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集团文学 > 冰川天女传: 第三十回 块垒难平 伤心话故国 

原标题:冰川天女传: 第三十回 块垒难平 伤心话故国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05-10

  桑壁伊道:“妈,你说。”土司夫人道:“俄马登真的想杀班禅活佛的代表!”桑壁伊大为震惊,颤声说道:“妈,你怎么知道?”
  土司夫人道:“班掸活佛的代表那日被女贼误伤,背上中了一把飞刀,幸亏没有致命。可是这事情非同小可,俄马登便藉此想利用活佛的代表,请他们转呈达赖班掸两位活佛,把事情牵涉至白教法王身上,请达赖班禅出面,将白教喇嘛再逐出西藏。”
  桑壁伊道:“这事情我也听到一点风声。”土司夫人续道:“幸亏两位活佛的代表,做事慎重,只将当日的经过依实禀报上去,却没有请达赖班禅驱逐白教法王。俄马登日日挑拨煽动,班掸活佛的代表要求先见白教法王谈谈,意思是想查明事实的真相。俄马登怎肯让他们见法王?暗中指使替他主治的医师下药,令得班禅活佛的代表的刀伤非但不能治愈,而且日见严重。俄马登就推说他病重,不宜见客,将两位活佛的代表与外间隔绝了。在这其问他仍是日日催促班禅活佛的代表写信禀报活佛,班禅活佛的代表更是起疑,坚决不肯照他的意思写信。俄马登没法,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叫那个医师下毒,限令在今晚三更之前结束班掸活佛代表的性命。人人都知道班掸活佛的代表是给女贼刺伤的,如此一来,自然以为他是因伤而死,断无人疑至俄马登身上。俄马登以为如此一来,便可刺激班禅活佛,达到目的。”
  桑壁伊惊道:“班禅活佛的代表若然在咱们这儿死去,只怕整个萨迦的僧俗官都要受活佛降罪。”土司的夫人道:“可不是吗?因此医师不敢下手,可是他又害怕俄马登杀他,故此偷偷告诉我,求我替他作主,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咱们的性命都捏在俄马登手上。”桑壁伊道:“咱们和他拼了!”她母亲苦笑道:“拼得过么?这是以卵击石!”
  桑壁伊怒道:“莫不成眼睁睁地让他惹来大祸?”两母女愁容相对,毫无办法,忽地窗门“呀”的一声给人从外面推开,桑壁伊拔出佩刀,正待喝问,只听得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叫道:“是我!”桑壁伊几乎疑是梦中,跳进来的人竟然是陈天宇,桑壁伊想跳上去抱他,眼波一转,只见陈天宇后面还跟着一位少女,桑壁伊退后两步,呆呆地望着他们。
  陈天宇道:“桑壁伊,你信不信我?”桑壁伊从未曾听过陈天宇用如此的口气向她说话,喜不自胜地点了点头。陈天宇道:子俄马登已给我们制住了。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桑壁伊母女有如绝处逢生的人,狂喜得说不出活。陈天宇道:“不过你们不必阻挠那个医师,让他去谋杀班掸活佛的代表。”桑壁伊惊叫道:“为什么?”陈天宇道:“时间迫速,事后再说给你知。现在请你马上告诉我,班禅活佛的代表住在什么地方?”
  桑壁伊的母亲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土司夫人,一怔之下,立刻明白了他们的用意,说道:“好,事不宜迟,你们快去。活佛的代表在西面那个尖塔上的第二层。”陈天宇拉着幽萍立刻便走,桑壁伊心思不定,想追出去,又停在门边,喃喃说道:‘妈,他们是做什么?”她母亲道:“他们是想当着活佛代表的面戳破俄马登的阴谋。吹忠(巫师。常兼作医师,就是土司夫人师说的替活佛代表主治的那位医师。)只怕还要来见我,你回房去吧。”桑壁伊道:“我不是问这个。”她母亲道:“那你问什么?”桑壁伊眼圈一红,忽然低低地叹了口气,自个儿走出门外去了。
  陈天宇与幽萍适才已探明了土司堡中的路道,很快便寻到西面那个尖塔,尖塔一共三层,西藏王公贵族,家中一般都造有这种式样的“神塔”,静悠悠的,若非他们得到土司夫人指点,真不知这里面供的竟然是一尊“活佛”的替身。陈天宇一纵数丈,飞鸟般地上了第二层,幽萍轻功较逊,跳不得那么高,手按飞檐,借一借力,才翻上去,就只是这一点点声息,在上面眩望的人已探头来,幽萍机警之极,不待他们出声,就用两枚冰魄神弹打中了他们的哑穴。黑夜之中认穴如此之准,陈天宇也暗叹不如,心道:“果然不愧是冰宫侍女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房中有盏油灯,班禅活佛的代表正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一见他们进来,吓了一跳,一骨碌地坐起来。幽萍道:“我是奉活佛之命来探望你的。”走近前去,露出胸前所佩的一道灵符。原来冰川天女与幽萍到拉萨之时,冰川天女以佛门之女护法的身份,的确去拜访过达赖活佛,幽萍那道灵符,就是达赖所赐。班禅活佛的代表将信将疑,心中想道:“达赖活佛怎会知我在此罹难?”达赖班禅分居前藏后藏,距离颇远,以日程推算,班禅纵已接到他使者的禀报,也不能即时通知达赖。但班禅的代表见幽萍佩有达赖的灵符,虽有疑心,却也不敢张扬叫喊。
  幽萍就正是要他不叫不喊,剔亮油灯,张眼一看,只见一片红肿,溃烂不堪,心中暗恨俄马登的狠毒,立刻取出一枚丹药,用茶水化了,涂在伤口上,合什说道:“倚仗佛力,速愈此伤。”冰宫中的灵丹妙药,非同凡品,何况这只是外表的刀伤,一敷上去,伤者立感沁凉,精神一振,痛楚若失。
  班掸的代表这时再也没有疑心,合什诵佛,然后低声问道:“你们是谁:来时没有惊动人吗?”幽萍道:“我们就是为了救你纽。俄马登已给我们制住了,他的手下还没知道。等会有人给你吃药,你不要吃!”一说完话,立刻与陈天宇隐身在屋中眸像之后,班禅的代表莫名其妙,不住的低声念佛。
  过了一会,有脚步声从外面走进来,班惮的代表问道:“吹忠怎么不来?”来的人是吹忠的助手,原来那个担任主治医师的助手,心中害怕,不敢亲自毒杀“活佛”的替身。故此配了毒药后,却叫助手端来,助手也不知道碗中盛的乃是毒药。助手端着药碗恭恭敬敬的说道,“吹忠有事,叫我来侍候活佛。”话声未完,幽萍忽地跳了出来,伸手一捏,助手“呵呀”叫了出来,幽萍趁势夺过药碗,往他口中一倒,转瞬之间,他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变为瘀黑,可怜这个助手,糊里糊涂地就送了一条性命。班禅的代表大吃一惊,叫道:“好狠毒的俄马登!”不由得心中凛惧,对幽萍道:“我明白啦,可是这一来,咱们与他们也撕破面了,怎生出得城堡?”陈天宇道:不用惧怕,我们保你出去。”这话刚刚说完,外面人声纷至。陈字拔出长剑,开门一看,只见外面影影绰绰的大约有四五个人,当先的竟是那个印度苦行僧,最后面的是他的师侄德鲁奇,抱着僵硬冰冷的俄马登,还有两个人是俄马登的亲信武士。他们本来是集在一起,想去围攻冰川天女的,想不到没见着冰川天女,却寻着了俄马登。这一下,他们自然立即猜到堡中有事,所以赶了回来。
  那印度苦行僧见冰川天女不在其内,放下了心,喝道:“好小子,你们是吃了豹子的心狮子的胆?竟敢劫持活佛来了!”陈天宇道:“你还敢说,快叫俄马登前来领罪!”俄马登的亲信武士大怒,喝道:“你们用的什么妖法害死了大涅巴?若不立即将他救醒,要你这双妖男妖女的性命!”抡刀动斧,立刻砍进房中。陈天宇道,“萍妹,你保护活佛代表。”展开长剑,叮当两声,将两个刀斧手挡了回去。
  那印度苦行憎,左手举竹杖,右手举盂钵,嘿嘿冷笑,只等陈天宇一冲出来,就要当头罩下。陈天宇不惧堡中的武士,却不能不惧这个印度苦行僧,心中自知帅己与幽萍联手之力,只怕也未必能够与这苦行僧相抗,何况另外还有那么多敌人。看来今晚那是万难逃脱的了!那印度苦行僧见陈天宇不敢冲出,越发得意,嘿嘿冷笑,索性一步一步的走进房来,盂钵一翻,倏地将陈天宇的长剑罩住!
