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荷塘】威尼斯wns.9778官网:凡人趣事(小小说)

原标题:【荷塘】威尼斯wns.9778官网:凡人趣事(小小说)

浏览次数:167 时间:2020-02-10

礼拜天,阴天呼拉地,哪儿也去不了。
  李丽瞅自己家哪儿都黑漆瞭光似地,呆得无极六兽地。搁家憋着也是憋着,还不如干点活儿。她这么想着,开始干活儿。她是个利索人,一边拿着抹布收拾屋子,一边还叨屈咕地说:
  “这屋子埋了咕汰、暴土扬长地,窗玻璃浑儿花儿地,茶几上也皮儿片儿地,不收拾咋行啊?”
  她七吃喀嚓、吭哧瘪肚干了半天,连犄角旮旯都捅咕了,累得鸡头掰脸地,也不歇着,接着去洗衣服。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当家的张军打了一宿麻将回来了,萎嘎地进来从后面冷不丁抱住她,让她吓了一跳,“嗷”一声喊叫着说:
  “你咋鸟儿悄儿地进来了呢?二愣八蛋地,这吓得,白我!”
  “嘿嘿,虚头巴脑的,真就吓那样?”张军说着去换了拖鞋。
  “哼,别人家爷们都知道过日子,就你,见天玩儿!”李丽不满地叨咕着。
  “我一回来你就磨叽磨叽的,不让我消停,一会儿给你一脖溜子就老实了,让你央叽!”张军不高兴地回击。
  “美的你,看你有多大尿!横是看我脸上有褶子了,过够了你!有本事把年轻的拽家来呀!”李丽生气地说。
  “你这不是指划我脑瓜门子寒碜我呢吗?和我叫号呢,是不?哪天我真给你领一个来,骚拉给你看,不用你绑钉哨我!”
  “瞅你那二把抄子吧,胡子拉插地,还想浪呢,切!”李丽斜了他一眼说。
  张军看她磨磨叽叽地,就去做午饭。他平常稀里马哈地,有时还挺心细呢,噼哩扑咙地做熟了饭,招哄媳妇:
  “唉,先吃饭,别干了!”
  “我不干,你干啊?就知道打麻将……”
  李丽剜了他一眼,还搁那儿擦窗户。过了一会儿,张军招哄她:
  “唉,你咋不过来吃啊,非得放凉了吃啊?隔色玩艺儿你!”
  “别在那欠嘎哈不登二大妈似地,吃不吃我还知不道啊?”
  李丽说着,放下抹布,洗洗手,凑到桌子边上开始扒拉饭。她用筷子叨了一块烧茄子放进嘴里,咧着嘴说:
  “你这菜做得喉咸喉咸的,吃得都快成燕鳖蛊了。”
  “可不是咋地,吃得怪不得劲儿的,直门想咳嗽。”张军也叨了一筷子,不好意思地说。
  “以后我可不管你了,不勒你,你该嘎哈嘎哈去!”李丽絮叨着。
  “嘿嘿,更好!”张军做了个鬼脸说。
  “打一宿麻将回来做菜,睡目哈眼地,盐不搁多才怪呢!”李丽皮笑肉不笑地说。
  两人扒拉完饭,桌子还没收拾呢,张军往沙发上一靠,就撒目上电视了,李丽朝他嚷嚷:
  “别在那疙瘩直拉巴腾地坐着了,帮我干点儿活儿不行吗?咯应人!”
  “还疙瘩呀?怪累挺地!”他翻愣着眼皮搁那儿说。
  “你眼里咋就不装活儿呢?打麻将得瑟你就不累挺了?熊色(sai)!”
  李丽这一说,张军好悬和她急眼,假装削她,还举拳头呢。她才不嘻得怕他呢,上去就抓住他的胳臂,咬牙切齿地和他闹着玩说:
  “想整事儿,是吧?我怕你?”就甩剂子啥也不干了。张军就是这一点好,啥时候也不和李丽生真气,说话还嘎咕,老逗她笑,忽悠她,她要是生气,他就上赶着和她说话,小嘴叭叭儿的,这时,她使劲地推了他一把,说:
  “远点儿删着!”
  李丽说得他往那儿一矗,没词儿了。完了,张军四仰巴叉地往沙发上一躺又撒目上电视了。
