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wns.9778官网 > 艺术 > 艺术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吗

原标题:艺术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吗

浏览次数:182 时间:2019-05-10

图片 1

图片 2

  蕾切尔·罗斯正在惠特尼美术馆展出的影像作品《Everything and More》(2015)视频截图 展期:2015年10月30日-2016年2月7日

如果错过了美术馆里冰岛女性艺术家比约克或前卫艺术家小野洋子的展览,我想大多数纽约人会感到后悔。这两个展览堪称艺术界的重磅炸弹,把两位打破常规的女性艺术家作品带到了前沿大机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在其公布的未来展览里,2016年有布鲁斯·瑙曼回顾展、2017年有唐纳德·贾德回顾展、毕加索雕塑展、黎巴嫩艺术家瓦利德·拉德作品展、乌拉圭画家和雕塑家华金·托雷斯·加西亚作品回顾展,以及比利时的多媒体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作品回顾展。而目前正在MoMA展出的则是吉尔伯特与乔治作品展和系列群展之雅各布·劳伦斯的"迁徙系列"。放眼望去,能在MoMA举办展览的仍以男性艺术家为主,女性艺术家在各大博物馆和画廊的花名册中仍严重缺席。评论家杰里萨尔茨曾不止一次谈到过MoMA的"女性问题",尽管如此,情况似乎并没有太多好转。我们不能忽视星球上50%人口的潜力,以下是赫芬顿邮报的编辑和记者建议的女性艺术家名单,或许MoMA应该慎重考虑下。

  在2015年最佳展览的名单中,我提名了蕾切尔·罗斯(Rachel Rose)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中展出的“Everything and More“,一件十分迷人的录像作品。不久后,一位友人给我发了一封忧心忡忡的email。在邮件中,他赞同她的作品确实非常吸引人,但同时质疑“其高昂 的制作价值是否构成了作品魅力的重要一部分”,更指出罗斯在这方面有无可厚非的优势,因为她来自纽约最有权势的地产财团“罗斯“家族。他继续写道:“我不 禁想到,她在惠特尼的展出正是这个时代标志性的写照——越来越多的文化空间正被极度富有的文化生产者所占领。”

图片 3

  这样的结论惹恼了我。

马里索尔·埃斯科瓦尔

  我不禁思量:去年众多艺术盛事中,有多少是属于“极度富有的文化生产者“的?于是,我重新浏览了2015年各大美术馆的展览,发现要找到更多这样的例子也并非难事。

委内瑞拉雕塑家马里索尔·埃斯科瓦尔,现年85岁。以矮胖、怪异、可爱的木雕著名。其作品中出现的扁平的作品图腾柱则结合了波普艺术的感性和民间艺术的原始冲动。观看马里索尔的雕塑,不禁让人联起埃及古墓、玩具士兵,描绘了电影明星、普通家庭、政治人物的面孔,常常还有马里索尔自己。在20世纪60年代马里索尔可谓艺坛关键人物,虽然在随后的50年里她的作品渐渐淡出观众视野。但并不妨碍马里索尔有巨大影响的作品再一次被接受,因为她对于文化的塑造起到了关键作用。

图片 4

图片 5

  蒙妮尔·法曼法玛妮,《希望的几何学》(Monir Shahroudy Farmanfarmaian, Geometry of Hope),1976 于2015年3月13日-6月3日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展出。

卡拉·沃克卡拉·沃克,非裔美国人艺术家,现年45岁,她的作品主要探讨种族、性别、性、暴力和身份地位等。她以白色背景墙上的令人吃惊的黑色剪影作品而闻名。后来她又逐渐把动画、皮影和幻灯等多样化的媒介加入到创作中来。沃克从来不安慰观众或消除他们的疑虑,所以她的回顾展相对于MoMA常有的"消费友好型"的流行文化展览,将会令人耳目一新。