  金世遗与白教法王在静室对掌,白教法王把金世遗迫得筋疲力竭,正拟作最后的一击,金世遗也把毒针吐到了口边,要与白教法王同归于尽。就在于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一声娇呼,金世遗的毒针刚刚吐出,吓了一跳,失了准头,被白教法王展袖拂落,而白教法王分了分神,这一掌推出也减了五成力量,金世遗虽然被他一掌推倒,内脏却没有受伤,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跳起来。
  金世遗与法王对掌,乃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与强敌以全力相拼,心神贯注,连冰川大女进来都不知道。这时翻了一个筋斗,跳起来时,突然见到他所倾慕过又怨恨过的冰川天女笑盈盈地站在面前,不禁“呵呀”一声,叫了出来。嘴巴一张,忽觉一股奇寒之气,直透人体内,原来是冰川天女玉指一弹,将两枚神弹送入了他的口中:
  金世遗适才被法王的掌力相迫,体热如焚,焦渴之极,突然得到冰魄神弹送人口中,真如在沙漠上的旅人,得到从天而降的甘露。只觉遍体沁凉,心头那股火热之气也立时消散了。金世遗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心头一震,立刻明白了是冰川天女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救了自己,要不然自己虽然侥幸能够脱身,不至于毙在法王掌下,但内火烧身,重者全身瘫痪,轻者也得大病一场!
  这刹那间,金世遗神思昏昏,心中混乱之极,他此来本是与唐经天赌一口气,却想不到几乎送命,惨败的情形偏偏给冰川天女见到,而且还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性命不足惜,自尊心的受挫,却令金世遗大感难过。
  金世遗这与众不同的奇怪心思,冰川天女哪能猜到,见他缓过气来,缓缓走近,微笑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嗯,你见到唐经天没有,我和你一同走吧,问他讨几颗碧灵丹去。吕四娘说你的内功练得不当,只有天山雪莲制炼的碧灵丹方能给你暂保真元。”冰川天女的声音温柔之极,金世遗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体贴”的话,若在往时,他听到冰川天女这样温柔,不知该有多少高兴,而今听来,却如万箭钻心,温柔变成了讥刺,体贴变成了挖苦。金世遗突然大叫一声,飞身便走,冰川天女追出门外,只见他已上了屋顶,投掷下来的是一片冰冷怨愤的眼光,法王在内,于理于情,冰川天女都不能丢开法王去追踪金世遗。冰川天女只得叹了口气,回转身来,摇摇头道:“真是无可理喻!”“真是无可理喻!”法王也摇了摇头,随即向冰川天女合什,笑道:“适才这位年轻人是女护法的相识吗?”冰川天女道:“是一位见过几次面的朋友,他如此冒犯活佛,我心中也实在不安。”法王微笑道:“如此年纪,如此武功,也确算得是人所少有。幸亏女护法前来,要不然只怕我要与他同归于尽。”冰川天女随着法王的眼光看去,只见金世遗喷出的那口毒针,插在理石的地砖上,周围也黑了一片。不觉骇然!
  在青海之时,冰川天女曾经做过白教法王的上宾,这回相见甚觉欢欣,法王请她坐下,命弟子奉上香茶,忽见冰川天女眼光,却注视着走廓内一幅壁画。
  白教法王微笑道:“女护法喜欢这幅壁画么?”冰川天女“噫”了一声,缓缓走出,站在壁画之下,定睛凝视,面上流露出奇异的光辉,白教法王道:“这幅画名叫《八思巴朝觐忽必烈去蒙古》。画中仕女人物,骆驼牛羊,都栩栩如生,草原风光,漠北情调,几乎要浮出画面。确是一幅美妙的壁画。”法王正在口讲指划,替冰川天女解释这幅壁画,眼光忽地停在画中一个少女的面上,也不禁“咦”了一声,奇怪起来。法罩事忙,以前对宫中的壁画没有仔细留意,这时才看出了画中那个穿着尼泊尔贵族妇女服饰的少女,面貌竟然有几分相似冰川天女。冰川天女道:“画这幅画的画工还在这里吗?”白教法王道:“画工是以前的土司从拉萨请来的,这座喇嘛宫还有若干壁画尚未画好,画工未曾遣散,我叫人替你查查。”立刻将一个护法弟子唤来,叫他去查明是哪一个画工所画。
  白教法王陪冰川天女说话,冰川天女将她赶往拉萨调停的经过说与法王知道。法王闻得她与达赖活佛以及清廷的驻藏大臣福康安都见过面,福康安并已答应出兵去截印度喀林邦的军队,而达赖活佛也知道了俄马登的阴谋,同意白教法王在萨迎地区有最高无上的教权,萨迎的事情,便由他全权处理,法王大喜,向冰川天女谢道:“多亏女护法以绝大神通,消饵了这场弥天大祸。”冰川天女道:“那是仰仗几位活佛悲天悯人的慈悲,大家都不愿挑起战乱,这才得以和平解决。我不过稍尽奔走之劳,有何功德可以称道?目下俄马登的亲兵尚在和洛珠的军队对峙,事不宜迟,咱们且先平定了这场乱事吧。”法王道:“俄马登这厮,我早就想将他拿来法办了,以前只因碍于黄教的面子,我远来是客,不便喧宾夺主,现既承达赖活佛委以全权,俄马登有多大能为,也逃不脱我的掌心。”立刻下令准备法驾仪仗,要连夜到土司堡中去平定这场乱事。
  护法弟子分头行事,不到一刻,去访查画工的大弟子回来报道:“那幅壁画是一个尼泊尔的画工画的。”冰川天女忙问道:“他叫什么名字?”护法弟子道:“他说他要见到女护法才说。”冰天女奇道:“他怎么知道我在此间?是你向他说我要查问这幅的吗?”护法弟子道:“我没有说。这画工一听我问,便道:‘是冰娥小公主来了,否则无人会来问我。呀,我到西藏来这幅画就是为了等她。’”冰川天女忙道:“快请他进来!”护弟子道:“他就在外边。”将门打开,只见一个自发萧萧的老工走了进来,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冰川天女,忽然用尼泊尔话贿说道:“长得和当年的华玉公主真是一模一样。”
  冰川天女道:“你是谁?你怎知道我母亲的名字?”那老画工道:“奴仆名叫额都,三十年前,曾伺候过驸马、公主。”冰天女“呵呀”一声叫了起来,道:“原来是额都公公,想不到有这个缘份见你,失敬了!”盈盈起立,捡袄一拜,护法弟子得呆了。哪想得到活佛的贵宾,佩有贝叶灵符的女护法,竟对这样一个穷愁潦倒的老画工恭敬施礼。
  法王也大出意外,耸然动容,忙叫弟子给老画工设座,笑道:“原来你们是相识,当真意料不到。”冰川天女道:“不,如今才是第一次和额都公公见面。”法王一诧,只听得冰川天女续道:“额都公公是教我母亲画画的师父,母亲生前,时时和谈他的画。他是尼泊尔的第一画师,我的冰宫中还藏有许多他画的画。”法王合什说道:“异国相逢,两代相见,真是缘分。”冰川天女浮起一片怜悯之情,问道:“额都公公不在皇宫安晚年清福,却跋涉关山,远适异国,这是为何?”额都捋着斑白的胡子,缓缓说道:“就为的等你到这儿来召见我。我本来以为不知要等到什么年月,谁知现在就给我等着了。多谢我佛慈悲,尼泊尔前任的国王,是你母亲的堂兄,在国中横征暴敛,大伤民心;在国外穷兵默武,结怨四邻,你知道吗?”冰川天女道:“母亲生前曾和我说起,她曾托人劝过堂兄。也因此我母亲发誓不回尼泊尔。嗯,你怎称他做前王?”
  额都辍了一口清茶,叹气说道:“他死前一年,就是抢夺金本巴瓶的那一年,因为和邻邦开仗,受了箭伤,回到宫中,没有多久就死了。他的儿子继位,比父亲更为暴虐,弄到民怨沸腾,老一辈的都想念起你的母亲华玉公主来,就这王位本来应当是你的母亲的,假若当年你母亲继承大位,尼泊尔就不至弄成今日的样子了。人人都盼望华玉公主和驸马能够回来。”冰川天女也叹口气,道:“我的母亲已死了十多年啦。”额都道:“这消息我是知道的,可是国人还未知道,他们焚香祷告,总是盼望你的母亲回来。”
  冰川天女咽了眼泪,道:“你怎知道我母亲去世的消息?”额都道:“前王曾派遣国师到西藏来探听华玉公主的消息。听说他曾见过你面。”冰川天女点点头道:“不错,那红衣番僧两上冰宫,被我驱逐下山的。后来他在抢夺金本巴瓶的事件中也丧了命了。”额都道:“他虽死了,可是他对前王所说的话,却种下一个大祸根!”