  “你说这一天天过的,没啥意思,过着过着就成老蒯了!”李丽一边絮叨一边去厨房刷碗去了。这时,张军开始上下眼皮掐架玩了,困得嘀哩当郎地,不一会儿就“呼呼”睡着了。
  李丽干完了厨房里的活儿,打开电脑上网,两口子成天没啥唠的,得回有电视和电脑。李丽没事儿不大离儿就上网,那里的稀罕事儿老鼻子了!
  她上了一会儿网,身上一阵阵地发冷,“阿啼阿啼”地打起了喷涕,起来换身衣服出去上诊所买药。
  一进诊所,她看见一个老头子让他老伴和闺女搀着也来了,老伴和闺女越是关心他,他越是呲牙咧嘴,哼哼哧哧地,好像挺痛苦,一进门就嚷嚷:
  “大夫,我胃疼,做心电图!”
  大夫笑了,说:“胃疼咋还做心电图呢?”接着给他做检查。
  他老伴看他挺痛苦的样子,问他:
  “铆劲铆劲疼呢吗?”老头子按着胸脯子使劲地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老伴又问他:“铆劲铆劲疼吗?”
  李丽看见老头子这样儿,抓了点感冒药,给完钱就走了。一道儿上,她看见一个农妇去市场上卖猪羔子,一个骑洋车的男的见了,和那个农妇打招呼:
  “大妹子,卖猪羔子?”
  那个农妇回答:“嗯哪,你嘎哈去啊?”
  那男的听着反问,回答说:“那啥,我正好想买猪羔子,照紧蹦子就买你的吧。”
  李丽看着一笔买卖在她眼前就这么容易成交了。
  路过车站的时候,李丽看见两个妇女在车站一边等车一边唠磕儿,高个儿妇女说:
  “夜个儿我做了个梦,梦着我家牛让赖歹给掏了,心里硌硬扒拉的!”
  矮个儿妇女听了,说:“你也不是干掉腰子事儿的人啊,要是那样的话就再买一头呗。”
  李丽听到她们的对话,觉着挺着笑,还在那疙瘩朝前走,走着走着,碰见邻居小刘,小刘告诉她:
  “你咋还不麻溜地回家啊?你儿子着急忙慌地找你呢!”
  “哦,是吗?我儿子回来了!”她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
  李丽到了家,看见张军还躺在沙发上眯愣觉,就说:
  “你个潮种玩儿郎,还搁这疙瘩迷乎呢,儿子都从学校回来了,还不起来,看我不削你!”
  张军睁眼一看儿子在那疙瘩矗着呢,麻溜儿地起来,伸着懒腰说:
  “这觉睡得真香啊,宝贝,让你妈给你做好吃的,爸再眯愣一会儿。”说着,他翻了个倒橛,又眯愣着了。
  晚上,一钻进被窝,李丽就把在电脑上看着的稀罕事儿给张军讲:
  “有一个男的,老么卡哧眼地,还领着别人的媳妇跑了,扯哩咯儿楞呗!那小子也是窝囊,干不拉瞎,甩裆尿裤,傻得呵儿地,媳妇早就跟别人好上了,还蒙在鼓里呢!碰上这样的媳妇也真够沾包的,憋屈不算,还丢磕碜,这倒霉劲儿地,你说说,哈?现在的人也道不知是咋地了,老是看着别人的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鸟儿悄儿地跟己个儿家人好好过得了!老得都豁牙露齿、老天扒地的了,心里还刺挠地,嘎哈呀?!”
  “嘿嘿嘿……你可真能白话!”
  张军搂着媳妇,听着她讲的故事,笑得眼睛就剩一条缝了。
  “唉,夜儿个楼上不知谁家两口子干仗了,好像是界壁儿那疙瘩来的声儿,说是男的把钱借给八杆子划拉不着的亲戚了,叽咯浪、叽咯浪地。”他特别爱听她讲故事,央咯着让她接着讲。
  “完了呢?”他问。
  “完了就听那女的说‘滚犊子!’那男的就和她撕巴起来了,过一会儿女的就‘呜呜’哭,末了儿,屈咕一阵儿就没声儿了,八成是打迷乎了。”
  “嘿嘿,谁家不打架啊,除非离婚。”
  张军说着,哈气连天的了,李丽也打了个哈欠,眯愣着了……   

