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50.艾尔通的交换条件

原标题: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50.艾尔通的交换条件

浏览次数:179 时间:2019-05-10

  50.艾尔通的交换条件

那水手一到爵士的面前,押送的人就退出去了。 “你想跟我说话吗,艾尔通?”哥利纳帆说。 “是的,爵士。” “跟我一个人说吗?” “是的,不过,我想,如果少校和巴加内尔先生都在场的话,也许更好点。” “对于谁更好点呢?” “对于我。” 艾尔通镇定地说着。哥利纳帆把眼睛盯住他看了看,然后就叫人通知少校和巴加内尔,他们俩立刻应邀来到了。“现在我们都听着你说。”哥利纳帆说,当他的两个朋友一到方厅就在餐桌旁坐下的时候。 艾尔通定了定神,开口说: “爵士,一般惯例,双方订合同或谈条件,都有证人在合同上署名。我要求请巴加内尔和少校二先生来,道理就在这里。因为,严格地说,我来向你提出的是一个交换条件的谈判。” 哥利纳帆对艾尔通这种不识高低的态度也忍受惯了,所以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虽然心里觉得这样一个人居然来要求和他谈判交换条件,实在有点离谱。 “交换什么条件呢?”他问。 “条件是这样,您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您有用的事实,我想从您那里得到某些好处。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爵士,您究意愿不愿意?” “你能说些什么事实?”巴加内尔问。 “我不问什么事实,我先问你想得到什么好处。”哥利纳帆纠正说。 艾尔通点点头,表示他理解哥利纳帆这句话的含意。 “我想得到的好处是这样,您不是要想把我交到英国官厅的手里吗?爵士?” “是的,艾尔通,这是再公平不过的事了。” “我并不是说不公平,”艾尔通安静地回答,“因此,如果我要求您把我就这样放掉,您是不肯的了?” 对这样开门见山的问题,在回答之前,哥利纳帆迟疑了一下。哈利-格兰特的命运就靠他这次回答的一句话呀!然而,他觉得他应该对法律负责,这种责任感终于战胜了他,因此他说: “我是不肯的,艾尔通,我不能把你就这样放掉。” “我也不要求您把我就这样放掉。”他很自豪地回答。 “那么,你想得到什么好处呢?” “我想得到一个折衷的办法,爵士,一边是吊架在等着我,要吊死我。另一边是恢复我的自由,而您又不肯。办法就在这二者之间。” “什么办法呢?……” “把我放到太平洋上的一个荒岛上去,再给我最必要的一点东西。我将尽力在荒岛上生活下去,如果时间允许,我将在那里忏悔我的行为!” 哥利纳帆冷不防他会来这么一个建议,看看他的两个朋友,他俩也都默不作声。他想了一会儿,回答说: “艾尔通,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就把我所要知道的一切告诉我吗?” “是的,爵士,也就是说,把我关于格兰特船长和不列颠尼亚号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 “全部事实都说出来?” “全部都说出来。” “有谁能担保呢?……””啊!我看您对我不放心,爵士,你应该相信我的人格呀,相信一个坏人的人格,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事实上,我只有用人格担保。肯不肯由您。” “我就相信你吧,艾尔通。”哥利纳帆直截了当地说。“您这样是不会错的,爵士。而且,如果我骗了您,您总归是有办法报复我的呀。” “有什么办法报复你呢?” “我在荒岛上又逃不掉,您再来把我抓去好了。”艾尔通对答如流。对方的困难,不用对方说,他先提出来,并且替对方设想对付他自己的办法,叫人无可反驳。他做出用绝对诚意来和人家“谈条件”的样子,对方还能不完全信任他吗?然而,他还有更进一步的办法获得对方的信任。 “爵士和二位先生听着,我请诸位要衷心相信这一个事实:就是说,我把一切都摊在桌面上来谈。我一点也不想欺骗你们,并且在这次谈判中我要向您提供一个新的证据来证明我的诚实。我说得坦白,因为我自己也需要你们表示真诚。” “你就说吧,艾尔通。”哥利纳帆回答。 “爵士,我还没有得到您一句话来表示同意我的建议哩,然而,我还可以毫不迟疑地预先告诉您,关于哈利-格兰特,我知道的事实并不多。是的,爵士,我可以提供给您一些细节是关于我自己方面的,都是关于我本身的情形,对于您寻找的线索是帮不了大忙的。” 一副十分失望的神情在哥利纳帆和少校脸上露了出来。他们原以为艾尔通保有重大的秘密,而他现在却预先承认他所能提供的材料将会是几乎无益于寻访的。至于巴加内尔,始终不动神色。 无论如何,艾尔通的话尽管没有人保证,但他这样坦白的态度已经使听的人十分感动了,尤其是他又这样补了一句作为总结: “因此,我预先说明了,爵士,我们这次交换条件,对您有利的校少,对我有利的较多。” “不管它,我接受你的建议,艾尔通。