  去年3月,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了91岁伊朗艺术家蒙妮尔·法曼法玛妮(Monir Shahroudy Farmanfarmaian)的个展,她那些错综复杂的镜面作品在今天受到了极大的追捧。据《金融时报》的报道:来自一个富裕商人家庭的法曼法玛妮出身 优渥,其父亲曾担任伊朗国会议员,而她本人则“享受交综着奢华、流放、回归、狗仔队、派对以及勤奋工作的人生“(大概以她的人生轨迹按顺序排列)。

图片 6

图片 7

露丝·阿沙华已故的美籍日裔艺术家露丝·阿沙华,生于1926年,其最为著名的是用金属丝创作的球状和篮状的雕塑,这得益于她上世纪40年代在墨西哥掌握了这一完美的镂空编织技术。她在旧金山设计建造了许多公共喷泉,那里的很多人都称她为"喷泉小姐"。除三维作品外,她还在纸上用黑白两中颜色创作了幽灵般形象的"沙漠花"和"梧桐树"等系列作品。除了艺术,阿沙华还有个复杂多样的经历。她的父母是来自日本的南加州农民,她有七个兄弟姐妹。在美国阿沙华经历了艰难的大萧条时期,二战期间父亲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后,她曾在战俘营度过了几个月。最终,她以优异成绩在黑山学院毕业。后定居旧金山,艺术也开始在这里蓬勃发展开来。她坚持在公立学校工作,这是她最初的职业目标。一直倡导公共艺术,直到2013年去世。

  小野洋子,《一半的房间》(Yoko Ono, Half-A-Room),1967 于2015年5月17日-9月7日在纽约MoMA展出。

图片 8

  两个月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为小野洋子在互动式艺术中的先锋性举办了她的大型个展。 小野洋子的外祖父是当时极为重要的安田银行(Yasuda Bank)的创办人,并被视为日本实业发展的重要设计师之一。小野洋子的父亲小野英輔(Ono Eisuke)本身也是一位成功的银行家。基于此,《The Japan Times》曾这样写道:“我们可以下断论,洋子从一出生起就准备好成为艺术家了。“

艾格尼丝·马丁已故的加拿大裔美国艺术家艾格尼丝·马丁今年获得了巨大认可,著名出版公司Thames&Hudson为其出版了大型传记,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为其举办了回顾展。尽管如此,马丁的天才受益于她在美国的创作生活。她的作品很微妙,在博物馆墙壁上坚实的并列着,是流动的,而不是刚性的。她作品中的色彩灵感来自于美国西南部温暖的风景,此前,她曾居住在曼哈顿,期间创作的坚硬的黑色抽象作品很适合纽约的博物馆。观众值得花费数小时站在艾格尼丝·马丁泥土色调的画布前,迷失在平静中,苦思冥想。

图片 9

图片 10

  达什·斯诺,《无题》(Dash Snow, Untitled),2000-2009 2015年11月8日-2016年3月于布兰特基金会艺术研究中心展出。

卡罗尔·拉玛卡罗尔·拉玛的艺术作品,其中一些可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她充满色情的水彩作品仍能让当今的观众为之震惊。其中一幅,一个女人与一个蛇自慰。而另一幅作品中,一个女人面朝观众,而舌头却在舔大便。拉玛的早期绘画在50年代开始变得抽象,在60、70年代纳入了等多媒材,逐渐向超现实主义迈进。80、90年代创作更加明确。如今,97岁高龄的拉玛仍保留着高度的创作热情,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亲就自杀了。拉玛用作品来抚平创伤和经历的那些极度痛苦。

  11月,彼得·布兰特研究中心(Peter Brant Study Center)为曾经不可一世的“坏小子“达什·斯诺(Dash Snow,1981-2009)举行了一场个展,这位英年早逝的艺术家曾帮助奠定了Vice的风格。艾瑞尔·李维(Ariel Levy)在《纽约》杂志上写道,斯诺的家庭被认为是“美国最接近美第奇家族”的德·梅尼尔(De Menil)家族,而著名女影星乌玛·瑟曼(Uma Thurman)则是他的阿姨。