baīchi掰眵/辩论baíhuo白话/瞎扯bīci逼嗤/说废话bōleng(li)gar膊楞(哩)盖/膝盖chīmahu眵目糊/眼屎cōulengzi抽冷子/…

baīchi掰眵/辩论

baíhuo白话/瞎扯

bīci逼嗤/说废话

bōleng(li)gar膊楞(哩)盖/膝盖

chīmahu眵目糊/眼屎

cōulengzi抽冷子/突然

dáoteng捣腾/折腾

dèse得瑟/显摆[同义词为悭噔qiandeng)

gāda疙瘩/包,块儿,地方

gǎla嘎拉/贝壳

gāga嘎嘎/形容冷的程度,如天嘎嘎的冷

gǎlaha嘎拉哈/动物骨头的关节

gèying硌硬/讨厌

gùdong固独/狡猾

hāla哈喇/食品放久发霉的味道

héle涸旯/水渍

hū烀/炖

húlīelie胡咧咧/瞎说

hūyou忽悠/神侃,吹牛

jīhong饥荒/债务

jīyǎn急眼/生气发怒

磕/打架

kēchen磕掺/丑

lǎobízile老鼻子了/很多很多

làokē唠嗑/聊天

liáosāo撩臊/挑衅

lìma’r立马/马上

maítai埋汰/脏

málīu麻溜/赶快

mòji没叽/唠叨

něxin恶心/形容脏

qǐe戚/客人

sámo踅摸/到处看

tūlu秃撸/事情半道变故

wǔmīle舞眯了/糊涂了

xiāo嚣/打

xíehu邪呼/厉害

xínsi寻思/想

zhāhu咋呼/出风头的意思

zeí贼/很

zeíbì贼毙/特别好,即现在所讲的酷

zhāngluo张罗/组织

彪——傻。例:瞅你那彪样!

唬——傻。例:你唬啥呀?喝这么多酒。

瞅——看。例:瞅啥?

得(děi)——舒服;满意。例:这个沙发坐着真得!

哈(há)——什么。例:干哈这是?

烀——炖。例:烀点肉

炕——床。例:上炕

屁——厉害。例:整屁了,饿屁了

忒(tèi)——太。例:你这屋,机密事忒多!

切(qiě)——客人。例:家里来切了,去买点菜儿。

啥——什么。例:啥玩意儿?

使——用。例:好使不?

听(tìng)——--打。例:你找听,是不是?

削——原意修理,引申为揍。例:削死你

熊——孬。例:瞅你那熊样。

咋——怎么。例:爱咋咋地

贼------很。例:这天,贼冷!

整——做。例:咋整?

拽——扔,抛。例:他把球拽出老远。

把喇----旁边。例:上把喇去!哪都有你!

白乎(唬)——废话,瞎说。例:别跟俺白乎,没用。

掰车----瞎说。例:你在那瞎掰车啥呢?

出溜——滑。例:脚下一出溜

当害——碍手碍脚占地。例:把这当害给俺拿开。

叨咕(dáogu)——絮叨。例:她边走叨咕。

叨腾(dáoteng)——折腾。例:没事闲的!叨腾啥?

得瑟(dèse)——臭显。例:得瑟啥玩意儿?

嗯哪——是。例:嗯哪,俺明白。

嘎达(gāda)——地方。例:上哪嘎达去?

革勒(gǎle)——贝壳。例:手裂了,抹点儿革勒油。

嘎嘎(gágá)——特别。例:这衣裳嘎嘎新。

各应(gèying)——讨厌。例:你真着人各应!

好赖——好坏。例:好赖开销不大

忽悠——灌迷魂汤;吹牛。例:别忽悠俺。

饥荒(jīhhuang)——债务。例:欠了一屁股饥荒。

激眼(jīyǎn)——怒,生气。例:动不动就激眼。

叽咯(jìge)——吵架。例:他们两口子总叽咯。

夹咕——小气,不爽快。例:让你喝你就喝,怎么这么夹咕?