我答应把你放到太平洋的一个荒岛上去。” “好,爵士。” 艾尔通对于这个决定是不是感到庆幸呢?很难说。因为他那毫无表情的面孔并没有显出一点消息来,仿佛他是在替别人谈条件。 “我现在准备回答问题了。”他说。 “我们没有什么问题可提了,你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们好了,艾尔通,先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各位先生,我确实是汤姆-艾尔通,不列颠尼亚号上的水手长。我是1861年3月12日乘哈利-格兰特的船离开格拉斯哥的。我们一同在太平洋上跑了14个月,想找个有利的地点,建立一个苏格兰移民区。哈利-格兰特是个干大事业的人,但是我们俩之间常会有激烈的争辩。他的性情跟我合不来。我又不肯迁就他。爵士,要知道,哈利-格兰特那个人,他一决定要做一件事,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他的。那个人简直是钢铁铸成的,对自己是钢铁对别人也是钢铁。但是,虽然如此,我还敢叛变。我想让船员们和我一齐叛变,夺取那只船。我该不该这么做,是另一个问题。我错也好,对也好,哈利-格兰特毫不迟疑,1862年4月8日就在大洋洲西海岸把我赶下船了。” “是在大洋洲。”少校打断了他的话头说,“因此你在不列颠尼亚号到卡亚俄停泊之前就离开船了?它到了卡亚俄以后还没有消失啦。” “是的,因为我在船上的时候,不列颠尼亚号没有在卡亚俄停泊过。我在帕第-奥摩尔农庄里谈到卡亚俄是因为你们先告诉了我它在卡亚俄停泊的事实。” “你往下说吧。”哥利纳帆说。 “我说,我被丢到了一个差不多荒无人烟的海岸上去了,但是离西澳省省会伯斯的流犯拘留所只有30公里远。我在海滨一带彷徨的时候,遇到了一批流犯,刚从牢里逃出来。我就入了伙。爵士,我那两年半的生活请您不要追问了。我只要告诉您,我后来化名为彭-觉斯,做了流犯的头子。1864年9月,我到了那爱尔兰人的农庄里。我以艾尔通的真名字受雇为佣工。我就在那里等待时机,想劫到一只船。这是我的最大目的。2个月后,邓肯号来了。当你们来到农庄时,您,爵士,您把格兰特船长的历史说得清清楚楚。因而我知道了我所不知道的许多事实,不列颠尼亚号在卡亚俄的停泊,它1862年6月——我离开船的2个月——发出的最后消息,怎样发现了那文件,船只是在37度线上失事的,以及您要穿过大洋洲大陆去找哈利-格兰特的许多可靠的理由,等等。我当时毫不迟疑。我决计要把邓肯号弄到手,这是一只极好的海船,连英国最快的兵舰也赶不上呀。但是船受了严重的损坏,需要修理。因此我就让它开到墨尔本去,我自己就以水手的真正的身份跟着您,引你们到大洋洲东海岸我所假想的船舶失事地点。就这样,我引着您们穿过维多利亚省,我那伙流犯有时远远地在后面跟着,有时抄到前面。我手下的人在康登桥做了一个案子,那真是没必要的,因为邓肯号一到了东海岸就逃不出我的手心,我有了这只船,就是海上大王,为什么还要做那些小案子呢?我就这样勤勤恳恳地把你们引到了斯诺威河。牛马被我用胃豆草毒死得差不多了。我就把牛车引到斯诺威沼泽区的泥淖里,由于我恳切的建议……但是以后的事您都知道了,爵士,不用说了,您可以相信,要不是巴加内尔先生粗心大意写错了字,现在这邓肯号已在我指挥之下了。以上就是我的历史,诸位先生,很可惜,我的陈述并不能给你们一些线索。你们该可以看到,和我交换条件是你们吃亏了。” 艾尔通不说话了,习惯地交叉着膀子在那里等着。哥利纳帆和他的两个朋友都保持沉默。他们感觉到全部事实,这坏蛋都已经讲了。邓肯号之所以没有被他劫到手只是由于他万想不到的一个原因。他的帮手都已经到过吐福湾的海边,哥利纳帆发现的那件囚衣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他们曾经忠实于头子的命令,在那里等候着邓肯号,后来久等不到,一定又跑到新南威尔士省的乡里去干他们抢劫放火的勾当去了。少校第一个又继续盘问,以便确定有关不列颠尼亚号的一些日期。“这样说来,你在大洋洲西海岸被赶下船,确实是在1862年4月8日了。”他问。 绝对确实。”艾尔通回答。 “那时候哈利-格兰特有什么计划,你知道吗?” “只隐隐约约地知道一点。” “你说说看,艾尔通,只要稍微有点迹象,也许会使我们找到线索的。” “我所能告诉您的是这样,爵士,格兰特船长想到新西兰去看看。他这部分计划在我在船上的时期并没有实行。因此,不列颠尼亚号在离开卡亚俄以后跑到新西兰附近的许多陆地来侦察侦察,并不是不可能的。这与文件上所说的那只三桅船失事的日子——1862年6月27日倒很符合。” “当然符合呀。”巴加内尔说。 “不过,文件上的字迹并没有一个象‘新西兰’的字样啊。” “关于这一点,我是无法回答的。”艾尔通说。 “好了,艾尔通,你实践了你的诺言,我也要实践我的诺言。我们要去商量一下要把你丢到太平洋上哪个岛屿上去。” “啊!随便哪个岛好了,爵士。”艾尔通回答。 “你回房间去吧,等我们的决定。” 艾尔通在两名水手的看守下退了出去。 “这个大坏蛋本来可以做个人。”少校说。 “是呀,秉性又坚强,又聪明:这样好的材料怎么竟用到作恶上去了呢?”哥利纳帆回答。 “哈利-格兰特怎么样了?” “恐怕是完了!可怜的是两个孩子,谁能告诉他们的父亲在什么地方呀?” “我能告诉呀!”巴加内尔接着就答上去,“是的!我能告诉他们。” 我们一定已经注意到了!这位地理学家平时那么好说话,那么没耐性,这次盘问艾尔通时,他却几乎是一言不发。他只听着,不开口,但是他这一句话却是一鸣惊人,首先就把哥利纳帆惊了一跳。“你!你,巴加内尔,你知道格兰特船长在哪儿?” “是的,同别人知道的一样。” “从谁那里知道的?” “还是从那个老文件。” “啊!”少校以绝对不相信的口吻表示了一下。“你先听我说呀,少校,然后你再耸你的肩膀好了。我早没有说出来,正因为怕你不相信。而且,就是说了,也毫无益处。今天我决心说出来,是因为艾尔通的意思正好证实了我的见解。” “那么,新西兰怎么样呢?”哥利纳帆说。 “先听我说,你们再判断。我写错了一个字救了大家的命,那个字不是没有理由写错,或者宁可说不是没有‘一个理由’。哥利纳帆述说由我代笔写那封信的时候,‘西兰’这个名词正在搅着我的脑筋。原因是这样:你们还记得我们当时奔到牛车里避开流犯那一幕吗?少校刚对海轮夫人说完流犯的那段事实。他把登载康登桥惨案的那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报递给了她。当我正在写信的时候,那份报纸掉在地上,折起一半,刚好把报名的后一半露了出来。这后一半正是aland。我心里仿佛突然一亮!aland正是英文文件上写的aland呀,我们一向认为这字是‘上陆’,实际上应该是‘西兰’这字的残余。” “嗯!”哥利纳帆哼了一声。 “是呀,”巴加内尔又说,怀着坚定的信心,“这个解释我一直没有想到,你们知道为什么?是因为法文文件比较完整些,我自然就钉住法文文件找了,而这个重要的字恰好在法文文件上又没有。” “呵!呵!你太主观臆断了,巴加内尔,你有点轻易地忘掉了你原先的两次解释了。”少校说。 “你反驳吧,少校,我准备答辨。” “你这样一来,那austral又作什么解释呢?” “这是最初的解释呀。只是指‘南半球’(australes)的地区。” “好吧。那indi呢?你先认为是‘印第安人’,后来又解释成为‘当地土人’?” “这个字么,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解释成为‘绝地之人’(indigence)!”巴加内尔回答。 “还有contin这个字呢!”少校叫起来,“总还是‘大陆’ (continent)吧?” “既然新西兰只是个岛,那就不是‘大陆’了。” “那又是什么呢?”哥利纳帆问。 “我亲爱的爵士,我把文件解释的全文念给你听听,然后你再判断好了。我只想提起你们两点注意:第一,尽量忘记原先的那两种解脱,把你们的脑筋从一切先入为主的成见里解释出来。第二,有某些地方你们会觉得牵强一点,可能我没有解释得好,但是这些地方都是无关紧要的,其中尤其是‘gonie’,我解释为‘风涛险恶’,心里总觉得不妥,但是又想不出其他的解释来。而且,我的解释是以法文文件为基础的,你们不要忘记写文件的是个英国人,他可能对法语运用得不很娴熟。这一点交代了之后,我就开始读我的解释了。” 接着,巴加内尔就慢腾腾地一字一音地读出了下列的内容: “1862年6月27日,三桅船不列颠尼亚号,籍隶格拉斯哥港,沉没于风涛险恶的南半球海上,靠近新西兰——这就是英文文件上的‘上陆。’两水手和船长格兰特到达于此岛。不幸长此变成为蛮荒绝地之人。兹特抛下此文件于经……及纬37°11′处。请速予救援,否则必死于此。” 巴加内尔念完了。他这个解释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还因为这次解释和前两次的,仿佛都是同样的正确,因此也就很可能和前两次的是同样错误了。所以,哥利纳帆和少校都不想拿来讨论。然而,既然不列颠尼亚号的踪迹在37度线,巴塔戈尼亚海岸的地方和澳大利亚海岸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新西兰的机会就比较多些了。巴加内尔提出了这一点,特别引起了他的两个朋友的注意。 “巴加内尔,你为什么把这个新解释一直保密了近两个月呢?你现在总该可以把原因告诉我了吧?” “因为我不愿意再给你们一场空欢喜啊。而且我们那时正是要到奥克兰,正是文件上37度线所指的那一点呀。” “但是后来我们被拖出到达奥克兰的路线了,为什么你还不说呢?” “那是因为文件尽管解释得正确,也无益于格兰特船长的安全啊。” “那又是为什么呢,巴加内尔?” “因为,若是哈利-格兰特还在新西兰沉船的假设成立了,两年没有消息,就说明他不是死于沉船就死于新西兰人手里了。” “因此,你的看法是……?”哥利纳帆问。 “我的看法是:沉船的痕迹还可能找到一些,不列颠尼亚号上受难的人一定是完蛋了!” “这一切都暂且不要说破,朋友们!让我找个适当的机会来把这个惨痛的消息告诉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吧!”哥利纳帆说。