  冰川天女奇道:“他和国王说了些什么话来?”额都道:“他见到了人世无双的绝色仙子,那说的就是你了。”冰川天女杏脸泛红,道:“这妖僧可恶,我当时真不该放他活着回去。”额都续道:“他又说你的武功高极,连手下的一群侍女,也都是个个不凡。若然你肯诚心协助国王,尼泊尔定可称雄。只是据他看来,你实无意回国,但人事难料,你对皇室既不忠心,留下来便是祸患,所以他劝国王选拔高手去暗杀你。”冰川天女冷笑道:“我倒不惧。”额都道:“前王听了他的说法,虽然对你甚不放心,但是他在西藏挫败之后,又和四邻结怨。国家多事,急切之间也选不到高手,听说你无意回来,也就算了。但太子听到世间有这样绝色的女子,当时就留了心。他两年来没立皇后,原来他是虚席以待。”冰川天女啐了一口道:“那是癫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额都道:“他不知道你的心意,一直都是痴心妄想。这两年,他请了不少阿拉伯和欧洲的高手武士,又训练了一个登山兵团。准备到西藏来,迎接你回去。”冰川天女道:“千军可以夺帅,匹子可夺志。他就是派十万人来,我也不会为他所动。”额都道:“以战争作威胁,他料想福康安和藏王不会为你一人而轻启战端,他亲自带兵来迎接你,你纵不愿,西藏也不敢亩留你居停。”冰川天女又气又愤,料不到自己竟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额都续道:“我以前得你母亲厚待,恩义难忘,国人又都想你们,所以我不惜抛弃了皇宫画师的位置,跋涉关山,来到这里,我年老力衰,冰峰是上不了的,恰巧白教喇嘛宫要人作画,我便应征来了。你母亲一生礼佛,我料你也许会到喇嘛宫中参拜,所以便画了那幅画,希望你能见到,果然我佛慈悲,不须我多费时日久等。”
  冰川天女明白了原委,道:“多谢你不辞劳苦,将信息带给我。”额都道:“我来见你,还带来了我自己的心意和国人的愿望。”冰川天女道:“愿听教言,公公你说。”额都道:“你若有心杀他,那么你便回去,杀他自立。国人都拥护你。即算你不杀他、回国之后,振臂一呼,国人也会拥护你推翻暴君,立你为王,这王位本来是你母亲的,由你继承,名正言顺。”冰川天女微微笑道:“我哪有心思做国王?若不是冰峰倒塌,连尘世我也不愿招惹。我本来就打算今生今世,永隐冰宫的啊!”
  额都道:“若你不欲为王,那就快远走高飞,因为恐怕国王不日要带兵来了!”
  冰川天女道:“你怎么知道?”额都道:“俄马登早就请他发兵,乘此时机,正好作一石两鸟之计。”冰川天女心中烦闷,思如潮涌,久久不言。尼泊尔是她母亲的国家,中国是她父亲的国家。她爱这两个国家的心情,就如同爱她自己的父母上般,难分轩轻。她怎忍见自己的表兄带尼泊尔兵来向中国挑衅?她又怎忍见自己的母国在暴君统治之下民不聊生?可是若然自己真的听额都的话,回国去干预政事,又将惹起多大的风波与麻烦?那又岂是她孤高绝俗的性情所堪忍受?
  外面护法弟子进来报道:法王的仪仗已经准备停当了。冰川天女道:“额都公公,多谢你一番好意。你暂时在这里住下,待尼泊尔太平之后,你再回家。”她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决定。但在额都听来,好像冰川天女已有使得尼泊尔太平的方法,于是心满意足的施礼退下。冰川天女也就和法王一道赶往土司的城堡去了。
  陈天宇与幽萍两人在石塔的静室里受至!围攻,正在吃紧,陈天宇展开冰川剑法,拼命抵挡印度苦行僧的竹杖金盂,仍被他迫得步步后退。幽萍仗剑保护护班禅活佛的代表,这时也已与苦行僧的师侄德鲁奇交上了手。另外还有两个西藏武士,是俄马登的手下。幽萍勉强敌得住德鲁奇,再添上两个敌人,立刻险象环生。俄马登的手下目的在于班禅的代表,迫退了幽萍,立刻上去捉人。幽萍大急,扬手飞出两枚冰魄神弹,两个武士未曾碰过这种奇怪的暗器,给冰弹中了穴道,登时血液冷凝,手脚麻木,吓得慌忙窜出,赶紧去找烈酒御寒。幽萍大喜,又用冰魄神弹去打德鲁奇,德鲁奇功力较高,把软鞭使得呼呼风响,冰弹不中他的穴道,虽然被寒气侵袭,冷得牙关打战、却也还能够挺住。至于那个苦行僧,却连寒战也不打一个,冰弹未近身就被他扬袖拂开,他仍然紧紧追击着陈天宇,半点也不放松。
  这时幽萍这时转危为安,陈天宇却抵敌不住。印度苦僧喝一声大喝,金盂钵忽地当头一罩,陈天宇缩手不及,长简罩在钵中。若行憎哈哈大笑,盂钵左旋右转,陈天宇身不由己地跟着他旋转,不论怎样用力,长剑总是拔不出来。
  苦行僧得意之极,正待加速那盂钵的旋转之力,忽觉门外静寂如死,气氛有异,心中一懊,回头看时,忽听得嗤的一声,奇寒之气从鼻孔中钻人,只见冰川天女面挟寒霜,正在冷冷地盯着自己。再一看,门外的武上个个垂手肃立,那抱着俄马登僵硬身体的武士更是显得非常惶恐,原来白教法王的法驾来到了古塔下面。
  印度苦行僧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有丝毫斗志,而且他被冰川天女的冰弹从鼻孔中打入,奇寒之气,真侵到心头,即算尚有斗志,亦已无能为力,幸而他的瑜伽功夫已练到第二段的第一段的最高,可以闭气十个时辰不死,他虽然没有这个本领,也可能闭气两三个时辰。当下立即闭气屏息呼吸,令那股奇寒之气不能流,用真气保着心头的一点温暖,立即穿窗飞走,冰川天女也不追他。德鲁奇纵身稍慢,被陈天宇拉住鞭梢,长剑一起,正待削下,冰川天女道:“只要他发誓不再到西藏,让他去吧。”德鲁奇活命要紧,果然发了一个誓,陈天宇便松开手,让他走了。
  白教法王走上塔楼,班禅活佛的代表服了冰宫灵药之后,痛楚若失,行动已如常人,白教法王向他慰问,他也向法王道谢,多谢法王的明智,消饵了这场险恶的风波。
  俄马登的几个亲信武士被法王的威严镇住,垂手肃立,动也不敢一动,抱着俄马登僵硬身体的那个武士,更是惶恐不安。法王道:“你们愿意立功赎罪么?”这群武士自是没口应承,法王道:“俄马登勾结外人妄图叛乱,你们是他的亲信,总不至于不知道吧?”那群武士低头不敢作声。法王道:“你们把他的罪证搜来给我,我要公布给萨迦宗全体僧俗人众知道。”命两个护法弟子陪同俄马登的亲信武士去搜查,果然在俄马登的私室里搜出了许多秘密信件,其中竟有印度喀林邦大公和尼泊尔国王亲笔答应的函件,法王请冰川天女将俄马登救醒,罪证确凿,俄马登虽然狡猾如狐,亦已无言可辩。法王将他斥责一顿,用重手法废了他的武功,将他交与班禅活佛的代表看管。待萨迦宗的乱事完全平息之后,再押到拉萨去。
  土司堡中的恶斗,由于法王和冰川天女的来到,立时瓦解冰消,但外面山坡,被俄马登所驱使的土司军队,仍然在和芝娜的舅舅洛珠的军队相持,法王处理了俄马登之后,再命护法弟子摆起法驾仪仗,到外面去调停两军的相斗。
