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梧桐小说】争脸(微小说)

原标题:【梧桐小说】争脸(微小说)

浏览次数:110 时间:2020-01-19

天还没亮,钱胖子便从床上蹦了起来,一看表,五点钟不到,但对钱胖子来说,时间已经很晚了,虽然他睡觉时已将近凌晨三点钟了。钱胖子急火火的穿上衣服,点起一根“将军”叼在嘴上,便骑上了陪伴他将近十年的太子把摩托车往大姐家奔去。
  黎明前的天气格外寒冷,可回想起上中班时发生的事,钱胖子的怒火不打一处来,他把油门拧得足足的,如一支燃烧的箭穿透了被冻结的夜空。
  “钱胖子,你要钱不要命了是吗?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严重违章行为,必须严肃处理!”刘包公将一张处罚单递在了钱胖子面前。
  钱胖子被刘包公的脸色吓得一哆嗦,转瞬又回过神了,把刘包公拉到了一边,压低嗓门说道:“姐夫,亲姐夫,干嘛这么大火气吆,俺和兄弟们就指望赶进度吃饭哩,给俺留点情面嘛!再说这顶板是灰岩,五米高哩,硬得很,干嘛浪费时间搞支护......”
  “钱胖子!你时间重要还是你兄弟们的命重要!赶紧给我签单子!”此时,刘包公的脸已成了酱紫色。
  原本嬉皮笑脸的钱胖子也不吱声了,反而把牙咬得“咯咯”响,狠狠地瞪着刘包公。
  “钱胖子!你签不签?”
  “老子不签!你爱咋咋的!”钱胖子把手中的锚杆砸在刘包公脚边,气冲冲地走出了迎头。
  “好!你不签明天就全矿通报!”
  ......
  钱胖子嘴里叼着的烟燃尽了,他憋足一口气,连烟头带唾骂吐了出去,像是要吐到姐夫刘包公的脸上。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没支护嘛!钱胖子一路不停地嘟囔,找大姐说理去!
  “大姐,大姐......”刚到门口摩托车还没熄火钱胖子就叫了起来。
  “吆,胖子来啦,这两三个月不见你,怎么今天一大早就来看姐姐啦?”
  “姐......”刚见到姐姐,胖子就委屈得要掉下泪来。
  “吆,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俺家胖子了?”大姐一边说一边拉着胖子的手往里屋里走,看到姐夫正躺在床上打着呼噜,便气汹汹地“哼”了一声;“你问问刘包公!”
  “你姐夫中班回来就没睡,写了一晚上的材料,这不才刚合上眼嘛。”大姐给胖子倒了一杯热水,端到了他手里。
  钱胖子将杯子用力拍在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将熟睡的刘包公从梦中惊醒,还没等刘包公回过神,钱胖子就指着刘包公的鼻子说道:“大姐!姐夫当着俺兄弟们的面把俺给骂了,还要全矿通报俺,俺这个月吃不上饭啦,也丢死人了!俺倒是不要紧,可雪梅呢,还有秀秀呢,这日子没法过啦!”钱胖子眼圈里转着泪,边抱怨边拍打大腿,堪比泼妇骂街。
  刘包公从床上坐起来穿衣服。大姐语气平静的说:“胖子,你姐夫把这事和我说了,你姐夫是个急性子,有时说话伤人,你也别在意,毕竟他是为你好。”
  “大姐,他咋是为俺好,俺这一个月起早贪黑的就是为了赶进尺,眼看就月底这两天了,俺姐夫要是把俺通报了,俺这个月吃啥啊,再说了,全矿都知道俺了,俺面子往哪儿搁啊?”
  大姐看了刘包公一眼,起身走进了堂屋,刘包公用毛巾擦了一把脸,与钱胖子面对面坐了下来:“胖子啊,姐夫语气不好,向你道歉!”
  钱胖子不领情似的把头扭到了一边,望着趴在炉子旁边呼呼大睡的白猫。
  “可是你要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打临时支护就是空顶作业,实在太危险了,你可是我的小舅子啊,我怎么忍让小舅子干这么危险的活呢,要是我不阻止你,万一有个啥,你大姐也不会原谅我!”
  钱胖子白了刘包公一眼,又将眼睛转向猫,嘴里嘟囔道:“能有啥?”
  刘包公顺手将桌上的一个资料盒拿起,递给胖子:“这是我整理的材料,你好看看!”
  钱胖子不情愿地打开资料和,看到里面有几张报纸,便铺开来看:《XX煤矿因空顶作业造成三人死亡四人受伤一人失踪》、《警钟长鸣—空顶作业给冲击地压有机可趁》......一个个醒目的标题、一幅幅血淋淋的照片,让钱胖子瞠目结实,他甚至联想到自己在蛮干时要是出现落矸、冒顶之类的事故,自己的小命会是什么下场,该如何对家人交代,如何对兄弟们交代......胖子的脸瞬时红得像猴屁股。
  “报纸下面是我给你写的分析,你好好看看,哦,对了,这里还有一本《煤矿作业规程》,你也好好学学。”
  “姐夫......”钱胖子半抬着头,喉咙里像是卡着一个红辣椒。
  此时,大姐从堂屋里走了过来,将一个鼓鼓的信封塞到胖子衣兜里,“胖子,家里有困难咱不怕,下煤矿就要干安全活,安全才是本钱嘛!”
  “大姐!”钱胖子的眼里转起了泪珠子,“我,我......”
  “你明白了就好!”刘包公拍拍胖子的肩膀,“记住,安全要比你的面子重!”
  冬日妩媚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让人感觉温暖亦舒适。钱胖子慢悠悠地骑着车去上班.....可爱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之后几个月,钱胖子的班组居然月月超进尺,月月拿第一,都说钱胖子被全矿通报时领悟到了“秘诀”,而每当别人问及“秘诀”时,钱胖子总会拍拍对方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记住,安全要比你的面子重。”

