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暗然

原标题:暗然

浏览次数:97 时间:2020-03-11

  “大哥哥,你是从哪儿来的啊?”一个雪域小屋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事隔经年,

  “我怎么会在这,我不是死了吗?”一个蒙着脸的少年混呼呼的睁开眼睛对着四周说道。

若我会见到你,

  “这是雪骑国(北方大陆第一强国),对了你还没回答我问你的问题呢?”小孩用黑色的眼眸对着少年。

我该如何向你致意,

  “哦,这是北方大陆吧,真冷啊。”少年故意逃避这个问题,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谁。

以眼泪,

  “对啊,这就是北方大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孩子还在一直问这个看起来不重要的问题。

以沉默。

  “我……”少年吞吞吐吐的,根本不想透露他的身份。

——拜伦《春逝》

  “邢龙啊,不要去打扰哥哥了,让哥哥休息下吧。”屋内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很唯美,在这么冰天雪地的地方竟有如此美人。

1.

  “好吧,姐姐,我去找其他人玩去了。”小孩在蹦蹦跳跳出去了。

第一次见到田柾国的时候,我才十岁。

  少年站起身来,用围巾蒙住自己的脸,或许他脸上有什么吧。“啊,你怎么起来了?你身体还没康复呢!"唯美女孩对着蒙面少年说。“你不怕我是坏人?”蒙面少年笑着对唯美女人说道。“你要是坏人,那我和弟弟早完了。”唯美女孩也对着蒙面少年笑了笑。“嗯,你叫什么名字?”蒙面少年觉得这两姐弟应该不可能威胁到他。“西门悦雪,刚刚那个小孩子是我弟弟,叫做西门邢龙(西门邢龙:雪骑国骑士团团长,后来成为雪骑国君主——邢龙大帝。)。”唯美女孩笑着对蒙面少年笑了笑,说出自己和弟弟的身份。“哦,那你们知道天荒国(南方大陆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军事力量可以与南方大陆中的万魔界相匹敌。)吗?”蒙面少年开始消除自己的顾忌了,开始摊开胸怀对着西门悦雪说了。“就是那个天荒家族建立的国家,我知道他们的君主是南宫天龙(南宫天龙:南宫天浩长子,是天荒国的创始者,也是‘幻影万剑猝’的创立者,君主封号为——天武帝。剑客称号为——剑皇。)。“西门悦雪说出自己对天荒国的认识。”你相不相信我是天武帝的儿子。“蒙面少年竟说自己是天荒国的君主的儿子,那不就是王子吗?“我信你,因为你身上的气质与其他人根本不同,有一种王者之气。”西门悦雪可是当今雪骑国的占卜师,遇见过很多王者,怎么会连少年身上的王者之气都感觉不到呢?

妈妈跟我介绍是新搬来的小孩。我躲在妈妈身后,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

  “我是南宫麒麟(南宫麒麟:天武帝第三子,因修炼‘嗜血剑法’而被天武帝逐出天荒家族,后来成为天荒国下一任君主——天胤帝。)。”少年将蒙在脸上的围巾取下,脸上有一道显眼的刀疤。

那孩子像一个兔子,又大又圆的眼睛,一闪一闪,鼻子和嘴巴都小小的,皮肤白的发透,脸蛋上肉肉的跟个糯米团子,一样的躲在自己妈妈身后,眼神时不时的悄悄瞟着我。

  第一章(完)

我对田柾国大概第一印象就是太喜欢了,喜欢到对他散发出了保护欲望。

  下一章(手沾鲜血)

“田柾国,真是好听的名字。”

高一:凌熙洛

我走上前把躲在身后的那个孩子牵出来,用我招聘的四方嘴笑容和他打招呼。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那一幕我真的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抬起头脸蛋耳朵都很红,但是脸上的笑容却灿烂的像个太阳,然后怯怯的对我说哥哥好。

可能那个时候我就对这个小孩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吧,在看到那种笑容之后。

之后田柾国就经常粘着我,跟在我身后,我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我也经常被朋友调侃我身后跟了个乖巧的兔子。