  冰川天女陪班禅的代表说话,陈天宇和幽萍则趁这个空闲,到后宫去寻觅芝娜的尸体。土司堡中的“吹忠”本来是被俄马登迫令他害班禅活佛的代表的,他不敢下手,却由副手代死,班禅的代表宽大为怀,也饶了他。他自愿带领陈天宇前往上司的灵堂,原来芝娜的遗体被俄马登摆在一个玻璃棺内,就放在土司灵堂的旁边,在俄马登的意思,是让土司的手下都认清这个刺客便是当年偷马纵火的“女贼”,也即是被陈定基父子救走的那个“女贼”,好证明他说的不是假话,好激起上司手下对汉人“宣慰使”的仇恨。因此之故,陈天宇又看到了芝娜的遗容。前尘往事,一一泛上心头,陈天宇不觉潜然泪下。
  西藏高原,气候寒冷乾燥,芝娜的尸体,放在玻璃棺中,虽然为时已过一旬,颜色还是栩栩如生,陈天宇想起她临死之前,前来道别的情景,那幽怨的神情,诀别的眼光,毕生也不会忘记。灵堂里寂静无声,只有幽萍的在幽幽的叹息。陈天宇面对遗容,一片凄迷,眼前忽然泛出芝娜的幻影,好像弹着冬不拉向自己行来。耳边忽地听得有人叫道:“天宇,天宇!”幻影也变作了真人,陈天宇尖声叫道:“芝娜!”张臂向前一抱,眼前的“芝娜”忽然变了,只见她张大眼睛,惊愕得难以形容,陈天宇霎时间清醒过来,看清楚了,原来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土司的女儿桑壁伊。她的母亲也跟着走了进来。
  这刹那间,桑壁伊心中的悲痛实不在陈天宇之下,这刹那那间,她什么都明白了:陈天宇为什么屡次拒婚?陈天宇为什么是躲避她?一切疑问都已得到答案:原来人言不假、陈天宇睛的果然是这个“女贼”,是刺杀自己父亲的仇人。她的母亲是惊愕得难以形容,愤然问道:“嗯,陈公子、你进这灵堂作么?你是吊祭你的丈人还是吊这个女贼?”其实她是明知故问。陈天宇手抚玻璃棺材的这份悲痛的神情,任谁人都看得出,他是吊祭芝娜的。
  陈天宇低声说道:“她不是女贼,她是沁布藩王的女儿。你们既然看着她不顺眼,就让我把她的棺材搬走了吧!”土司的寡妇登时怒气上冲,厉声叫道:“我不管她是谁,我只知道她是刺我丈夫的仇人,死了也得要她陪葬!”忽地嚎陶哭道:“王爷,你死得好惨呵,你死了谁都来欺负我们呵!”她一时气愤,说出这话,忽地想起陈天宇替她除掉俄马登,实是对她有恩,怎说是欺负?哭声不觉低了一些。
  陈天宇手足无措,幽萍忽地也哭道:“芝娜姐姐呵,你死得不值呵,别人杀了你的一家,并吞了你的土地,你只刺杀了个仇人,却要陪着仇人死去,死得好不值呵!”桑壁伊母女心中一震,土司害死藩王全家之事,她们也并非全无知晓,只是碍于夫妇父女之情,就只记得别人的仇恨,却记不得自己亲人给予别人的灾祸。幽萍的哭声未歇,土司寡妇的哭声却不自觉停了下来。哭声中忽见法王陪一个身材高大的藏族男子走灵堂,这男子正是芝娜的舅舅洛珠。
  洛珠接受了法王的调解,进来寻觅甥女的尸体,一见芝娜的尸体摆在土司灵棕的旁边,怒气冲冲地叫道:“你这个篡位恶贼,怎配在我甥女的旁边?”动手就要砸土司的桐棺。法王低首合什,口宣佛号,庄严说道:“因果报应,人死仇灭,你们两两家也和解了吧!”土司夫人颓然坐在地上,无言以应。陈天宇见已有洛珠出头,心中伤痛,不愿再留,牵着幽萍的手悄悄退出。土司夫人的哭声已止,这时却轮到桑壁伊痛哭起来,她什么都绝望了。
  唐经天送走了陈天宇之后,一夜忧心忡忡,第二日一早,听说外面藏兵的步哨已经撤除,正在惊诧,忽报陈天宇和两个女子已回到外面。
  唐经天奇道:“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有受伤么?”进来禀报的戈什笑道:“公子的精神比昨天还要好得多,哪会受伤。”唐经天急忙出去迎接,骤然眼睛一亮,只见冰川天女主仆,手挽着手,和陈天宇一道,并肩走进衙门,三个人都是眉开眼笑,喜气洋洋。唐经天这几天来为了应付围攻,衣不解带,睡不安枕,这时忽然见着冰川天女的笑容,就像在霉雨的季节,骤然见着灿烂的阳光一样,满大的阴霆都扫得干干净净。大喜叫道:“冰娥姐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呵?天宇,外边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不去拉萨?”他同时向两人发问,眼睛却尽瞟着冰川天女。幽萍笑得弯下了腰,摆脱了冰川天女牵着她的手,推了陈天宇一把,在他耳边悄悄笑道:“傻子,还用得着你答话么?赶快躲开,让他们二人畅叙。”
  冰川天女道:“无须到拉萨了。”将事情经过撮要说了一遍,唐经天万万料想不到,事情竟然解决得如此容易,喜不自禁地拉着冰川天女的手道:“冰娥姐姐,你真像天上的神仙,一手拨开云雾,立刻现出晴天来了。”冰川天女面上一红,偷偷推开唐经天的手,道:“你还说呢,我现在正烦得要命。”
  唐经天轻轻哼着新疆的民歌:“纵有些心底的愁烦,也只像淡云遮盖着燃烧的太阳。”他还以为冰川夭女是故意夸张,凝眸睛,冰川天女双眉深锁,不像撒娇,也不像说笑。唐经天道:“是怎么回事?弥天的大祸都已消除,还有什么值得愁闷?”冰川天女道:“阴云还未吹得净散呢,你赶快替我出出主意思。”将见到了老画师额都,以及额都告诉她的、尼泊尔国王就要出兵的事情告诉了唐经天。唐经天想不到有这样突如其来的风波,面色变得沉重起来,沉思半晌,忽地笑道:“你熟读佛书,难道不知道佛祖割肉喂鹰,舍身救虎的故事?”冰川天女愠道:“你忍心教我下嫁尼泊尔的国王么?”语气之间,爱恨交并,真情流露。唐经天笑道:“我岂是教你下嫁暴君?我是劝你不辞艰险,就当你到地狱去走一遭,索性去见那个暴君,一来打消他的妄念,二来也好相机行事,或者感化他导他向善,或者除了他另立新君,这也是一场大功德呀。”冰川天女道:“我母亲曾发誓不回母国,再说去也未必有什么效果。”唐经天道:“世事沧桑,人事难料。你以前又何曾想到冰峰会倒,你也终于招惹尘世的麻烦?你这次奔波数地,消饵了西藏的战祸,这样的麻烦你都不怕,还怕什么麻烦?”其实冰川天女本来已有这个意思,得到唐经天一劝,心意立决,微笑说道:“那么我要你和我一同去!”唐经天笑道:“那是求之不得。咱们稍息两天,先到拉萨去见福康安,然后到边境去‘迎接’那位暴君。”
  冰川天女在冰宫之时,严若不食烟火的仙女,全不理会尘世之事,下山之后,渐渐由出世而“入世”,性情和唐经天也渐渐更为接近了。
  两人在宣慰使府衙的花园中徘徊漫步,隅咽细语,说起以前的种种误会,都不禁哑然失笑。这些误会,大半是因为有金世遗穿插其间而引起的。唐经天谈说起来,笑道:“此人真是难以猜测,我以前对他讨厌之极,却想不到他今次却帮了我和天宇的一个大忙。俄马登本来是要捕捉天宇,金世遗却莫名其妙到来,替天宇去见法王,你说怪也不怪?”冰川天女道:“原来如此,他几乎送掉性命呢,我刚才忘记对你说,我到喇嘛宫的时候,他正在和白教法王对掌。”唐经天听了冰川天女细说当时的情形,不禁骇然,叹口气道:“呀,他只有三十六天的性命,却又偏偏不肯受人怜悯,拒绝别人相救。真是天下第一个怪人,我非找到他不能安心,他到哪里去了呢?”
  金世遗到哪里去了呢?