砢碜——寒碜(丢脸、不要脸)。例:这不砢碜人吗?

喇腊(lála)——漏。例:苞米都喇腊没了。

唠嗑——聊天。例:来,咱爷俩唠唠嗑。

勒得(lēde)——窝囊,不利索。例:瞅瞅你这衣服,穿地真勒得。

勒勒(lēle)——陈述;说。例:这人真能勒勒。

磨叽(mòji)——慢而罗嗦。例:这人说话真磨叽。

麻溜——快。例:这小手真麻溜!

埋汰——脏;用尖刻的话挖苦人。例:别埋汰我。

啥摸(sámo)——到处看。例:你可哪啥摸啥?

色儿(sǎier)——颜色。例:这电视,带色儿的。

突掳(tūlu)——滑。例:没拽住,突掳了。

小样(xiǎoyàng)——这(那)样。例:小样,以为穿了马甲俺就认不出你了?

邪乎(xiéhu)——厉害。例:这耗子也真邪乎!

寻思(xínsi)——想,考虑。例:寻思啥呢?

妖道(yāodao)——妖气。例:匣子,看俺妖道不?

逾作(yūzuo)——舒服。例:这褥子睡着真逾作。

咋唬(zhāhu)——显摆;疯张。例:就你那两下子,咋唬啥呀?

波愣盖(bǒlenggài)——膝盖。例:略。

瞅冷子(chǒulěngzi)——突然。例:瞅愣子给他一下。

次麻乎(cīmahū)——眼屎。例:略。

嘎啦哈(gǎlahà)——关节。例:略。

杆儿屁(gǎnerpì)——死。例:略。

戈儿必(gēerbì)——死。例:略。

哈喇子——流出来的口水。例:略。

破马张飞——张牙舞爪。例:破马张飞,瞎叫唤啥?

朴棱带甲——犟,例:翅膀长硬是哈,整天朴棱带甲的,谁的话都不听。

扭头别棒——不听话,故意顶撞。例:别扭头别棒的,有话好好说。

水裆尿裤——邋遢。例:早上睡迟了?衣服也没穿好,水裆尿裤的。

缺八辈德——缺德。例:药匣子,你缺八辈德了你。

妖里妖道——妖气。例:看你打扮的,妖里妖道的。

神神叨叨——神神密密。例:神神叨叨的,干啥呀?

虚头八脑——虚架子、花架子。例:咱们农村人不讲那虚头八脑的(规矩)

横扒拉竖挡——横竖、死活。老爷子不知道咋地了,横扒拉竖档不让俺走。

嘎哈?--干啥?

希古恼能—泥泞

老太太尿罐—挨泚没够儿

小孩拉屎—抓了

叶和?--形容很惊讶的感觉

艾还—表示对别人问话的肯定回答

揣咕—折磨

土豆炖酸菜—硬挺

麦糠加酒糟—可劲造

呐—形容人比较厉害或者人品不好

小鸡吃黄豆—踉跄

豆腐掉灰堆—吹不得打不得

灶坑打井,房笆开门—不善交际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现上轿现扎耳朵眼

屎堵腚眼子—形容事情已经发展到非常紧急的地步

新媳妇放屁—零揪(因为比较害羞所以把屁一点一点的放出来)