图片 11

  当然,富裕的家庭背景并不会告诉我们这些人必须面对的困难或他们所做的抉择。从某些方面来说,其他 人的评论只向我们展示了真相的冰山一角。无论是法曼法玛妮相对低调的作风,还是小野洋子家喻户晓的知名度,或是斯诺狂放不羁的脾性较之于罗斯乖巧的为人, 他们之间并没有真正在性格上或其他方面有任何共同之处。然而,有一点确实能够支持众人的这个看法:在这个极其多元化的艺术圈表面之下,家族财富确实可以起 到穿针引线的作用。

瓦格希·姆图瓦格希·姆图的作品让人感到清新,既让人觉得仿佛融入在了艺术中,又感到艺术是身体的一部分。现年42岁的姆图,作品视觉效果很强,也具有很深的理论影响。她近期主要专注于雕塑、动画和行为表演。2014年,布鲁克林曾展示过姆图的作品,因为她本来就是布鲁克林人,期待她的作品能有一天跨越到曼哈顿来。

图片 12

图片 13

  由 Create与英国几所高校合作进行的“Panic! What Happened to Social Mobility in the Arts?”调查研究的条幅。参与的学校有:伦敦大学金匠学院(Goldsmith College),伦敦大学 (University of London) ,谢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Sheffield)以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路易丝·布尔乔亚路易丝·布尔乔亚,2010年去世,享年98岁,她最著名的作品是大蜘蛛。在她的作品中总是充满着矛盾,用结实的绳子悬挂着的雕塑,看起来又像是脆弱的漂浮着;抛光的异形的金属人形雕塑上,似乎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人们常被她作品传达的焦虑所吸引。近期,古根海姆美术馆曾展出了她的作品,1982年,MoMA也曾为她举办过职业生涯回顾展。她的作品从织物、青铜到大理石,涉及多种媒材,难道不适合再次填满MoMA的大厅吗?

  艺术是一项富有开创性的、创业式的行为,创业者所具有的特质通常也能在艺术家身上看到。在线新闻 “Quartz“最近在一篇评论中斥责了大众将创业者尊为富有远见卓识的冒险者家这一狂热现象,其中解释道:“创业者之间最大的共性就是——金融资本已经 向他们敞开大门——无论是来自家庭财富、遗产继承或是因为家族的关系而获得的稳定资产。当人的基本需求得以满足时,那么要发挥出创造力也没有那么难了。”

图片 14

  而我们必须承认的是,极度富裕的出身并不是作为一个成功艺术家最典型的家庭背景。在甚为讲究阶级的 英国,《卫报》去年的一份调查总结到:“中产阶级的人们掌控了艺术“。我不清楚美国是否有类似的研究,但我想在此说说几个我了解的艺术家,他们2015年 都在纽约各大美术馆做了重要的展览:

茜茜·史密斯茜茜·史密斯,现年61岁,是一名德国出生的艺术家,是歌剧演唱家简·史密斯和极简抽象派艺术家托尼·史密斯的女儿。从小在艺术家庭中长大的她,似乎从未放松自在的面对人体、疾病、性别和种族问题。她墨水和铅笔创作的形象似乎是从同一个宇宙中迸发的,呈现为伸展和夸大的女性身体(有时裸体),既有精神性又具神话性。此前,她的个展"茜茜·史密斯:聚会,1980-2005,"曾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后,巡展到她居住的纽约市的惠特尼美术馆。2003年是,MoMA曾为她举办过名为"印刷、书籍和东西"的短期展览。这是个好的开端,应该继续啊!伊娃·海塞"不要问这是什么意思?或它指的是什么?"已故的伊娃·海塞对于她的艺术曾这样说,"不要问这是什么作品,而是,看看它到底是什么。"这位艺术家三岁时和家人一起逃离纳粹德国,迁往纽约,七年后她的母亲自杀了,父亲也很早就去世了,她本人也在承受着婚姻的失败、糟糕的健康和精神状态。伊娃·海塞的作品涉及并重新诠释了曾风靡一时的流行艺术和极简流派的范例,采用系列生产、重复、网格、管子,并使用工业材料和生产方式。伊娃·海塞在看似简单的材料中融入了一些身体特征,暗示下垂的乳房、有皱纹的皮肤和卷曲的肠道等。由于使用的是非传统材料,海塞的作品特别难保存。"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有点内疚,当人们想购买它,"她说,"我想他们或许知道,但我还想给它们写一封信,告诉这不会持续,生活不会持续,艺术也不会持续太久。"海塞因脑瘤去世时年仅34岁,在她短暂的一生,一直在改变着雕塑的轨迹。