  金世遗那晚逃出了喇嘛宫后,心情浑饨,一片迷茫,漫无目的地出了萨迪城门,在旷野子然独行,不觉黑夜消逝,红日从东方升起,金世遗被晓风一吹,稍稍清醒,自言自语道:“我该到哪里去呢?”连他自己也不知该到什么地方去。忽觉口中焦渴,甚是难受,原来他被法王掌力所迫,当时运用了全身精力与之相抗,体中水份消耗过多,幸得冰川天女将两枚冰魄神弹送入他的口中,用奇寒之气化解了体中的奇热,这才不致引起内火焚身,变成残废。但冰弹并非灵药,消融之后,又经过了大半夜的时间,效用已失,而他的体中热气,还未完全消除,是以自然感到焦渴。金世遗沿着驿道奔跑,那是通往拉萨去的大路,走不多久,见着路旁有家酒肆,西藏天气寒冷,路上行人,习惯饮酒御寒,所以大路上每隔十数里就有酒肆,好像江南的茶亭一样。
  金世遗走入酒肆,立刻唤酒解喝,酒肆四面通爽,金世遗适才在路上奔跑,反而没有留意郊野景色,这时坐了下来,稍稍平静,向外望去,但见一片新绿,遍野新生的嫩草中还隐约可以见着几朵谈黄色的小花,那是西藏冬季过后,最早开放的报春花。这时是仲春二月的时节,西藏的春天来得迟,有些树木枯黄的树叶还没有落尽。金世遗百感交集,忽地想道:“草原生机蓬勃,而我却像绿草中枯黄的树叶。”悲从中来,击桌狂歌,唱的是他做小乞丐时候从老乞丐学来的江南“莲花落”。这本来汾小调,抒发乞丐胸中的愁郁的,在他口中唱出来,充满了悲苦之情,却如狂歌当哭!酒保吓了一跳,叫道:“客官,酒来了。”盛酒的是一种长颈的酒椿,金世遗看也不看,把酒瓶在桌上一敲,敲断瓶颈,张口一吸,酒就像喷泉的水柱一般,被他倒入口中。酒保几曾见过如此喝酒的法子,惊得呆了,忽然间,金世遗大叫一声,飞身跳起,好像碰到了什么怪异之事,正是:
  狂歌当哭谁能解,忽见故人天外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桑壁伊道:“妈,你说。”土司夫人道:“俄马登真的想杀班禅活佛的代表!”桑壁伊大为震惊,颤声说道:“妈,你怎么知道?” 土司夫人道:“班掸活佛的代表那日被女贼误伤,背上中了一把飞刀,幸亏没有致命。可是这事情非同小可,俄马登便藉此想利用活佛的代表,请他们转呈达赖班掸两位活佛,把事情牵涉至白教法王身上,请达赖班禅出面,将白教喇嘛再逐出西藏。” 桑壁伊道:“这事情我也听到一点风声。”土司夫人续道:“幸亏两位活佛的代表,做事慎重,只将当日的经过依实禀报上去,却没有请达赖班禅驱逐白教法王。俄马登日日挑拨煽动,班掸活佛的代表要求先见白教法王谈谈,意思是想查明事实的真相。俄马登怎肯让他们见法王?暗中指使替他主治的医师下药,令得班禅活佛的代表的刀伤非但不能治愈,而且日见严重。俄马登就推说他病重,不宜见客,将两位活佛的代表与外间隔绝了。在这其问他仍是日日催促班禅活佛的代表写信禀报活佛,班禅活佛的代表更是起疑,坚决不肯照他的意思写信。俄马登没法,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叫那个医师下毒,限令在今晚三更之前结束班掸活佛代表的性命。人人都知道班掸活佛的代表是给女贼刺伤的,如此一来,自然以为他是因伤而死,断无人疑至俄马登身上。俄马登以为如此一来,便可刺激班禅活佛,达到目的。” 桑壁伊惊道:“班禅活佛的代表若然在咱们这儿死去,只怕整个萨迦的僧俗官都要受活佛降罪。”土司的夫人道:“可不是吗?因此医师不敢下手,可是他又害怕俄马登杀他,故此偷偷告诉我,求我替他作主,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咱们的性命都捏在俄马登手上。”桑壁伊道:“咱们和他拼了!”她母亲苦笑道:“拼得过么?这是以卵击石!” 桑壁伊怒道:“莫不成眼睁睁地让他惹来大祸?”两母女愁容相对,毫无办法,忽地窗门“呀”的一声给人从外面推开,桑壁伊拔出佩刀,正待喝问,只听得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叫道:“是我!”桑壁伊几乎疑是梦中,跳进来的人竟然是陈天宇,桑壁伊想跳上去抱他,眼波一转,只见陈天宇后面还跟着一位少女,桑壁伊退后两步,呆呆地望着他们。 陈天宇道:“桑壁伊,你信不信我?”桑壁伊从未曾听过陈天宇用如此的口气向她说话,喜不自胜地点了点头。陈天宇道:子俄马登已给我们制住了。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桑壁伊母女有如绝处逢生的人,狂喜得说不出活。陈天宇道:“不过你们不必阻挠那个医师,让他去谋杀班掸活佛的代表。”桑壁伊惊叫道:“为什么?”陈天宇道:“时间迫速,事后再说给你知。现在请你马上告诉我,班禅活佛的代表住在什么地方?” 桑壁伊的母亲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土司夫人,一怔之下,立刻明白了他们的用意,说道:“好,事不宜迟,你们快去。活佛的代表在西面那个尖塔上的第二层。”陈天宇拉着幽萍立刻便走,桑壁伊心思不定,想追出去,又停在门边,喃喃说道:‘妈,他们是做什么?”她母亲道:“他们是想当着活佛代表的面戳破俄马登的阴谋。吹忠(巫师。常兼作医师,就是土司夫人师说的替活佛代表主治的那位医师。)只怕还要来见我,你回房去吧。”桑壁伊道:“我不是问这个。”她母亲道:“那你问什么?”桑壁伊眼圈一红,忽然低低地叹了口气,自个儿走出门外去了。 陈天宇与幽萍适才已探明了土司堡中的路道,很快便寻到西面那个尖塔,尖塔一共三层,西藏王公贵族,家中一般都造有这种式样的“神塔”,静悠悠的,若非他们得到土司夫人指点,真不知这里面供的竟然是一尊“活佛”的替身。陈天宇一纵数丈,飞鸟般地上了第二层,幽萍轻功较逊,跳不得那么高,手按飞檐,借一借力,才翻上去,就只是这一点点声息,在上面眩望的人已探头来,幽萍机警之极,不待他们出声,就用两枚冰魄神弹打中了他们的哑穴。黑夜之中认穴如此之准,陈天宇也暗叹不如,心道:“果然不愧是冰宫侍女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房中有盏油灯,班禅活佛的代表正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一见他们进来,吓了一跳,一骨碌地坐起来。幽萍道:“我是奉活佛之命来探望你的。”走近前去,露出胸前所佩的一道灵符。原来冰川天女与幽萍到拉萨之时,冰川天女以佛门之女护法的身份,的确去拜访过达赖活佛,幽萍那道灵符,就是达赖所赐。班禅活佛的代表将信将疑,心中想道:“达赖活佛怎会知我在此罹难?”达赖班禅分居前藏后藏,距离颇远,以日程推算,班禅纵已接到他使者的禀报,也不能即时通知达赖。但班禅的代表见幽萍佩有达赖的灵符,虽有疑心,却也不敢张扬叫喊。 幽萍就正是要他不叫不喊,剔亮油灯,张眼一看,只见一片红肿,溃烂不堪,心中暗恨俄马登的狠毒,立刻取出一枚丹药,用茶水化了,涂在伤口上,合什说道:“倚仗佛力,速愈此伤。”冰宫中的灵丹妙药,非同凡品,何况这只是外表的刀伤,一敷上去,伤者立感沁凉,精神一振,痛楚若失。 班掸的代表这时再也没有疑心,合什诵佛,然后低声问道:“你们是谁:来时没有惊动人吗?”幽萍道:“我们就是为了救你纽。俄马登已给我们制住了,他的手下还没知道。等会有人给你吃药,你不要吃!”一说完话,立刻与陈天宇隐身在屋中眸像之后,班禅的代表莫名其妙,不住的低声念佛。 过了一会,有脚步声从外面走进来,班惮的代表问道:“吹忠怎么不来?”来的人是吹忠的助手,原来那个担任主治医师的助手,心中害怕,不敢亲自毒杀“活佛”的替身。故此配了毒药后,却叫助手端来,助手也不知道碗中盛的乃是毒药。助手端着药碗恭恭敬敬的说道,“吹忠有事,叫我来侍候活佛。”话声未完,幽萍忽地跳了出来,伸手一捏,助手“呵呀”叫了出来,幽萍趁势夺过药碗,往他口中一倒,转瞬之间,他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变为瘀黑,可怜这个助手,糊里糊涂地就送了一条性命。班禅的代表大吃一惊,叫道:“好狠毒的俄马登!”不由得心中凛惧,对幽萍道:“我明白啦,可是这一来,咱们与他们也撕破面了,怎生出得城堡?”陈天宇道:不用惧怕,我们保你出去。”这话刚刚说完,外面人声纷至。