老板子盖鞭梢—暖和一条是一条

些恨巴查地—形容喜欢得不得了

土豆搬家—滚球子

独眼龙相亲—一眼看中

逮个屁嚼不烂—形容人翻来覆去的讲一件事情

糊了八屈—形容物品被烤糊了,或者形容事情比较糟糕

憋了八屈—形容人心情比较委屈

二逼呵呵—形容人比较傻,傻里傻气的

丁坝儿—副词—总是,一直不断地

压根儿—副词—根本,从来就是如此

整个浪儿—副词—全部,所有地

浮溜浮溜地—副词/形容词—满满地,满得几乎溢出来

岗尖儿—副词/形容词—东西装得很满,冒尖了

老鼻子了—形容词—多极了,特别多

管够儿—东西特别多,保证满足需要

邪乎—形容词—超出平常的利害,另外,形容说话离谱

掰扯掰扯—动词—辩论,说个明白

来(此处读三声)悬—动词—吹牛,讲大话

扒瞎,瞎掰—动词—说谎,胡说

冒泡—形容词—特别的好

秃撸扣—动词—事情最终没有办成或者许诺没有实现

这嘎达—名词—这个地方

嗯哪—拟声词—好,是,对,表示听懂了或者同意的态度

贼—副词—很,非常

可劲儿—副词—随便,使出你的全力

铆劲—动词—积蓄力量

半儿剌—名词—一半儿

傍儿啦—旁边的意思

小嘎豆子—名词—小孩或者形容人资历浅薄

老嘎达—名词—家中最小的小孩子

没门儿—不可能,没希望

丫蛋儿,小丫头片子—小女孩

老灯—老头子,年老的男子,常听人说老鸡巴灯

不是好饼—不是好人

三孙子—地位卑微低下的人

损种—指阴、损、坏的人

地出溜儿—指身材矮小而且走路还比较快的人

地缸—身材矮,较胖的人

这套号儿的/这套副儿的—这样的人(用于贬义)

嘀嗒孙儿—原意是曾孙的儿子的意思,现多用来贬低某人

耳雷子—耳光

五把超儿—本事,能力,两下子

奔儿咕—死(含有诙谐意思)

大嘴抹哈儿—形容张着大嘴不加节制地大吃大喝的样子

沾包儿—引起了麻烦,惹祸,或者只受牵连

掩(指“染”)人—使人难堪

拉脸造—不顾脸面地作,厚着脸皮地作

戴眼罩—暗中给人刁难或打击

上眼药儿—给人惹事,添油加醋使人为难

踩咕—贬低,诋毁

不叫玩意儿—不像样子,令人不满

熊色—软弱无能的样子,也叫熊出儿,熊样儿

包了儿—把货物全部买下或者食物全部吃掉

充大瓣蒜—假装有能力解决某事,假装自己是行家

有两把刷子—有些本领

没脉了—表示没希望了

没跑儿—表示必定如此

丁壳儿—关键时刻冲得上去,顶事

血招没有—无可奈何,一点招数办法也没有

大眼儿瞪小眼儿—你看我,我看你,形容一时无语或者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醒腔儿—从不明白的状态中明白过来

甩剂子—因耍脾气而扔下该做的事情

支棱毛儿—起刺儿,想捣乱或者不服众人

拔犟眼子—固执己见,钻牛角尖

长草—比喻不专心或心不静

鸡头掰脸—形容说话态度不好,脾气很大

西里马哈儿—马虎,不认真

断捻儿—接续不上

掰不开镊子—不知道怎么处置,糊涂了

拉松套—放松,放弃,不想干了

收秋儿—收尾

冒漾—液体过满而溢出,或者比喻花费过头

灭火儿—失败,退缩,没有希望

狗屁不是—表示否定(人或事物)毫无可取之处

隔着锅台上炕—比喻越过不该越过的部门或人

利整儿—整齐利索

连汤水不涝地—副词/形容词—不利索,不干脆

倒血霉—表示非常倒霉

小的溜儿地—数量不大,小规模

星崩儿—零星的,数量少

老末喀嗤眼—老眼昏花

得了巴嗖—形容轻浮,轻佻的样子

尿性—表示非常牛比,不把人放在眼里

叮当二五—形容动作快,用力强

舞舞扎扎—比比划划,虚张声势的样子

玉子—褥子

埋汰—形容词—脏—动词—表示诬蔑

磨叽—啰嗦

不着调—不干正事

多攒—什么时候

葛哪儿—在哪里?

掘(读三声)折—折断

隔路—形容某人不合群

柯陈—丑陋

傻了巴叽,二了喝地—形容比较傻

二八肯(读四声)子—形容人本事不高,学业不精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塘】威尼斯wns.9778官网:凡人趣事(小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威尼斯wns.9778官网硝烟弥漫,继续冲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