秀学者和大陆一样少。台湾比大陆更早进入商业社会,也更早开放,所以他们观念更新但学术受商业的伤害也更重。

26.蒋教授:我觉得“好”宗教和“坏”宗教的区别在于宽容和强制,用宗教裁判所维持的宗教一定是我们反对的 (本无君) 蒋寅:我觉得宗教很难有好坏来区分。也许可以用真假来区分。只要是真正的宗教,必然具有淑世的情怀。自我克制和牺牲的精神。克制欲望而追求一种精神上的完善和平和在目前的中国宗教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以后也许会有麻烦,但愿这是我的杞人忧天。

27.我看先秦的书,发现中华民族腐败问题从春秋就有了,您是否认为民族文化决定了我们是一个腐败的民族? (本无君) 蒋寅:有欲望就有腐败。一个健康的社会会有有力的机制把人的欲望限止在一个合法的范围内。

28.蒋先生:能为我们推荐几个您认可的中国问题专家嘛? (语文) 蒋寅:您要找的人是烯有物种。中国的问题倒底有多少人清楚很难说。因为我们的统计和研究差得太远。中国最缺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学研究。所以要找中国问题专家还是试着到一些研究具体问题的学者中去找。

29.蒋博士,如何把你的观点传播给更多的人?你的一般渠道是。。。。。,请回答。 (钉子) 蒋寅:我在此回答的内容都是非常一般的非常浅的随想。是否有传播的价值很难说,我自己的研究是通过出版传播的。那只是一些非常专门的古典诗学的论著。今天应邀在此与各位对谈,只能是姑妄言之,见笑见笑。

30.请问:在中国,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或相关工作,如果不掺和政治,就发挥不了作用,对吗?(钉子) 蒋寅:我不这么看。随着经济的多元发展,对社会科学的需求会来自不同的方向。学者参与政治体制中固然能更直接地影响政治,但身处权利旋涡之中他能否保有独立性是个疑问。

31.问:把这些东西搞到手的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野猪) 蒋寅:有些东西已经很难弄到了。除非你悬赏出版社加印。

32.蒋教授,网友中有不少真人,不信您问几个问题试试? (天目) 蒋寅:网外有网,人外有人。我希望有机会我们可以换一个位置。

33.我想您的问题是,对一个作家来说是生存重要还是作品内在价值重要?(网友) 蒋寅:当然是生存重要,没有生存就创造不了内在价值,关键是社会包括各位读者如何能让作家在创造价值的同时也能生存这对社会和读者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

34.蒋先生:就今天的主题,能否用简单的一两句话表白自己的观点?都说学问是相通的,是难度相通吧。蒋先生斗车学问,有何感慨?就今天的主题:“人文社会科学于当今中国的意义”,能否用简单的一两句话表白自己的主张?(钉子) 蒋寅:中国现在还很落后,这种落后与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落后有关,事情就是这样,就象俏皮话说的“不结婚就不能分房子,但没有房子又不能结婚‘。人文社会科学落后,社会就不能发达,而社会不发达,又不能认识不到人文科学的重要。也许全民文化素质的提高能逐渐消解这个怪圈。

威尼斯wns.9778官网,35.蒋先生,象《红楼梦》那种当时没市场,后来成经典的故事,是不是在现代社会特别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很难重现了?(语文) 蒋寅:《红楼梦》在当时是有市场的。在读书人中流传挺广,也许不太适合举例。

36.蒋先生:您如何看待“韩寒现象”,您肯定喜欢韩寒吧?! (百姓一员) 蒋寅:人对文艺的接受是分年龄段的,我适合看韩寒的时候没有他。现在我喜欢的是另一类的流行音乐。而且我非常喜欢人声本身的美。所以我搜集的唱片许多是“辫子女”那样的好声音。

37.请问:秦汉时期的人情民风与现在差别大否?我没有看过那时侯的书,教授博览群书,一定对当时的社会环境有认识。 (钉子) 蒋寅:一定很大。想想八十年代和现在的差别即可。古人说天道十年一变,但古代的变化肯定比现在慢得多,网络会使社会的速度更快。

39.元旦试笔----猜猜这是谁的作品? (天目)

蒋寅:该文未读过。在我随意读书的年龄,正是建国前的东西最少的时候。后来读的是二十世纪以前的书多。

40.建议:小学生课程本应该加一门关于“社会公益”、“礼仪”、“行为规范”之类的。如交通安全、基本礼仪与基本社会道德……人本主义、自然主义的一些内容 (钉子) 蒋寅:现在小学生已经有礼仪课了。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练习这些礼仪。

41.蒋先生,可以谈高行健吗?为了避免麻烦,咱们纯就文艺论,您认为他的作品的艺术质量到底如何?我小时候看过他的《有只鸽子叫红唇》,很纯情,我认为是当时不错的小说了。(语文) 蒋寅:我没有资格谈高行键,我还是很早看他的戏。

42.请教蒋教授:新华社北京11月22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作出规定,严格禁止本院庭级以上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从事有偿法律服务活动和商务活动。这个规定可能高法反腐败的决心使然,但确是官本位的社会文化的延伸。做为高法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是否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举一个例子如果一个法官的子女立志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却会因为这个规定无法拥有选择职业的权利。封建社会有株连的制度,这也是一种株连。您基于对社会人文的研究如何看待这个规定?(华生) 蒋寅:这是一个很专门的问题,不是学文学的人所能回答的。

43.教授,你喜欢哪些文艺类别:音乐,绘画,戏曲? (是否) 蒋寅:我喜欢读新诗,喜欢古典音乐,凡是艺术我都喜欢。

44.請問:社會的開放與人文思想的多元化是否成正比?如是,今日中國學者接受新思想的能力如何?(woody) 蒋寅:是的。目前学术界都丰努力接受新的思想新的知识。能力有好说。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条件不同的人差别很大。现在的学术环境和言论环境相对已宽松了很多,思想的多元化是可以期待的。

45.蒋先生,您认为80年后谁的诗写得比较好?以北岛为首的朦胧诗是不是一个重要时代?这几年又是什么最占上风?(语文) 蒋寅:问谁写得最好是很难回答的,不同的类型有不同的评判标准。就象问鲁迅和金庸谁写的最好一样,八十年代以来的新诗的风格已有几变,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个人比较喜欢蒙胧诗人群。而且认为他们的成就很难超越,因为那个时代心灵的蕴积很多很沉重。这是一个容易产生深刻的文学的时代。现在这个时代,什么都太轻了。

46.请问蒋教授,您怎样看待李泽厚的“西体中用”? (存在与虚无) 蒋寅:我很少考虑这种比较本源性的问题。每个人的性格和思想方式不一样我更关心的是我们现在而要做什么,下一步怎么走。

47.最后再问一个问题:过去说数学可以带动什么,又说生物可以带动什么,而我认为,应该是人文才可以什么;那么,人文是否真的能够带动其它什么学科呢?是哪些?(野猪) 蒋寅:我觉得不是人文带动其他学科。人文科学总是以其他科学为基础的。也总是其它学科的新成果刺激人文科学的思考新的问题。

48.蒋博士的《请还钱锺书以本来面目》,电子版有吗?(钉子) 蒋寅:有的,在国学网站www.guoxue.com/的《学术的年轮》中

蒋寅:网友的提问有很多我想说的也很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希望以后有机会我来听各位的高论说不定哪天在网上撞到,不知道你认不认得出我。再见!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文社会科学对于当代中国的意义——访中国社

关键词:

上一篇:【威尼斯wns.9778官网】面向西方的中国文学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