陈字拔出长剑,开门一看,只见外面影影绰绰的大约有四五个人,当先的竟是那个印度苦行僧,最后面的是他的师侄德鲁奇,抱着僵硬冰冷的俄马登,还有两个人是俄马登的亲信武士。他们本来是集在一起,想去围攻冰川天女的,想不到没见着冰川天女,却寻着了俄马登。这一下,他们自然立即猜到堡中有事,所以赶了回来。 那印度苦行僧见冰川天女不在其内,放下了心,喝道:“好小子,你们是吃了豹子的心狮子的胆?竟敢劫持活佛来了!”陈天宇道:“你还敢说,快叫俄马登前来领罪!”俄马登的亲信武士大怒,喝道:“你们用的什么妖法害死了大涅巴?若不立即将他救醒,要你这双妖男妖女的性命!”抡刀动斧,立刻砍进房中。陈天宇道,“萍妹,你保护活佛代表。”展开长剑,叮当两声,将两个刀斧手挡了回去。 那印度苦行憎,左手举竹杖,右手举盂钵,嘿嘿冷笑,只等陈天宇一冲出来,就要当头罩下。陈天宇不惧堡中的武士,却不能不惧这个印度苦行僧,心中自知帅己与幽萍联手之力,只怕也未必能够与这苦行僧相抗,何况另外还有那么多敌人。看来今晚那是万难逃脱的了!那印度苦行僧见陈天宇不敢冲出,越发得意,嘿嘿冷笑,索性一步一步的走进房来,盂钵一翻,倏地将陈天宇的长剑罩住! 金世遗与白教法王在静室对掌,白教法王把金世遗迫得筋疲力竭,正拟作最后的一击,金世遗也把毒针吐到了口边,要与白教法王同归于尽。就在于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一声娇呼,金世遗的毒针刚刚吐出,吓了一跳,失了准头,被白教法王展袖拂落,而白教法王分了分神,这一掌推出也减了五成力量,金世遗虽然被他一掌推倒,内脏却没有受伤,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跳起来。 金世遗与法王对掌,乃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与强敌以全力相拼,心神贯注,连冰川大女进来都不知道。这时翻了一个筋斗,跳起来时,突然见到他所倾慕过又怨恨过的冰川天女笑盈盈地站在面前,不禁“呵呀”一声,叫了出来。嘴巴一张,忽觉一股奇寒之气,直透人体内,原来是冰川天女玉指一弹,将两枚神弹送入了他的口中: 金世遗适才被法王的掌力相迫,体热如焚,焦渴之极,突然得到冰魄神弹送人口中,真如在沙漠上的旅人,得到从天而降的甘露。只觉遍体沁凉,心头那股火热之气也立时消散了。金世遗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心头一震,立刻明白了是冰川天女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救了自己,要不然自己虽然侥幸能够脱身,不至于毙在法王掌下,但内火烧身,重者全身瘫痪,轻者也得大病一场! 这刹那间,金世遗神思昏昏,心中混乱之极,他此来本是与唐经天赌一口气,却想不到几乎送命,惨败的情形偏偏给冰川天女见到,而且还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性命不足惜,自尊心的受挫,却令金世遗大感难过。 金世遗这与众不同的奇怪心思,冰川天女哪能猜到,见他缓过气来,缓缓走近,微笑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嗯,你见到唐经天没有,我和你一同走吧,问他讨几颗碧灵丹去。吕四娘说你的内功练得不当,只有天山雪莲制炼的碧灵丹方能给你暂保真元。”冰川天女的声音温柔之极,金世遗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体贴”的话,若在往时,他听到冰川天女这样温柔,不知该有多少高兴,而今听来,却如万箭钻心,温柔变成了讥刺,体贴变成了挖苦。金世遗突然大叫一声,飞身便走,冰川天女追出门外,只见他已上了屋顶,投掷下来的是一片冰冷怨愤的眼光,法王在内,于理于情,冰川天女都不能丢开法王去追踪金世遗。冰川天女只得叹了口气,回转身来,摇摇头道:“真是无可理喻!”“真是无可理喻!”法王也摇了摇头,随即向冰川天女合什,笑道:“适才这位年轻人是女护法的相识吗?”冰川天女道:“是一位见过几次面的朋友,他如此冒犯活佛,我心中也实在不安。”法王微笑道:“如此年纪,如此武功,也确算得是人所少有。幸亏女护法前来,要不然只怕我要与他同归于尽。”冰川天女随着法王的眼光看去,只见金世遗喷出的那口毒针,插在理石的地砖上,周围也黑了一片。不觉骇然! 在青海之时,冰川天女曾经做过白教法王的上宾,这回相见甚觉欢欣,法王请她坐下,命弟子奉上香茶,忽见冰川天女眼光,却注视着走廓内一幅壁画。 白教法王微笑道:“女护法喜欢这幅壁画么?”冰川天女“噫”了一声,缓缓走出,站在壁画之下,定睛凝视,面上流露出奇异的光辉,白教法王道:“这幅画名叫《八思巴朝觐忽必烈去蒙古》。画中仕女人物,骆驼牛羊,都栩栩如生,草原风光,漠北情调,几乎要浮出画面。确是一幅美妙的壁画。”法王正在口讲指划,替冰川天女解释这幅壁画,眼光忽地停在画中一个少女的面上,也不禁“咦”了一声,奇怪起来。法罩事忙,以前对宫中的壁画没有仔细留意,这时才看出了画中那个穿着尼泊尔贵族妇女服饰的少女,面貌竟然有几分相似冰川天女。冰川天女道:“画这幅画的画工还在这里吗?”白教法王道:“画工是以前的土司从拉萨请来的,这座喇嘛宫还有若干壁画尚未画好,画工未曾遣散,我叫人替你查查。”立刻将一个护法弟子唤来,叫他去查明是哪一个画工所画。 白教法王陪冰川天女说话,冰川天女将她赶往拉萨调停的经过说与法王知道。法王闻得她与达赖活佛以及清廷的驻藏大臣福康安都见过面,福康安并已答应出兵去截印度喀林邦的军队,而达赖活佛也知道了俄马登的阴谋,同意白教法王在萨迎地区有最高无上的教权,萨迎的事情,便由他全权处理,法王大喜,向冰川天女谢道:“多亏女护法以绝大神通,消饵了这场弥天大祸。”冰川天女道:“那是仰仗几位活佛悲天悯人的慈悲,大家都不愿挑起战乱,这才得以和平解决。我不过稍尽奔走之劳,有何功德可以称道?目下俄马登的亲兵尚在和洛珠的军队对峙,事不宜迟,咱们且先平定了这场乱事吧。”法王道:“俄马登这厮,我早就想将他拿来法办了,以前只因碍于黄教的面子,我远来是客,不便喧宾夺主,现既承达赖活佛委以全权,俄马登有多大能为,也逃不脱我的掌心。”立刻下令准备法驾仪仗,要连夜到土司堡中去平定这场乱事。 护法弟子分头行事,不到一刻,去访查画工的大弟子回来报道:“那幅壁画是一个尼泊尔的画工画的。”冰川天女忙问道:“他叫什么名字?”护法弟子道:“他说他要见到女护法才说。”冰天女奇道:“他怎么知道我在此间?是你向他说我要查问这幅的吗?”护法弟子道:“我没有说。这画工一听我问,便道:‘是冰娥小公主来了,否则无人会来问我。呀,我到西藏来这幅画就是为了等她。’”冰川天女忙道:“快请他进来!”护弟子道:“他就在外边。”将门打开,只见一个自发萧萧的老工走了进来,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冰川天女,忽然用尼泊尔话贿说道:“长得和当年的华玉公主真是一模一样。” 冰川天女道:“你是谁?你怎知道我母亲的名字?”那老画工道:“奴仆名叫额都,三十年前,曾伺候过驸马、公主。”冰天女“呵呀”一声叫了起来,道:“原来是额都公公,想不到有这个缘份见你,失敬了!”盈盈起立,捡袄一拜,护法弟子得呆了。哪想得到活佛的贵宾,佩有贝叶灵符的女护法,竟对这样一个穷愁潦倒的老画工恭敬施礼。 法王也大出意外,耸然动容,忙叫弟子给老画工设座,笑道:“原来你们是相识,当真意料不到。”冰川天女道:“不,如今才是第一次和额都公公见面。”法王一诧,只听得冰川天女续道:“额都公公是教我母亲画画的师父,母亲生前,时时和谈他的画。他是尼泊尔的第一画师,我的冰宫中还藏有许多他画的画。”法王合什说道:“异国相逢,两代相见,真是缘分。”冰川天女浮起一片怜悯之情,问道:“额都公公不在皇宫安晚年清福,却跋涉关山,远适异国,这是为何?”额都捋着斑白的胡子,缓缓说道:“就为的等你到这儿来召见我。我本来以为不知要等到什么年月,谁知现在就给我等着了。多谢我佛慈悲,尼泊尔前任的国王,是你母亲的堂兄,在国中横征暴敛,大伤民心;在国外穷兵默武,结怨四邻,你知道吗?”冰川天女道:“母亲生前曾和我说起,她曾托人劝过堂兄。也因此我母亲发誓不回尼泊尔。嗯,你怎称他做前王?” 