客席开完,半夜已过,终于轮到自己人坐席了。
  自己人还真不少,姑姑、姐姐、姑父、姐夫以及叔、伯、弟兄和本家人整整坐了五桌子
  大姐夫当仁不让,趾高气扬地坐在了首席。可喊二姐夫坐席时,二姐夫却不见了。
  小舅子到屋里喊,到屋外喊,到厕所喊,都不见人。
  问二姐,二姐说不知道。问其他人,其他人也说不知道。
  这就奇了怪了,二姐夫能到哪里去呢?莫非……
  小舅子急得团团乱转,连忙翻开礼簿子查看,但礼簿子上有二姐夫的名字。
  礼虽然不重,却也是一千元现金。按照二姐夫的家庭情况和经济来源,送一千块钱已经顶破天了。
  既然送了礼,人咋不见了呢?难道走了?回家去了?不可能吧?
  小舅子拿出手机拨了半天,二姐夫也不接,二姐夫一定走了。
  没办法,只有开席。
  二姐见二姐夫走了,就也失去了吃饭的兴趣。坐在桌上无情无绪,心里就像压上了一块磨盘。她怀疑娘家人得罪了丈夫,所以丈夫才走的。丈夫的脾气她知道,人穷志气不穷,把一张脸看得比天还大。倘若真是娘家人得罪了他,那自己还有啥脸面坐在席上吃饭呢?……
  正要离席,小兄弟却坐在了她的身边。小兄弟见二姐的情绪低落,就安慰说:“二姐夫可能有急事才走的,你也不要着急,就安心地吃饭吧!过两天,我再把二姐夫请来好好地聚一聚。”
  实际上,小兄弟的心里也不踏实。二姐夫的不辞而别,弄得他一头雾水。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花好月圆,合家欢乐,二姐夫为啥要走呢?莫非真的有谁得罪了二姐夫?不可能啊?他问了父亲,父亲说他啥也没说。问母亲,母亲说她也啥都没说。这就怪了,究竟是谁得罪了二姐夫呢?二姐夫脾气倔他知道,二姐夫经济困难他也知道。如果没有谁得罪二姐夫,二姐夫一定不会走!……
  小兄弟心里忽闪忽闪,总也理不出一个头绪。陪着二姐坐了一会儿,就去给大姐夫敬酒。
  大姐夫吃得很痛快,喝得很痛快,一副心安理得的神情。小舅子结婚就数他的礼送得最重:五千元现金。五千元对于他这个煤矿老板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可他却出尽了风头,争足了面子。
  见小舅子来敬酒,他杯满杯干喝了个“二家有喜”,又喝了个“四季发财”,然后就大大咧咧地说:“二兄弟也太不懂事了,今天明明是你的喜事,可他却连饭都不吃就走了。也不知道他是不给你的面子还是不给大家的面子?说他不明事理吧,平常他又人五人六的;说他懂事理吧,关键时刻他又拉稀。唉,真是的……”
  嘴上虽然打着哈哈,语言却尖酸刻薄。二姐听在耳里,气在心里,情不自禁地就把头低到了桌底。
  然而正在这时,二姐夫却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撞了进来。他抱拳向大伙儿鞠了一躬,然后就对小舅子说:“真对不起,我回家去处理了一点儿急事,所以来晚了,请你莫见怪!”
  小舅子见二姐夫去而复至,笼罩在心头的雾霾便一扫而光了。他忙搂住二姐夫说:“你等等,这残席不能让你坐。重摆一席,我们哥俩好好喝几杯。”
  “不必不必,这就挺好!”二姐夫连忙摆手,坐在了二姐身边。
  小舅子见二姐夫执意要坐,就也坐在了二姐夫身边。
  酒过三巡,二姐夫突然把一叠钱拍在小舅子面前说:“小兄弟,是哥对不起你,先前把钱带少了,所以只送了一千块。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又回去取了四千块。如果你看得起哥,就请你把钱收下。”
  小舅子执意不收,二姐夫执意要送,一时间,二人倒僵住了。
  这时大姐夫突然不冷不热地笑着说:“二兄弟也真是,送礼嘛一次性送到位多好,何必又来补礼呢?这不是明显给人添堵吗?”
  大姐夫的话刚落音,二姐夫的目光就“刷”地一下射到了大姐夫的脸上。脸上虽然笑着,话却掷地有声:“我一个农民哪赶得上大哥的财大气粗啊?不过,五千块的礼我还是送得起的。我堂堂五尺男子汉,绝不能让别人的狗眼把我看低了!”
  小舅子一见两个姐夫要干起来,就连忙举起酒杯说:“两个姐夫都是为我的喜事而来,请千万不要生气,来,喝酒喝酒!”
  两个姐夫虽然住了口,但仍然是怒目相向。原因很简单,二姐夫先上礼,大姐夫后上礼。二姐夫上了一千元,大姐夫却上了五千元。大姐夫不仅压了二姐夫一头,而且还讥讽地对二姐说:“一千块你也拿得出手?又不是打发叫花子!”
  二姐夫被大姐夫说得羞愧难当,骑上一辆破自行车就走了。
  幸亏路不远,只用四个小时就打了一个来回。
  二姐看着桌角上的人民币,悄悄地问二姐夫:“你哪来的钱啊?”
  二姐夫悄悄地说:“我把牛卖了。”
  二姐一听,猛地在二姐夫的大腿上揪了一把说:“你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小说】争脸(微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实力写手选拔赛】归去来(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