  那水手一到爵士的面前,押送的人就退出去了。

  “你想跟我说话吗,艾尔通?”哥利纳帆说。

  “是的,爵士。”

  “跟我一个人说吗?”

  “是的,不过,我想,如果少校和巴加内尔先生都在场的话,也许更好点。”

  “对于谁更好点呢?”

  “对于我。”

  艾尔通镇定地说着。哥利纳帆把眼睛盯住他看了看,然后就叫人通知少校和巴加内尔,他们俩立刻应邀来到了。“现在我们都听着你说。”哥利纳帆说,当他的两个朋友一到方厅就在餐桌旁坐下的时候。

  艾尔通定了定神,开口说:

  “爵士,一般惯例,双方订合同或谈条件,都有证人在合同上署名。我要求请巴加内尔和少校二先生来,道理就在这里。因为,严格地说,我来向你提出的是一个交换条件的谈判。”

  哥利纳帆对艾尔通这种不识高低的态度也忍受惯了,所以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虽然心里觉得这样一个人居然来要求和他谈判交换条件,实在有点离谱。

  “交换什么条件呢?”他问。

  “条件是这样,您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您有用的事实,我想从您那里得到某些好处。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爵士,您究意愿不愿意?”

  “你能说些什么事实?”巴加内尔问。

  “我不问什么事实,我先问你想得到什么好处。”哥利纳帆纠正说。

  艾尔通点点头,表示他理解哥利纳帆这句话的含意。

  “我想得到的好处是这样,您不是要想把我交到英国官厅的手里吗?爵士?”

  “是的,艾尔通,这是再公平不过的事了。”

  “我并不是说不公平,”艾尔通安静地回答,“因此,如果我要求您把我就这样放掉,您是不肯的了?”

  对这样开门见山的问题,在回答之前,哥利纳帆迟疑了一下。哈利·格兰特的命运就靠他这次回答的一句话呀!然而,他觉得他应该对法律负责,这种责任感终于战胜了他,因此他说:

  “我是不肯的,艾尔通,我不能把你就这样放掉。”

  “我也不要求您把我就这样放掉。”他很自豪地回答。

  “那么,你想得到什么好处呢?”