额都辍了一口清茶,叹气说道:“他死前一年,就是抢夺金本巴瓶的那一年,因为和邻邦开仗,受了箭伤,回到宫中,没有多久就死了。他的儿子继位,比父亲更为暴虐,弄到民怨沸腾,老一辈的都想念起你的母亲华玉公主来,就这王位本来应当是你的母亲的,假若当年你母亲继承大位,尼泊尔就不至弄成今日的样子了。人人都盼望华玉公主和驸马能够回来。”冰川天女也叹口气,道:“我的母亲已死了十多年啦。”额都道:“这消息我是知道的,可是国人还未知道,他们焚香祷告,总是盼望你的母亲回来。” 冰川天女咽了眼泪,道:“你怎知道我母亲去世的消息?”额都道:“前王曾派遣国师到西藏来探听华玉公主的消息。听说他曾见过你面。”冰川天女点点头道:“不错,那红衣番僧两上冰宫,被我驱逐下山的。后来他在抢夺金本巴瓶的事件中也丧了命了。”额都道:“他虽死了,可是他对前王所说的话,却种下一个大祸根!” 冰川天女奇道:“他和国王说了些什么话来?”额都道:“他见到了人世无双的绝色仙子,那说的就是你了。”冰川天女杏脸泛红,道:“这妖僧可恶,我当时真不该放他活着回去。”额都续道:“他又说你的武功高极,连手下的一群侍女,也都是个个不凡。若然你肯诚心协助国王,尼泊尔定可称雄。只是据他看来,你实无意回国,但人事难料,你对皇室既不忠心,留下来便是祸患,所以他劝国王选拔高手去暗杀你。”冰川天女冷笑道:“我倒不惧。”额都道:“前王听了他的说法,虽然对你甚不放心,但是他在西藏挫败之后,又和四邻结怨。国家多事,急切之间也选不到高手,听说你无意回来,也就算了。但太子听到世间有这样绝色的女子,当时就留了心。他两年来没立皇后,原来他是虚席以待。”冰川天女啐了一口道:“那是癫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额都道:“他不知道你的心意,一直都是痴心妄想。这两年,他请了不少阿拉伯和欧洲的高手武士,又训练了一个登山兵团。准备到西藏来,迎接你回去。”冰川天女道:“千军可以夺帅,匹子可夺志。他就是派十万人来,我也不会为他所动。”额都道:“以战争作威胁,他料想福康安和藏王不会为你一人而轻启战端,他亲自带兵来迎接你,你纵不愿,西藏也不敢亩留你居停。”冰川天女又气又愤,料不到自己竟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额都续道:“我以前得你母亲厚待,恩义难忘,国人又都想你们,所以我不惜抛弃了皇宫画师的位置,跋涉关山,来到这里,我年老力衰,冰峰是上不了的,恰巧白教喇嘛宫要人作画,我便应征来了。你母亲一生礼佛,我料你也许会到喇嘛宫中参拜,所以便画了那幅画,希望你能见到,果然我佛慈悲,不须我多费时日久等。” 冰川天女明白了原委,道:“多谢你不辞劳苦,将信息带给我。”额都道:“我来见你,还带来了我自己的心意和国人的愿望。”冰川天女道:“愿听教言,公公你说。”额都道:“你若有心杀他,那么你便回去,杀他自立。国人都拥护你。即算你不杀他、回国之后,振臂一呼,国人也会拥护你推翻暴君,立你为王,这王位本来是你母亲的,由你继承,名正言顺。”冰川天女微微笑道:“我哪有心思做国王?若不是冰峰倒塌,连尘世我也不愿招惹。我本来就打算今生今世,永隐冰宫的啊!” 额都道:“若你不欲为王,那就快远走高飞,因为恐怕国王不日要带兵来了!” 冰川天女道:“你怎么知道?”额都道:“俄马登早就请他发兵,乘此时机,正好作一石两鸟之计。”冰川天女心中烦闷,思如潮涌,久久不言。尼泊尔是她母亲的国家,中国是她父亲的国家。她爱这两个国家的心情,就如同爱她自己的父母上般,难分轩轻。她怎忍见自己的表兄带尼泊尔兵来向中国挑衅?她又怎忍见自己的母国在暴君统治之下民不聊生?可是若然自己真的听额都的话,回国去干预政事,又将惹起多大的风波与麻烦?那又岂是她孤高绝俗的性情所堪忍受? 外面护法弟子进来报道:法王的仪仗已经准备停当了。冰川天女道:“额都公公,多谢你一番好意。你暂时在这里住下,待尼泊尔太平之后,你再回家。”她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决定。但在额都听来,好像冰川天女已有使得尼泊尔太平的方法,于是心满意足的施礼退下。冰川天女也就和法王一道赶往土司的城堡去了。 陈天宇与幽萍两人在石塔的静室里受至!围攻,正在吃紧,陈天宇展开冰川剑法,拼命抵挡印度苦行僧的竹杖金盂,仍被他迫得步步后退。幽萍仗剑保护护班禅活佛的代表,这时也已与苦行僧的师侄德鲁奇交上了手。另外还有两个西藏武士,是俄马登的手下。幽萍勉强敌得住德鲁奇,再添上两个敌人,立刻险象环生。俄马登的手下目的在于班禅的代表,迫退了幽萍,立刻上去捉人。幽萍大急,扬手飞出两枚冰魄神弹,两个武士未曾碰过这种奇怪的暗器,给冰弹中了穴道,登时血液冷凝,手脚麻木,吓得慌忙窜出,赶紧去找烈酒御寒。幽萍大喜,又用冰魄神弹去打德鲁奇,德鲁奇功力较高,把软鞭使得呼呼风响,冰弹不中他的穴道,虽然被寒气侵袭,冷得牙关打战、却也还能够挺住。至于那个苦行僧,却连寒战也不打一个,冰弹未近身就被他扬袖拂开,他仍然紧紧追击着陈天宇,半点也不放松。 这时幽萍这时转危为安,陈天宇却抵敌不住。印度苦僧喝一声大喝,金盂钵忽地当头一罩,陈天宇缩手不及,长简罩在钵中。若行憎哈哈大笑,盂钵左旋右转,陈天宇身不由己地跟着他旋转,不论怎样用力,长剑总是拔不出来。 苦行僧得意之极,正待加速那盂钵的旋转之力,忽觉门外静寂如死,气氛有异,心中一懊,回头看时,忽听得嗤的一声,奇寒之气从鼻孔中钻人,只见冰川天女面挟寒霜,正在冷冷地盯着自己。再一看,门外的武上个个垂手肃立,那抱着俄马登僵硬身体的武士更是显得非常惶恐,原来白教法王的法驾来到了古塔下面。 印度苦行僧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有丝毫斗志,而且他被冰川天女的冰弹从鼻孔中打入,奇寒之气,真侵到心头,即算尚有斗志,亦已无能为力,幸而他的瑜伽功夫已练到第二段的第一段的最高,可以闭气十个时辰不死,他虽然没有这个本领,也可能闭气两三个时辰。当下立即闭气屏息呼吸,令那股奇寒之气不能流,用真气保着心头的一点温暖,立即穿窗飞走,冰川天女也不追他。德鲁奇纵身稍慢,被陈天宇拉住鞭梢,长剑一起,正待削下,冰川天女道:“只要他发誓不再到西藏,让他去吧。”德鲁奇活命要紧,果然发了一个誓,陈天宇便松开手,让他走了。 白教法王走上塔楼,班禅活佛的代表服了冰宫灵药之后,痛楚若失,行动已如常人,白教法王向他慰问,他也向法王道谢,多谢法王的明智,消饵了这场险恶的风波。 俄马登的几个亲信武士被法王的威严镇住,垂手肃立,动也不敢一动,抱着俄马登僵硬身体的那个武士,更是惶恐不安。法王道:“你们愿意立功赎罪么?”这群武士自是没口应承,法王道:“俄马登勾结外人妄图叛乱,你们是他的亲信,总不至于不知道吧?”那群武士低头不敢作声。法王道:“你们把他的罪证搜来给我,我要公布给萨迦宗全体僧俗人众知道。”命两个护法弟子陪同俄马登的亲信武士去搜查,果然在俄马登的私室里搜出了许多秘密信件,其中竟有印度喀林邦大公和尼泊尔国王亲笔答应的函件,法王请冰川天女将俄马登救醒,罪证确凿,俄马登虽然狡猾如狐,亦已无言可辩。法王将他斥责一顿,用重手法废了他的武功,将他交与班禅活佛的代表看管。待萨迦宗的乱事完全平息之后,再押到拉萨去。 土司堡中的恶斗,由于法王和冰川天女的来到,立时瓦解冰消,但外面山坡,被俄马登所驱使的土司军队,仍然在和芝娜的舅舅洛珠的军队相持,法王处理了俄马登之后,再命护法弟子摆起法驾仪仗,到外面去调停两军的相斗。 冰川天女陪班禅的代表说话,陈天宇和幽萍则趁这个空闲,到后宫去寻觅芝娜的尸体。土司堡中的“吹忠”本来是被俄马登迫令他害班禅活佛的代表的,他不敢下手,却由副手代死,班禅的代表宽大为怀,也饶了他。他自愿带领陈天宇前往上司的灵堂,原来芝娜的遗体被俄马登摆在一个玻璃棺内,就放在土司灵堂的旁边,在俄马登的意思,是让土司的手下都认清这个刺客便是当年偷马纵火的“女贼”,也即是被陈定基父子救走的那个“女贼”,好证明他说的不是假话,好激起上司手下对汉人“宣慰使”的仇恨。因此之故,陈天宇又看到了芝娜的遗容。前尘往事,一一泛上心头,陈天宇不觉潜然泪下。 西藏高原,气候寒冷乾燥,芝娜的尸体,放在玻璃棺中,虽然为时已过一旬,颜色还是栩栩如生,陈天宇想起她临死之前,前来道别的情景,那幽怨的神情,诀别的眼光,毕生也不会忘记。灵堂里寂静无声,只有幽萍的在幽幽的叹息。