图片 15

图片 16

  沃夫冈·提尔曼斯,《予建筑师之书》(Wolfgang Tillmans, Book for Architects),2014 于2015年1月26日-11月15日在大都会博物馆展出

卡若琳·史尼曼卡若琳·史尼曼的女权表现作品总是兴高采烈的打破一切禁忌,从阴道、狐臭到生鸡肉。1974年,在她75岁高龄创作的作品《肉的快乐》意在解放身体的交流能力,在喜庆狂欢的自助餐前,一群裸体的表演者在玩弄着这些食物,颇具挑衅性。另一件作品《内部卷轴》,卡若琳·史尼曼在独白的同时,从阴道拖出来一个纸条,这也为她赢得了女性艺术家的一席之地。近年来,卡若琳·史尼曼开始用平等和敏锐的眼光关注政治,从80年代的巴勒斯坦到911。几乎所有的女性艺术家,从阿布拉莫维奇到柯林斯,再到LadyGaga都对她表示赞叹。

  沃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父亲曾是一个四处旅行的销售员和德国工具的出口商,而她的母亲是当地一名保守党的政客。

图片 17

图片 18

朱迪·芝加哥美国著名女性艺术家,代表作《夜宴》创作于1979年,这件惊世骇俗的女性主义艺术作品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面世,从此便在毁誉参半中巡回展览。2007年由伊丽莎白·赛克勒基金会(Elizabeth A.Sackler Foundation)捐赠给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并成为其中伊丽莎白·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的永久展品。这个就不必多说了吧?原文链接: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11-women-artists-who-should-have-their-own-moma-retrospectives-now_55b23c1de4b0a13f9d1826e1?utm_hp_ref=arts&kvcommref=mostpopular

  河源温的《今日》(Today)画作系列。他的回顾展于2015年3月6日-5月13日在古根海姆美术馆举行。

  河源温(On Kawara)的父亲曾是一家工程公司的主管。

图片 19皮埃尔·于热受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委托所作的楼顶花园项目,于2015年5月12日-11月1日展出。

  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作为一个飞行员的儿子得以跟随父亲游览世界,他也将自己国际化的世界观归功于此。

图片 20

  萨拉·查尔斯沃斯,《红面具》(Sarah Charlesworth, Red Mask),1983 她的个人回顾展于2015年6月24日-9月20日在新美术馆举行。

  萨拉·查尔斯沃斯(Sarah Charlesworth)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也是Western Electric的一名经理。家庭成员经常跟随父亲工作的调动而去过很多地方。

图片 21多丽丝·萨尔塞多(Doris Salcedo)在古根海姆的个展(2015年6月26日-10月12日)

  多丽丝·萨尔塞多(Doris Salcedo)的父亲以前是一个小商人,她的母亲则“通过制作精美的针线活来贴补家用“。

图片 22

  吉姆·肖,《我梦见我比强纳森·波洛夫斯基还要高》(Jim Shaw, I dreamt I was taller than jonathan borofsky) 他的回顾展于2015年10月7日-2016年1月10日在新美术馆举行。

  吉姆•肖(Jim Shaw)的母亲是一名药物录入员,他的父亲从一位包装设计师成为了执证会计师。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吗

关键词:

上一篇:威尼斯wns.9778官网佳士得与苏富比的中国布局

下一篇:没有了