  “我想得到一个折衷的办法,爵士,一边是吊架在等着我,要吊死我。另一边是恢复我的自由,而您又不肯。办法就在这二者之间。”

  “什么办法呢?……”

  “把我放到太平洋上的一个荒岛上去,再给我最必要的一点东西。我将尽力在荒岛上生活下去,如果时间允许,我将在那里忏悔我的行为!”

  哥利纳帆冷不防他会来这么一个建议,看看他的两个朋友,他俩也都默不作声。他想了一会儿,回答说:

  “艾尔通,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就把我所要知道的一切告诉我吗?”

  “是的,爵士,也就是说,把我关于格兰特船长和不列颠尼亚号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

  “全部事实都说出来?”

  “全部都说出来。”

  “有谁能担保呢?……”

  ”啊!我看您对我不放心,爵士,你应该相信我的人格呀,相信一个坏人的人格,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事实上,我只有用人格担保。肯不肯由您。”

  “我就相信你吧,艾尔通。”哥利纳帆直截了当地说。“您这样是不会错的,爵士。而且,如果我骗了您,您总归是有办法报复我的呀。”

  “有什么办法报复你呢?”

  “我在荒岛上又逃不掉,您再来把我抓去好了。”艾尔通对答如流。对方的困难,不用对方说,他先提出来,并且替对方设想对付他自己的办法,叫人无可反驳。他做出用绝对诚意来和人家“谈条件”的样子,对方还能不完全信任他吗?然而,他还有更进一步的办法获得对方的信任。

  “爵士和二位先生听着,我请诸位要衷心相信这一个事实:就是说,我把一切都摊在桌面上来谈。我一点也不想欺骗你们,并且在这次谈判中我要向您提供一个新的证据来证明我的诚实。我说得坦白,因为我自己也需要你们表示真诚。”

  “你就说吧,艾尔通。”哥利纳帆回答。

  “爵士,我还没有得到您一句话来表示同意我的建议哩,然而,我还可以毫不迟疑地预先告诉您,关于哈利·格兰特,我知道的事实并不多。是的,爵士,我可以提供给您一些细节是关于我自己方面的,都是关于我本身的情形,对于您寻找的线索是帮不了大忙的。”

  一副十分失望的神情在哥利纳帆和少校脸上露了出来。他们原以为艾尔通保有重大的秘密,而他现在却预先承认他所能提供的材料将会是几乎无益于寻访的。至于巴加内尔,始终不动神色。

  无论如何,艾尔通的话尽管没有人保证,但他这样坦白的态度已经使听的人十分感动了,尤其是他又这样补了一句作为总结:

  “因此,我预先说明了,爵士,我们这次交换条件,对您有利的校少,对我有利的较多。”

  “不管它,我接受你的建议,艾尔通。我答应把你放到太平洋的一个荒岛上去。”

  “好,爵士。”

  艾尔通对于这个决定是不是感到庆幸呢?很难说。因为他那毫无表情的面孔并没有显出一点消息来,仿佛他是在替别人谈条件。

  “我现在准备回答问题了。”他说。

  “我们没有什么问题可提了,你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们好了,艾尔通,先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各位先生,我确实是汤姆·艾尔通,不列颠尼亚号上的水手长。我是1861年3月12日乘哈利·格兰特的船离开格拉斯哥的。我们一同在太平洋上跑了14个月,想找个有利的地点,建立一个苏格兰移民区。哈利·格兰特是个干大事业的人,但是我们俩之间常会有激烈的争辩。他的性情跟我合不来。我又不肯迁就他。爵士,要知道,哈利·格兰特那个人,他一决定要做一件事,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他的。那个人简直是钢铁铸成的,对自己是钢铁对别人也是钢铁。但是,虽然如此,我还敢叛变。我想让船员们和我一齐叛变,夺取那只船。我该不该这么做,是另一个问题。我错也好,对也好,哈利·格兰特毫不迟疑,1862年4月8日就在大洋洲西海岸把我赶下船了。”

  “是在大洋洲。”少校打断了他的话头说,“因此你在不列颠尼亚号到卡亚俄停泊之前就离开船了?它到了卡亚俄以后还没有消失啦。”

  “是的,因为我在船上的时候,不列颠尼亚号没有在卡亚俄停泊过。我在帕第·奥摩尔农庄里谈到卡亚俄是因为你们先告诉了我它在卡亚俄停泊的事实。”

  “你往下说吧。”哥利纳帆说。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50.艾尔通的交换条件

关键词:

上一篇:陈调甫:油漆大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