陈天宇面对遗容,一片凄迷,眼前忽然泛出芝娜的幻影,好像弹着冬不拉向自己行来。耳边忽地听得有人叫道:“天宇,天宇!”幻影也变作了真人,陈天宇尖声叫道:“芝娜!”张臂向前一抱,眼前的“芝娜”忽然变了,只见她张大眼睛,惊愕得难以形容,陈天宇霎时间清醒过来,看清楚了,原来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土司的女儿桑壁伊。她的母亲也跟着走了进来。 这刹那间,桑壁伊心中的悲痛实不在陈天宇之下,这刹那那间,她什么都明白了:陈天宇为什么屡次拒婚?陈天宇为什么是躲避她?一切疑问都已得到答案:原来人言不假、陈天宇睛的果然是这个“女贼”,是刺杀自己父亲的仇人。她的母亲是惊愕得难以形容,愤然问道:“嗯,陈公子、你进这灵堂作么?你是吊祭你的丈人还是吊这个女贼?”其实她是明知故问。陈天宇手抚玻璃棺材的这份悲痛的神情,任谁人都看得出,他是吊祭芝娜的。 陈天宇低声说道:“她不是女贼,她是沁布藩王的女儿。你们既然看着她不顺眼,就让我把她的棺材搬走了吧!”土司的寡妇登时怒气上冲,厉声叫道:“我不管她是谁,我只知道她是刺我丈夫的仇人,死了也得要她陪葬!”忽地嚎陶哭道:“王爷,你死得好惨呵,你死了谁都来欺负我们呵!”她一时气愤,说出这话,忽地想起陈天宇替她除掉俄马登,实是对她有恩,怎说是欺负?哭声不觉低了一些。 陈天宇手足无措,幽萍忽地也哭道:“芝娜姐姐呵,你死得不值呵,别人杀了你的一家,并吞了你的土地,你只刺杀了个仇人,却要陪着仇人死去,死得好不值呵!”桑壁伊母女心中一震,土司害死藩王全家之事,她们也并非全无知晓,只是碍于夫妇父女之情,就只记得别人的仇恨,却记不得自己亲人给予别人的灾祸。幽萍的哭声未歇,土司寡妇的哭声却不自觉停了下来。哭声中忽见法王陪一个身材高大的藏族男子走灵堂,这男子正是芝娜的舅舅洛珠。 洛珠接受了法王的调解,进来寻觅甥女的尸体,一见芝娜的尸体摆在土司灵棕的旁边,怒气冲冲地叫道:“你这个篡位恶贼,怎配在我甥女的旁边?”动手就要砸土司的桐棺。法王低首合什,口宣佛号,庄严说道:“因果报应,人死仇灭,你们两两家也和解了吧!”土司夫人颓然坐在地上,无言以应。陈天宇见已有洛珠出头,心中伤痛,不愿再留,牵着幽萍的手悄悄退出。土司夫人的哭声已止,这时却轮到桑壁伊痛哭起来,她什么都绝望了。 唐经天送走了陈天宇之后,一夜忧心忡忡,第二日一早,听说外面藏兵的步哨已经撤除,正在惊诧,忽报陈天宇和两个女子已回到外面。 唐经天奇道:“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有受伤么?”进来禀报的戈什笑道:“公子的精神比昨天还要好得多,哪会受伤。”唐经天急忙出去迎接,骤然眼睛一亮,只见冰川天女主仆,手挽着手,和陈天宇一道,并肩走进衙门,三个人都是眉开眼笑,喜气洋洋。唐经天这几天来为了应付围攻,衣不解带,睡不安枕,这时忽然见着冰川天女的笑容,就像在霉雨的季节,骤然见着灿烂的阳光一样,满大的阴霆都扫得干干净净。大喜叫道:“冰娥姐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呵?天宇,外边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不去拉萨?”他同时向两人发问,眼睛却尽瞟着冰川天女。幽萍笑得弯下了腰,摆脱了冰川天女牵着她的手,推了陈天宇一把,在他耳边悄悄笑道:“傻子,还用得着你答话么?赶快躲开,让他们二人畅叙。” 冰川天女道:“无须到拉萨了。”将事情经过撮要说了一遍,唐经天万万料想不到,事情竟然解决得如此容易,喜不自禁地拉着冰川天女的手道:“冰娥姐姐,你真像天上的神仙,一手拨开云雾,立刻现出晴天来了。”冰川天女面上一红,偷偷推开唐经天的手,道:“你还说呢,我现在正烦得要命。” 唐经天轻轻哼着新疆的民歌:“纵有些心底的愁烦,也只像淡云遮盖着燃烧的太阳。”他还以为冰川夭女是故意夸张,凝眸睛,冰川天女双眉深锁,不像撒娇,也不像说笑。唐经天道:“是怎么回事?弥天的大祸都已消除,还有什么值得愁闷?”冰川天女道:“阴云还未吹得净散呢,你赶快替我出出主意思。”将见到了老画师额都,以及额都告诉她的、尼泊尔国王就要出兵的事情告诉了唐经天。唐经天想不到有这样突如其来的风波,面色变得沉重起来,沉思半晌,忽地笑道:“你熟读佛书,难道不知道佛祖割肉喂鹰,舍身救虎的故事?”冰川天女愠道:“你忍心教我下嫁尼泊尔的国王么?”语气之间,爱恨交并,真情流露。唐经天笑道:“我岂是教你下嫁暴君?我是劝你不辞艰险,就当你到地狱去走一遭,索性去见那个暴君,一来打消他的妄念,二来也好相机行事,或者感化他导他向善,或者除了他另立新君,这也是一场大功德呀。”冰川天女道:“我母亲曾发誓不回母国,再说去也未必有什么效果。”唐经天道:“世事沧桑,人事难料。你以前又何曾想到冰峰会倒,你也终于招惹尘世的麻烦?你这次奔波数地,消饵了西藏的战祸,这样的麻烦你都不怕,还怕什么麻烦?”其实冰川天女本来已有这个意思,得到唐经天一劝,心意立决,微笑说道:“那么我要你和我一同去!”唐经天笑道:“那是求之不得。咱们稍息两天,先到拉萨去见福康安,然后到边境去‘迎接’那位暴君。” 冰川天女在冰宫之时,严若不食烟火的仙女,全不理会尘世之事,下山之后,渐渐由出世而“入世”,性情和唐经天也渐渐更为接近了。 两人在宣慰使府衙的花园中徘徊漫步,隅咽细语,说起以前的种种误会,都不禁哑然失笑。这些误会,大半是因为有金世遗穿插其间而引起的。唐经天谈说起来,笑道:“此人真是难以猜测,我以前对他讨厌之极,却想不到他今次却帮了我和天宇的一个大忙。俄马登本来是要捕捉天宇,金世遗却莫名其妙到来,替天宇去见法王,你说怪也不怪?”冰川天女道:“原来如此,他几乎送掉性命呢,我刚才忘记对你说,我到喇嘛宫的时候,他正在和白教法王对掌。”唐经天听了冰川天女细说当时的情形,不禁骇然,叹口气道:“呀,他只有三十六天的性命,却又偏偏不肯受人怜悯,拒绝别人相救。真是天下第一个怪人,我非找到他不能安心,他到哪里去了呢?” 金世遗到哪里去了呢? 金世遗那晚逃出了喇嘛宫后,心情浑饨,一片迷茫,漫无目的地出了萨迪城门,在旷野子然独行,不觉黑夜消逝,红日从东方升起,金世遗被晓风一吹,稍稍清醒,自言自语道:“我该到哪里去呢?”连他自己也不知该到什么地方去。忽觉口中焦渴,甚是难受,原来他被法王掌力所迫,当时运用了全身精力与之相抗,体中水份消耗过多,幸得冰川天女将两枚冰魄神弹送入他的口中,用奇寒之气化解了体中的奇热,这才不致引起内火焚身,变成残废。但冰弹并非灵药,消融之后,又经过了大半夜的时间,效用已失,而他的体中热气,还未完全消除,是以自然感到焦渴。金世遗沿着驿道奔跑,那是通往拉萨去的大路,走不多久,见着路旁有家酒肆,西藏天气寒冷,路上行人,习惯饮酒御寒,所以大路上每隔十数里就有酒肆,好像江南的茶亭一样。 金世遗走入酒肆,立刻唤酒解喝,酒肆四面通爽,金世遗适才在路上奔跑,反而没有留意郊野景色,这时坐了下来,稍稍平静,向外望去,但见一片新绿,遍野新生的嫩草中还隐约可以见着几朵谈黄色的小花,那是西藏冬季过后,最早开放的报春花。这时是仲春二月的时节,西藏的春天来得迟,有些树木枯黄的树叶还没有落尽。金世遗百感交集,忽地想道:“草原生机蓬勃,而我却像绿草中枯黄的树叶。”悲从中来,击桌狂歌,唱的是他做小乞丐时候从老乞丐学来的江南“莲花落”。这本来汾小调,抒发乞丐胸中的愁郁的,在他口中唱出来,充满了悲苦之情,却如狂歌当哭!酒保吓了一跳,叫道:“客官,酒来了。”盛酒的是一种长颈的酒椿,金世遗看也不看,把酒瓶在桌上一敲,敲断瓶颈,张口一吸,酒就像喷泉的水柱一般,被他倒入口中。酒保几曾见过如此喝酒的法子,惊得呆了,忽然间,金世遗大叫一声,飞身跳起,好像碰到了什么怪异之事, 正是: 狂歌当哭谁能解,忽见故人天外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扬剑轩居士扫描校对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冰川天女传: 第三十回 块垒难平 伤心话故国 

关键词:

上一篇:威尼斯wns.9778官网第二章 德伯家的苔丝 托马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