乖巧的兔子?我可不这么认为。

田柾国真的很皮,很会捣乱,但是又非常会撒娇,他会看到你不高兴的时候,笑着就粘到你身上对你哼哼唧唧的,然后甜甜的叫着哥哥。

我很喜欢田柾国用他软软的声音喊我哥哥。

曾经有一次出去郊游,田柾国让我陪他钓鱼,我是个急性子,对于耐心的事情我是很不拿手,于是果断的拒绝了。

于是那孩子立刻就垂下脸来,然后就跑去告状,妈妈过来还给了我一个板栗让我别欺负田柾国,结果我一抬头就看那孩子坏坏的笑容,和我第一次见到的田柾国完全不一样。

不是乖巧的兔子,是腹黑的兔子。

我把他拉到河边,揉着他的头发,田柾国的头发软软的,揉起来莫名的心情很好。看着乖乖被我揉头发的田柾国,我也起了坏心眼。

柾国说哥哥我喜欢你,我就陪你钓鱼。

不要。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田柾国会拒绝我。

你不说我就不钓鱼。我转头就走,这一招对田柾国真的百试不爽。

威尼斯wns.9778官网,然后那个孩子就会急急忙忙跑上来,拽着我的衣角喊我哥哥,一个劲的喊着,听着很满足。也是这时候我迷恋上用软软声音喊我哥哥的田柾国。

从小时候我就希望有个弟弟,所以我就经常和妈妈讲给我生个弟弟之类的,但是妈妈总是说我有泰亨就足够了。之后田柾国的出现变抚平了这件事情,那个时候我还励志要做一个好哥哥。

我也的确做到了,伟大的哥哥形象。如果路上你碰到田柾国问他,你是喜欢爸爸还是妈妈的时候,这个孩子一定会一点都不犹豫的说我最喜欢泰亨哥。

田柾国会在有糖果的时候第一时间跑过来送到我面前,说着哥哥吃糖。

也会在我被妈妈罚站的时候陪着我一起站着,站累的就坐在地上继续陪着我。

也会安安静静躺在我的腿上陪着我读书,在我无聊的时候用他仅限的笑话逗我笑。

我贪婪着这样的生活,有田柾国的生活。

孩童时期,你陪在他的身边他就会记住,把你当作高大的形象然后深深刻在心上,慢慢变成依赖,慢慢变成习惯,然后慢慢的一些东西就会变质。

2.

初三的时候我转到城里去上学,妈妈为了让我有更好的学习条件,也因为那所学校有个很好的高中,方便我升学。因为离得远所以我得住校。

田柾国知道之后,不哭不闹的,大人们都以为这个孩子肯定会吵着嚷着不让我走,甚至我都以为会这样。那天田柾国说晚上想和我睡,我笑笑答应了。

晚上我们躺在床上,也习惯盖一床被子,夜间多少有点冷,我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田柾国却上前从后面抱住我,我征了征,听到身后带着哭腔的声音。

“哥,你走了我会寂寞的。”

“柾国朋友那么多,怎么可能会寂寞。”

“泰亨哥不在。”

“谁说我不在。”

“你不在。”

身后的少年多少有些倔强,嘴里重复着这句话。

我多少有点心疼,也感慨这孩子的坚强,于是和他保证只要星期天我就回来陪他,身后的人才多少有点缓和,但是抱着我的力道越来越重,就像是怕弄丢心爱的玩具一样。

我转过身,和他面对面,看到田柾国脸上已经哭花了脸,我笑了笑,替他擦干净脸上的泪水。

“你白天的时候不还什么事情都没有。”我伸出手,把他圈在怀里。

“我不想让泰亨哥难堪。”

“现在就想啦?”

“总会忍不住。”怀里的人声音越来越小,躺在我的怀里然后慢慢睡去。

那个时候我能感觉出来田柾国对我哪里有些变化的,可是我渴望又迷恋现在这种关系,所以我假装不知道,慢慢把这个少年带入了深渊。

第二天田柾国带着红红的眼睛送我到车站,这个时候真的才更像一只兔子,我上前抱住他,在他耳边说等我回来,他轻轻的嗯。

初三课业繁重,经常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经常往家里跑,慢慢的时间也紧迫了,我便不在往家跑。田柾国经常给我打电话,也经常问我什么时候回去,那个时候我没空应付这些,于是敷衍的回答他有时间就回去。后来我忙的电话也没空接了,再然后打电话的人也不再打来。

之后到寒假,期末考也完了,于是我开始收拾东西,给家里报了回去的时间之后想起来很久没有联系过田柾国。

电话拨过去的时候,是田柾国的妈妈接的,阿姨说等一下之后回来支支语语的说柾国不接电话。

我多少有些惊讶,又想到最近忙考试没回家也没有联系这孩子,可能生气了,我只是觉得耍脾气的田柾国很可爱,让阿姨通知田柾国我回去的时间便挂了电话。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一旁的舍友问我在笑什么。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暗然

关键词:

上一篇:谷雨,春季最后的一个节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